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鬼】清明夢書——鬼者,歸也

詩歌 | by  廖偉棠 | 2018-06-05

總是在活人都睡去的時候開始寫詩,以為

這就能和死者唱和。

或者,至少驚動一朵花,

在夜露中一顫。


你做鬼臉,「臉不能歸。」

你說說鬼話,「話不能歸。」

鬼氣森森呢,「一座樹林不能回來。」

歸瞰其室,載歸一車吧,

「終不能歸。」


我乘坐渡輪漂流中環

白晝見鬼,

「你坐電車漂流維多利亞城,

棄婦的夜哭

如白蛇蜿蜒相隨。」


從復活節到清明,

我在屈地臣山的十字架

影子上摸到自己的磔刑,

「你在塘西的旗袍下

摸到抹大拉的石傷。」


睡不著的鬼都喜歡這般遊戲吧?

「春饌在你的詩中淡了顏色。」

春服既成,洗沐在幽暗的春野,

「爾鬼不能詠,

春夢在你的髮間淡了顏色。」


以為這能跟遠人說說今世,

甚或灰堆中撿撥平生,

我總是在活人都迷夢的時候

開始寫詩,等你躡足敲門。說:

「菖蒲花,難見面。」

2018.3.30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廖偉棠

詩人、作家、攝影師,近作有《櫻桃與金剛》、《微暗行星》。

熱門文章

《飯戲攻心》的純粹

影評 | by 風緣 | 2022-11-14

編輯推介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

《西線無戰事》: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影評 | by Sir. 春風燒 | 2022-11-22

香港二○二○

詩歌 | by 蔡琳森 | 2022-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