許多年前,意大利有個癡線佬

散文 | by  紅眼 | 2021-03-02

許多年前,意大利有個癡線佬。


當然,癡線佬從不覺得自己是癡線佬,他胸懷大志,自覺終有一日能夠開創偉業,成為一個改變世界的發明家、革命家。年年月月有過許多不切實際的夢想,做盡怪事,不斷闖禍牽連身邊的人,結果,他的父親、朋友、前度女友,都認定了他無藥可救,其實只是浪費人生。


有一日,癡線佬忽發奇想,用小舢板走出了公海,用幾條柱、幾塊板,搭起一個浮台,兩個船員經過,問他到底想做什麼。癡線佬說,他正在建立自己的國家。他們以為癡線佬講笑,但浮台愈來愈大,然後由一層變成兩層,變成一個島。有房間,有椅子、有床、有發電機、有食水,有酒,然後就開始有人。癡線佬歡迎所有人到島上生活,有人當是渡假屋,有人當是水上舞廳、酒吧、俱樂部,一個無人監管的秘密基地。


但癡線佬很單純,他只是覺得,在這個地方,沒有人看他不起,沒有階級,沒有歧視,沒有繁文縟節和法律。這裡雖然小,但這裡有陸地上沒有的自由。如果現實世界沒有烏托邦,就自己建立一個。


公海上有個「私竇」的消息傳開,愈來愈多人到島上吃喝玩樂,更開始有人稱呼癡線佬做國王。癡線佬隨即委託了幾位朋友,邀請他們做外交部長、國防部長,然後設計了屬於這個島的貨幣、文字、國旗。還有護照。後來有些人玩到樂而忘返,不願意回到陸地,乾脆完全捨棄自己的舊生活,將人生推倒重來,於是他們領取一本新護照,移民成為島上的「國民」。


撤銷國籍、退回護照的移民申請愈來愈多,不只意大利,德國、法國甚至美國都有人慕名而來,打算搬到島上生活。此事終於驚動了意大利政府。但情況非常尷尬,因為癡線佬是在公海範圍建國,法律上無權干涉,不能判他意圖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等等。當然都可以動用武力,將癡線佬拘捕,或者就地正法,但外交原則上這就等同侵略性行動,變相為一間水上俱樂部發動戰爭,意大利政府又覺得會招人笑柄。


但無良的政權要玩殘一個人,是可以有無數陰毒招數。於是意大利政府用盡手段,包括用錢收買那些「國民」,進行挑撥離間,再派出秘密警察對他廿四小時監控,甚至趕盡殺絕,令他父親丟了工作,家無寧日,總之要迫到癡線佬走投無路,知難而退。


眾叛親離失去所有支援之後,癡線佬明白政治現實黑暗,憑他自己是鬥不過一個政府。癡線佬本身打算投降,聽聽話話收了政府的「掩口費」便算。


但這個時候,明明受其連累失去工作的父親,反而是第一個叫他不要跪低。供書教學,就是教你下跪認輸?父親點醒了癡線佬,覺得自己沒有做錯,就應該堅持下去。


癡線佬決定轉打「國際線」,隨即去了聯合國歐洲總部,聲稱要尋求政治庇護,為他主持公道。雖然外表看來仍是不修邊幅的癡線佬,但聯合國上上下下都覺得茲事體大,非同小可,甚至要請聯合國秘書長親自迎接。因為這個癡線佬的身份,是國家元首。玫瑰島共和國的總統。


這個面積只有 400 平方米的獨立國家,就叫玫瑰島。發生在 1967 年的真人真事,癡線佬的名字叫 Giorgio Rosa,已經在 2017 年過身。而隨著他的離世,去年有意大利導演將「玫瑰島獨立建國事件」改編成電影。


當然,電影本身是一部荒誕喜劇,半個世紀過後,當中的政治爭議早已成為歷史趣聞。癡線佬雄心萬丈發起一場建國大業,其實只是為了跟前度情人證明自己不是空談,他有理想,他會付諸實行。島上的「國民」本身都沒什麼政治訴求,純粹沉醉在一個遠離塵囂的世外桃源。當然,就連故事中的意大利海軍都比較有良知,面對一群手牽著手與玫瑰島共存亡的「國民」,即使長官下令「屠城」,沒有人願意朝著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開火。士兵都有士兵的尊嚴。結果全部射歪一點,讓一場強弱懸殊的小型戰爭,草草收場。


從來沒有國家承認玫瑰島是一個合法主權國,但其實,聯合國都沒有正式否認過。用電影的說法,當時聯合國表明不會介入意大利和玫瑰島之間的糾紛,用字遣詞上變相已經默認了它是一個獨立國家。


玫瑰島就是這樣一場失敗,而又成功的獨立運動。雖然歷史文獻抹走了它的存在,但至少後世都仍記得,許多年前,意大利曾經有個癡線佬。


許多年後,香港都有,而且不只一個。


面對鋪天蓋地的政治打壓,癡線佬灰心絕望之際,前度情人淡淡對他說了一句:「重要的是你改變了世界,或者至少為此努力過。」


《玫瑰島》:玫瑰之為自由,正因其無以名狀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紅眼

寫電影、電視劇、流行文化。寫小說。文章散見明報、立場新聞、商台903、端傳媒、虛詞、週刊編集、天下獨評、Madame Figaro 等。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毒氣團》、《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小說集《壞掉的 愛情》、《極短篇:青春一晌》、《紙烏鴉》、《獅人鳳》。

熱門文章

十二歲

小說 | by 李楊力 | 2021-07-22

編輯推介

《手捲煙》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7-30

《我香港,我街道2》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7-25

十二歲

小說 | by 李楊力 |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