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訊專欄】終於剷了個skinhead

專欄 | by  佬訊 | 2020-05-18

說起來,不知從那時開始就對skinhead有種奇怪的執念。每次去剪髪,總有衝動想剷光,卻一直没有勇氣,心情有點像以前在先達三樓,看見賣老番咸碟的店,想入又不敢入一樣。

適逢之前疫情肆虐,心想有排都不用見人,索性把心一橫剷光。數數手指,至今也三個月了,期間差不多每兩三星期就再剷一次。如今在三十幾度的炎熱之下,頭頂享受著前所未有的清爽,佬編大槪從此就回不去了,只能說一句:「Once you go buzz, you never go black。」

嚴格來說,佬編的髪型其實也不算是skinhead,反倒比較像Juno那種,兩邊剷貼,頭頂略為較厚的髪型。Crew cut、Buzz cut、平頭、光頭,no matter how you call it,總之是一個很短的髮型,大槪就上面5-7mm,兩側及後面1-2mm左右。

熟一點的佬友都知道,佬編是個不折不扣的實用派,一向堅持「Form follows function」的美學,在這方面,平頭的實用性絕對無庸置疑。洗頭易、乾得快、出門口唔使搞等等不用多說,還有個意想不到的功能,是諗嘢,又或者是扮諗嘢時,可以瘋狂摸頭而不怕亂,手感還相當不錯。

本以為頂著顆平頭,會不習慣別人的目光,剷了後,卻莫名地不太在意。佬編也不能解釋這種心態上的轉變,說起來還有點像出家剃度的佛教徒, 大槪在剃卻三千煩惱絲後,這些無謂的擔憂自然會隨之而去。

而且不知是錯覺與否,剷平頭後,不論是街上的路人、路上的狗、店舖的職員、公司的同事等等,好像對我多了一份尊重。跟朋友說起這點,他們異口同聲表示:「因為你個樣惡/老咗。」Well,世人一般欺善怕惡,在香港水深火熱之時,惡/老一點反而更方便。

當然,剷平頭的壞處,是要比平時更注意衣著。同一顆剷青頭,可以像中國民工、可以像大陸土豪,也可以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藝術家。Buzz cut或skinhead就像一張白紙,最後作品如何,還看作者的功力。

有人問,那你擔心看起來像民工嗎?佬編摸摸頭,突然想起被判入獄的手足。此刻,髪型是最不需要擔心的事。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佬訊

讓lifestyle回歸生活,願諸君優雅地佬去。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表格的角度

散文 | by 朱少璋 | 2020-11-29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