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牧大去】悼楊牧

詩歌 | by  嚴瀚欽 | 2023-05-19

雨,一千隻馬踩踏同一個日子

踩踏昏聵的視網膜

詩人撐傘,走向自己的荒原


緊握的時間從此褪色

窗外,山川低矮,山光

稀釋輪廓,我從這頭望去

彼岸蒼茫塵世

留下了蹉跎的意義

瓶中的詞語住進流雲

下一場雨來的時候,便摘下自己


放置在花蓮,一盞老舊的燈下

光焰遊走,四處是靜默的神明

在每個黃昏帶走過長的影子

四月即將狂烈,是最殘酷的季節

失去筆的日子如何把公理與正義寫下

如何為每一條遠去的河流命名

指尖,你輕揉世界的微塵

在無人造訪的水中沉沉睡下

叩問一朵水仙花


風吹過

馬蹄響遍了沙洲


2020.3.13寫於香港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嚴瀚欽

寫作若有意義,便是在寫作的過程中,將「意義」去除,只留下「寫作」本身。2022年夏出版詩集《碎與拍打之間》,一本失敗的實驗品,我很高興。

熱門文章

繁花番外:王家衛的執念(上篇)

影評 | by 李照興 | 2024-02-08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