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不能原諒的橡膠子彈

時評 | by  劉偉成 | 2019-06-25

我在前年愛荷華參加國際作家工作坊時,很佩服埃及那位女作家,她是位醫生,又是國家合唱團的女高音,又是位作家。我跟她一起主講一場公眾講座,題目是Emotion。她分享的故事,我聽得幾乎哭起來,她說埃及早幾年政局不穩,常有示威,警察往往會用橡膠子彈。她說雖是橡膠子彈,但警察卻刻意瞄準年青人的眼睛來打,務求令他們失明,她說看見本來漂亮的臉容給打得血流披面,不禁痛哭起來,但她告誡自己要控制情緒,否則救治不了眼前的年輕人。我聽到一個高貴心靈有力的感召。我記得那時我還心諳幸虧香港的雨傘運動裏還只用上催淚彈。


只是昨天聽見一位年輕人眼睛被橡膠子彈打中,我真的哭了,我可原諒警察施放催淚彈,但絕不能原諒警察用橡膠子彈打年輕人的眼睛,絕不可原諒!即使我們小時候玩玩具槍,媽媽也會千叮萬囑不可以打人的面,打架起腳也不能高於腰,即使我這個牛黃頭也定必遵照這些「君子協定」。林鄭以媽媽來比喻自己對香港的情感,我想說媽媽絕不會容許兒子打別人的眼睛,這是小朋友也懂的君子協定,林鄭政府現在是向年輕人的眼睛打橡膠子彈,其心可誅,還稱自己是媽媽?我絕不能原諒一個不守小孩子也懂的君子協議的政府。即使你覺得年輕人頑劣,你頂多打他屁股,斷斷沒有媽媽因孩子頑劣先打盲他的眼睛以示懲戒。如此過份的行為,如孔子所言,羣起而攻之可也。林鄭已失去當她妄想當的「特首媽媽」的資格。我真的不知道究竟誰是暴徒。我始終相信不用橡膠子彈也可控制場面。


我記得黑猩猩專家珍.古德回答有關猩猩相殘的現象時,她說:「只要看進牠們的明眸,便知道那是靈之所在,是讓我們知道彼此多麼接近的溝通之窗。」林鄭在稱自己是媽媽時,她有沒有認真看進巿民的眸子?用六四北京城中一位百姓向軍人的呼問:「難道我們是一小撮嗎?」但這個政府已喪失了溝通的資格,因為它傷害了一位年輕人的眸子,不單是他個人靈之所在,更代表絕非一小撮人之靈的共鳴點。


林鄭:我不用粗言辱罵你,但我必須告訴你,你的政府所做的好事,讓你喪失了當媽媽的資格,請你緊記,你的警隊打傷了一位年輕人的眼睛,這才是一位媽媽該譴責的行為。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劉偉成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學科,曾獲青年文學獎及中文文學創作獎新詩組獎項,著作《持花的小孩》獲第十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散文組推薦獎,著作《陽光棧道有多寬》獲第十三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詩組首獎。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引渡惡法】七月抗爭詩輯︰我們仍然會激動

詩歌 | by 劉芷韻、洪慧、逆彌 | 2019-07-23

致青春的遺書——談《無聊戲》

理論 | by 鄧志堅 | 2019-07-19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時評 | by 譚蕙芸 | 2019-07-15

《張岪與木心》自序

其他 | by 陳丹青 |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