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崗BAND房噪音惹爭議 前音樂記者作調停:改變唔到大,就從鄰里關係做起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2-28

位於新蒲崗的義發工業大廈,近日被指在晚上和凌晨時分發出巨響,黃大仙區區議員陳啟淳於上周六(20日)凌晨,在Facebook發帖表示「義發又打band,但今次應該唔係天台」,並附上他在涉事工廈前的自拍照,旋即惹來爭議。網民就此舉是否趕絕地下音樂人,與工廈band房的噪音問題,引發不少延伸討論和罵戰,加上香港獨立音樂場地Hidden Agenda(HA)連番在Facebook發文,並點名質疑及批評陳啟淳的舉動,網上討論區更出現以「香港band界公敵新蒲崗黃色區議員陳啟淳」為題的留言爭論,話題持續發酵。


有見事情愈鬧愈大,各方討論也愈趨白熱化,陳啟淳翌日(21日)再於FB撰文,整合事件的來龍去脈,「首先承認自己有好幾個回覆係意氣用事嘅」,並指義發工業大廈天台自去年四月開始,深夜經常有夾BAND聲音傳出,滋擾到附近居民。曾任職《扭耳仔》音樂記者四年的Moment Hung,則於當晚與另外兩位區議員尤漢邦和李嘉達會面,嘗試作為雙方溝通的中間人調解。


新蒲崗Bleak House 清明堂經營細節


社區內部調停:「和事佬」之必要


是次會面,Moment稍作整理,及後亦有在FB發文整合交代,除了報告當日下午的天台band房情況,「表示這位租客態度友善,是因為見到事情鬧大,所以主動聯絡議員」,也強調「議員沒有排除band仔的概念」,同時列出他與區議員的會面期間,提到調解對立關係的幾項建議回應,包括「作社區放映,宣揚保育工廈文化」;以及舉辦新蒲崗區內文化tour,讓居民有更多機會接觸文化從業者;也希望能先讓居民「體驗到『改善情況』,之後再進行文化推廣工作」。


對於是次因工廈band房噪音衍生的種種爭議,Moment接受「虛詞」訪問時,認為這個「和事佬」的角色,自己有必要做。「工廈與band房樂隊的問題已經存在很多年,當發生問題時,大家就拿出這本很厚的歷史,說以前發生過甚麼事,或覺得議員有背景,引發太多伸延的思考。新蒲崗一條街有晒住宅、商廈、工廈,事發地點就在中間,而且更是天台位置,件事點都係同鄰里關係有關。就算呢檔唔嘈,也會有其他文化從業員出現,因為新蒲崗就是一個如此豐富的地方,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是要令居民開始了解和接納,這個文化在新蒲崗的存在。」


談及何以想要充當這個「和事佬」的角色,Moment說跟自己曾在《扭耳仔》任職音樂記者,很有關係。「這個平台的存在角色很曖昧,但我們一直想藉此幫到本地獨立音樂,或者所謂小眾的文化。起初大眾對我們的質疑聲音很多,後來慢慢得到接納和應同,在我離職的時候,大家也給予我很多支持,所以很想還番這些人情。」尤其當Moment看到網上留言愈見兩極化,衝突與摩擦愈來愈激烈,更令他想起自己作為前音樂記者的使命。「當遇到haters的時候,就做啲大家冇做過嘅嘢,做啲真係幫到呢個scene嘅嘢,做個好榜樣。如果能解決到鄰里或文化衝突,就嘗試一下。電影《狂舞派3》也在談論這些問題,在戲裡飾演記者的游學修,有句對白:『最衰都係你,撻返著我』,我聽到後也很大感觸,覺得自己可以做多啲嘢。」


工廈band房與民居之間的衝突,Moment坦言並非一時三刻就能解決,但他也不認為這就等於我們要袖手旁觀,甚麼都不做。「現在我們的路向,是希望經過議員與租客的交涉,可以做到些改善措施,然後再從文化角度tour,嘗試讓居民知道這個社區有呢啲嘢,係開心嘅。改變唔到大,就要從身邊每個人的關係做起。」對於今次事件引發的各場罵戰,Moment覺得這些事情在當下的香港,已成常態,隨時隨地都可以發生。「在2021年新常態的香港,這些事情不單會在這個圈出現,好多嘢都會令到大家,唔知點解自己人打自己人。香港人講大愛好叻,小愛就未懂得。大愛是指民主自由的概念,講要有怎樣的社會,但我們卻連鄰里關係也未搞掂。如何包容有相同目標卻做法不同的人,做好小愛,這是我做創作與當記者時的座右銘。」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進擊的巨人》:美麗殘酷的世界

其他 | by 王邦華 | 2021-04-12

編輯推介

《進擊的巨人》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4-16

【佬訊專欄】沙翁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4-14

【無形.Comfort Food】 踎躉壽司の味

散文 | by 鄧烱榕 | 2021-04-15

《進擊的巨人》:美麗殘酷的世界

其他 | by 王邦華 | 2021-04-12

《五夜講場》驚魂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