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紅】紅的錯誤(我的名字叫紅)

散文 | by  洛楓 | 2019-02-21

梅艷芳說自己的名字庸俗,但聽起來至少有點滄桑的氣勢,不像我原有的名字那樣,庸俗以外還小家子氣,姓「 陳 」已經是路人甲的級數,「 少紅 」更像古代丫嬛或青樓女子的薄命司!長大一點後讀到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常被取笑是「 少年紅衛兵 」的寓意!問老媽當初為甚麼要這樣命名一個無辜的嬰孩?她竟然說是因為易寫、易記!「 易寫 」或許是,「 易記 」卻不見得,整個中小學的歲月,沒有一個老師或同學讀對了我的名字,總是「 小紅、小紅 」地喊叫,益發在叫喚「 妹仔 」,彷彿注定的勞碌命!

中四那年決定革掉自己的命,為了投稿《 大拇指 》, 需要一個出得廳堂、入得廟堂的筆名,跟當時寫詩、辦詩刊的羈魂老師商量,他將那個俗艷的「 紅 」字取出,改為「 楓 」,然後著我配上一個姓氏的字,我選了「 荻 」和「 洛 」,老師根據平仄確定了「 洛楓 」的組合。從此我二度重生,彷彿哪吒削骨還父母,我的名字不再帶有原有的姓氏,跟那個暴力的父親死落黃泉不相認!

只是名字猶如胎記;可能要經歷幾輩子的輪迴才能 擦掉恩怨。帶紅的「 洛楓 」讓我披上persona游走文字的江湖,但身份證、護照和文件還是必須出示真實姓名。可惜「 出世紙 」上我的中文原名卻發生拼音錯誤,「 少紅 」不是Siu Hung,而是Sui Hung,廣東話譯作「 瑞紅 」!因著這個誤譯,從小到大要向不同學校、老師、單位、機構解釋中英文名字不對應的因由,彷彿錯誤由我造成的。前些時候又有稿費支票寫錯了Siu Hung而要重發,其實他們寫對了,但一個人出生錯了,便由名字開始,一生沒完沒了,直至消亡!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洛楓

創作及評論人,曾獲中文文學雙年獎、香港書獎、藝術家年獎、城市當代舞蹈達人獎。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致青春的遺書——談《無聊戲》

理論 | by 鄧志堅 | 2019-07-19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時評 | by 譚蕙芸 | 2019-07-15

國王的玻璃鞋

小說 | by 安十五 | 2019-07-12

【字遊行.莫斯科】莫斯科那夜

字遊行 | by 張紫敏 | 2019-07-12

【引渡惡法】MEMO紙勇武抗暴小劇場匯演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7-11

《張岪與木心》自序

其他 | by 陳丹青 |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