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初登無形也不驚】《無形》初登場作家,傳遞這一代記憶

無秩序編輯室 | by  無形編輯部 | 2021-04-30

面對沉重的現實環境,偶爾需要一些新面孔的驚喜,衝擊一下每日繃緊的神經,提醒你萬物繼續生長。以為紙本文學雜誌只登資深作者你就錯了,今期《無形》特意邀請五位從沒在此發表文章的新晉作家,初登《無形》與各位讀者見面,以不同文體寫出屬於他們自己的文字,小說散文電影札記詩歌等,各擅勝長,請來認識這些優秀的青年作者,他們將與我們一起迎接災難時期。


喜愛觀影的失・逃,透過剖析自身的當刻狀態,書寫屬於自己的電影札記。對他來說,日本導演岩井俊二的作品《青春電幻物語》,遠不止代表著一部電影,還是一種墮落的習慣。光影以外,聲音也是召喚心靈的媒介。洪詩韵從外婆家的收音機說起,有些鄉愁,只能靠著熟悉的鄉音來緬懷;有些過去,也留在了倒不了帶的聲音裡,無法尋回的一切,讓人更難以忘懷。


既然現實沉重婉轉不可說,只能讓物替我們言說。生於「00後」的陳諾諺,從倖存者、物和旁觀者的角度,透過電影談運動記憶與後遺的集體創傷。來自馬來西亞的作家牛油小生,則以疫中人為題創作小說,藉著神秘的遞餐服務,描寫與海豚女孩和熊貓男孩的奇遇,本來規律而平衡的生活也因此被打破,一如肆虐至今的疫症。或許,末日離世界尚遠,但未來一切卻變化不定。韓祺疇的兩首詩作,以孤獨消除對文盲的恐懼,以焦慮對仗自由,遠處的黎明,卻早有把已上膛的步槍在恭候。


除上述幾位新晉作家以外,今期也收錄了詩人黃裕邦的作品。光與藝術,畫與畫架,裝置藝術與空間,一段段的對話,呈現他對「油街二期」的想像。忤尚訪謝曉虹談新書《無遮鬼》,那些未能言喻的瞬間,只是未找到所屬的語言。被現實吸引,也排斥現實,謝曉虹的文字,以獨有方法嘗試去接近她經驗過的事,對抗無限接近幻的實。


當日常經已碎裂,就只剩下記憶的殘像,與尚在流竄的影。埋藏在這個城市深處的痕跡,一點一滴,都是值得書寫的記錄,也傳遞著這一代的記憶及文化創傷。願我們都可無畏無懼地繼續前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書信抬頭怎麼寫?

散文 | by 陳煒舜 | 2021-05-07

編輯推介

田漢的當代意義

書評 | by 陳國榮 | 2021-05-08

《飲食魔幻錄》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5-07

詩四首:曾繁裕 X 驚雷 X 李顥謙

詩歌 | by 曾繁裕、驚雷、李顥謙 | 2021-05-07

管管詩作管窺

其他 | by 鄭政恆 | 2021-05-06

細雪

小說 | by 程皎暘 | 202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