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特朗普背叛,出賣的正是民粹」導讀

散文 | by  趙遠 | 2021-01-19

2021年1月11日齊澤克終於在RT撰文,談論1月6日美國國會山的衝擊事件。齊澤克始終還是沒捨得錯過這個國際性的大熱點。


當然,我們也要記得,當齊澤克在談論國會山衝擊事件的時候,他的關注點其實並不在事件本身,甚至不在短期內事件的影響——比如,特朗普是否會被參議院引用第25條修正案彈劾,共和黨是否會因特朗普而分裂,等等。


齊澤克以英文寫作,與普通中文讀者還是有些距離的。在這裡,我不逐字逐句翻譯,但會以段落為單位,介紹下文章的框架和主旨,以期可以提供更加整體的視野,瞭解齊澤克在探討什麼。


齊澤克作爲馬克思主義哲學家,始終堅定不移地批判資本主義制度。本篇文章的中心在於討論「doing the right thing for the wrong reasons」(做正確的事,但出發點是錯的)。在齊澤克眼中,挑戰甚至推翻美國現有的資本主義建制是正確的事情,而這正是勇武派特粉1月6日做的。但勇武派特粉衝擊國會山,並不是為了平權、自由、揭開資本主義建制的偽善,也不是爲了打擊美國式民主背後的「暗勢力」(deep state),更不是為了從根本上反資本主義,而是受到了特朗普——這個並不具有任何革命意願的「偽民粹」領袖——的煽動。齊澤克認爲,這樣的出發點就是錯的。


下面開始原文的導讀。


第一部分:


第1段:點明文章主旨,說特朗普「doing the right thing for the wrong reasons」,他表面上是反對現有的選舉體制(實際上,齊澤克也認爲,這套不民主的選舉制度需要被推翻),但特朗普考慮的卻並不是特粉的利害。


第2段:齊澤克引入阿桑奇的例子。 (一點背景介紹,阿桑奇在英國被判入獄,美國一直要求英國對阿桑奇進行引渡。2021年1月4日,英國地區法官因阿桑奇的精神健康問題為由,拒絕了美國的引渡要求。)英國地區法官的決定會讓人想起T S 艾略特在戲劇《大教堂兇殺案》中的臺詞:「最終的誘惑是叛國,為了錯誤的理由做正確的事情。」在戲劇中,貝克特擔心他「正義的事業」(反抗國王,犧牲自己)是基於「錯誤的理由」(他想要成為聖人被榮耀)。對於這樣的困境,黑格爾會如此回覆:如果有人要做英雄主義的自我犧牲,在評價這件事情的時候,就不要去考量個人的動機(因為個人的動機往往有病態的成分),只需要考慮這個行為在公眾層面的影響。如果對人民有利,就不要質疑背後的個人動機。


第3段:在一般人看來,英國法官拒絕引渡阿桑奇是正確的行為,在大衆看來,這背後的原因,正是為了反對美國對於言論自由的迫害。然而,在齊澤克眼中,雖然地方法官拒絕引渡阿桑奇的行為是正確的,是值得做的,但他不認同此次行為的動機是大眾認為的那樣——即反對美國對於言論自由的迫害。他給出的原因是,美國指控阿桑齊,說他的行為已經超出新聞報導的範疇,英國地區法官是同意這樣的指控的。另外,地區法官給出的拒絕引渡理由是,擔心阿桑奇的精神健康,更擔心聰明絕頂的阿桑奇會在引渡的過程中想方設法去自殺。


第4段:沒錯,「精神健康」純粹是一個幌子,英國方面拒絕引渡好像是在伸張正義,但齊澤克提醒,別忘了,同樣是這個法庭,拒絕了保釋阿桑奇的請求,阿桑奇仍然被監禁。地區法官可能保住了阿桑奇的性命,但阿桑奇所追求的事業——出版自由,揭露國家層面的罪行——這些仍然是違法的,是被禁止的。齊澤克在這段的最後說,「This is an indicative example of what the humanitarianism of our courts really amounts to.」在齊澤克眼中,法庭的人文關懷並不是伸張正義。實際上,法庭還是拒絕保釋阿桑奇,還是不給阿桑奇自由,換言之,對於阿桑奇為之奮鬥的事業的,法庭是不認同的。(個人理解,齊澤克這種對於符號的解讀,非常鑽牛角尖,有潔癖和強迫症,好像必須非黑即白,地區法院如果不是徹底地反美,那麼就是和言論自由為敵,與美國當局狼狽為奸。面對強大的敵人,正義似乎就不應該暫時委曲求全,就不應該變通。)


第5段:齊澤克說,T S 艾略特的臺詞還可以套在最近另外的兩件政治事件上(1. 特朗普要求彭斯拒絕認證選舉人團投票的最終結果;2. 在特朗普的煽動下,特粉衝擊國會山)。這兩件事,好像滑稽戲一樣,證明美國是不可靠的,阿桑奇確實不應該被引渡去美國。這就好像,將逃離香港的異見者引渡去中國進行審判一樣,怎麼會有公正的判決呢?


第6-7段:特朗普給彭斯施壓,讓他拒絕認證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這就是希望以錯誤的出發點,讓彭斯做正確的事。根據憲法,副總統兼任參議院議長身份,在大選之後,選舉人團來到國會投票,副總統要象徵性地宣佈選舉結果,完成流程。特朗普這一慫恿,好像在挑戰美國腐朽的選舉制度,讓本來只可以象徵性履行程序的彭斯,去實踐憲法字面上規定的職能。齊澤克指出,特朗普這一舉動並不是真正對於建制的挑戰,恰恰相反,他的每一步都是在體制框架之內的,只不過他跟大家都認爲理所應當的法律條文較真。其實,他的行爲,是在現有的體制內,尋找合法性的支撐,本質上,這還是對現有制度的維護。


第8-10段:特粉衝擊國會,也是以錯誤的出發點,做了正確的事。正確在於特粉的反抗,他們反對的是美國虛僞的民主選舉制度。但他們又不同於法西斯政變,因爲政變前,法西斯頭目往往已經與大財團進行了暗中交易。然而現在,大財團卻想要除掉衝擊者的領頭人特朗普。另外,特朗普其實也並不是大財團的敵人。特朗普內閣中曾有人提出要對富人課重稅,他最終的命運,是被特朗普踢出內閣團隊。齊澤克援引《公民凱恩》來解釋特朗普表面上爲平民大衆發聲的行爲——有個銀行家指責凱恩爲烏合之衆說話,凱恩回答說,他爲人民發聲,正是爲了防止有朝一日,人民爲自己發聲。所以,底層人民擁護特朗普,但本質上,特朗普和他們並不是一條戰線上的。


第二部分:披着民粹外皮的沼澤怪物


第1段:有學者指出,特朗普是體制內的民粹主義者。他有民粹的一面——表達對現有政治境況的不滿,想要大施拳腳,卻被又抱怨,自己被「暗勢力」和財團束縛住手腳。


第2段:曾幾何時,以法西斯爲代表的威權民粹主義,是有一套核心價值的——明目張膽反對彼時的代議制民主,希望建立自己的新秩序的。相比之下,如今的民粹主義,並沒有核心價值,只能兩邊討好,既想收買窮兄弟,又要討好富人,爲他們減稅。結果,只能把怨氣撒到移民上,再將國內就業率不高的鍋,甩到國內資本在外國開辦的工廠身上,說正是他們,讓外國人搶了本國人的飯碗。如今的民粹主義只是小打小鬧,並不會對現有的美國代議制民主制度發起真正的挑戰。於是,這種民粹就變成一種尷尬的民粹,是一種不純粹的民粹。


第3段:特朗普表現出民粹傾向,特粉也爲之瘋狂,但說到底,特朗普並不代表這些底層的利益,他民粹不起來。特朗普積極煽動支持者,但當受蠱惑者真正採取極端行爲時,他又退回安全地帶,當一個旁觀者。特粉就成了用完即棄的condom。


【虛詞.讀】《寫給左翼民粹主義》——回應左翼與自由派的裹足不前


第三部分:戳穿僞民主


第1-2段:特朗普想要的並不是一場改變美國政治生態的政變。當部分勇武的支持者爲他衝擊國會,特朗普卻大談要維護法制和平。當示威者散去,特朗普又爲他們的行爲辯護。特朗普立場曖昧,展示了美國民主的虛僞,也顯示了反對現有民主體制的「民粹主義」的假惺惺。齊澤克認爲,美國歷史上,真正可能改變時局、有影響力的選舉寥寥無幾。這也表示,無論當選的是誰,美國現有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都會沿着既定的路線走下去。


第3段:一天之後,在1月7日,特朗普就變臉開始譴責暴力行爲,並承諾,將確保權力交接平穩過渡。特朗普的言行表示他始終是建制體系中的一員。雖然特粉之中,開始有人將他稱爲叛徒,但他的支持者們,並沒有因特朗普的背叛而有任何的成長和進步。齊澤克開玩笑說,如果他們真的有當異見者的決心,真的對現有體制不滿,那就應該聽桑德斯的號召(桑德斯是激進的左派)。


第4段:齊澤克繼續開腔打趣說,憤怒的羣衆,爲了一個失勢但備受人民愛戴的總統,而去衝擊立法機關,這聽起來更像是巴西、玻利維亞這樣的第三世界國家發生的事情,但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在了美國。既然如此,你美國還有何顏面去對別國的選舉指手劃腳?反倒是其他國家應該在美國大選時,派觀察員赴美,進行監督。齊澤克的意思是,美國的民主並不代表民意,也是假的民主。齊澤克更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說美國才是「流氓國家」(一般指限制人權、專政、集權的政權),而美國國內的分裂,則是由來已久了。


(齊澤克刊於RT的原文地址:https://www.rt.com/op-ed/512165-slavoj-zizek-trump-treason-populism/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趙遠

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文學研究畢業,中學教書匠

熱門文章

危險的共通體

散文 | by 查映嵐 | 2021-02-17

【佬訊專欄】糕糕go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2-18

編輯推介

金庸能否外於「政治正確」?

其他 | by 蕭雲 | 2021-02-22

詩四首:飲江 X 五口

詩歌 | by 飲江、五口 | 2021-02-25

《天堂舞哉足下》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2-20

【佬訊專欄】糕糕go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2-18

【無形・忘不鳥】鸚鵡

散文 | by 葉曉文 | 2021-02-17

【字在食.牛料理】紅燒牛肉麵

散文 | by 陳苑珊 | 2021-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