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仍能和你一起走下去

散文 | by  黃照達 | 2022-04-03

或許有不少人已經知道了我已經離開香港一段時間了,離開時太匆忙,沒有機會和朋友道別,只能夠在這裏和大家說聲再見。


沒想過,也沒有必要公開解釋為什麼要離開,原因大家也心裏有數,又或者大家身邊已經有太多人走了,漸漸沒有感覺。移民好,出走好,逃難好,無論如何都是一個痛苦的過程。經歷了這痛,好像明白了香港這個地方多一點。這段時間和家人短暫分開,獨自一人,有多點時間去回想多年來經歷過的,這個地方給予我的,身邊和自己一起成長的朋友,愛惜自己的學生和敬重的長輩...還有這個時代給予我的機會,在公共領域發表作品,在學院實踐理想,應該讓我前半生感到無憾。離開或許代表了多年建立的東西好像一下子消失了,然而那些經歷早成了自己的一部分。面對未知的將來,縱使不安,也慶幸這些經歷成為了我走下去的力量。


離開可以有很多種,有些人可以隨時回來,有些卻可能永不能再踏足自己的家園,最可怕是我不知道自己屬於那一種。記得離開前還有很多東西想做,想再出多本書,做個展覽,到舊居看看,到處逛逛,找老朋友聚聚,到最後這些情節都沒有發生。現實會突然向你偷襲,在你出其不意時一下子把你和這地方的關係切斷,那是多麼的殘忍。


記得離開時帶着的物品不多,但第一件放進行李箱的,是多年來在AVA拍下來和學生影的畢業相,我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它們對我很重要。遺憾沒有和同學,同事交代一聲便離開了。今天等待着和家人重聚,感到分開真的不易。掛念在香港失去自由的人,掛念被迫離開的人,掛念愛惜自己的人。這種傷感,恐怕要伴隨離開的人好一段時間。


有人說走了就不要再對香港說什麼...這點我從來不以為然,我要問的,是我自己仍然會否繼續創作?我為誰創作?這裏仍然有我關心的人,我關心的事,創作成為我和他們之間唯一的連繫。或許過多一段時間,我已漸漸不了解香港的狀況,又或者自己另有新的發展,但至今仍覺和香港緣份未盡,直至緣盡之前,我仍然會努力在香港發表作品。


明報星期日生活1000期裏,一些讀者還記得「如果我仍能和你一起走下去」這篇,這也是我最想對香港說的一句話。


(文章轉載自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