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某種通行證】學校通行證

散文 | by  驚雷 | 2022-08-27

每個人選擇離開熟悉的地方,大概都有一種掙扎。即將離開任職的中學,遞了辭職信以後,同事都說我變得容光煥發、春風得意,我笑指這是「遞信練膽大法」,也鼓勵他們試試,提升一下有待提高的自信,所謂「官到無求膽自大」。確實,辭職以後,心裡一塊很沉重的石,落下來了,但轉瞬,我又拾起一點碎石,作為對自己的提醒,所以「無官一身輕」也不是必然。


關於「通行證」,我首先想起的是北島在〈回答〉的詩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相當諷刺地反映了世界的荒謬。通行證並非在近年因疫苗通行證而紛現,事實上,最常使用但也最常被忽略的八達通、職員證、借書證等證件,也是通行證的一種,它們限制了人們進出場所的權限。


校服是學生進入學校的通行證,老師的西裝卻不一定,實際上也沒有明文規定老師必須穿著西裝上班,一切皆是既定俗成的規則,久而久之便形成習慣。如果服飾規定是一種規訓的手段,那麼學校這個場域也好像邊沁(Bentham)提出的全景敞視建築(panopticon),由校長、老師、學生進行上而下、下而上與同級的層級監視,誰沒有把制服穿好,誰就要按照契約(校規或教職員手冊)接受懲罰。哈哈,當然青春總是美好的,就不多嘴摧毀讀者們的校園青春回憶了。談一點關於制服的趣聞吧,某次某同事到外校監考,或許是因為她的衣著較貼近學生,外校的老師竟以為她是應屆文憑試考生,要求她出示准考證才准進入試場(當然事後知道「擺烏龍」後,大家只能尷尬一笑)。相比尷尬,她更感到愉悅,愉悅得回校後在辦公室大肆宣傳,因為竟有人覺得她還像學生那樣童顏——女人,真的容易滿足。


***


我預想到,離開現校、到任新校的過程,就像前往下一個道館,要善用寵物小精靈(教學法、心神等要素)「踢館」,最後贏得道館徽章。儘管不少教育同工認為需要同時執教華語、NCS(非華語學生)、SEN(特殊學習需要)學生與新來港學生四類學生,是一件相當「惡啃」的事,但經驗才是無價,在一間學校,積累教導四類學生的經驗,值得。


當然,如何與SEN學生相處確是一門學問。有一次,某新晉教師(我的朋友不是我)需要通知某同學在課後參與「SEN相關訓練」,然而,她卻不加掩飾地在整班學生面前「依書直說」,這正是敏感度不足,沒有好好顧及該學生的感受。她可以試著說: 「Miss有啲嘢想請你落堂幫幫手,麻煩你放學後到某個課室」,輕描淡寫之餘,亦能達至目的。


說起與學生相處,近期熱門的ViuTV偶像劇《I Swim》,有網友提到「Miss翁與男學生課後單獨在輔導室談話」不妥,因為一般而言根據教師專業守則:為了避嫌(字面上是保護師生的安全),異性師生應盡量避免在室內獨處(至少現校是這樣規定的啦)。不過,現實還現實,做戲還做戲,睇劇的話,認真就輸了。


走筆至此,已是放榜日的早上,放榜距離我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如今,我還是堅執地相信:條條大路通羅馬。不要讓成績定義自己,也不要只追趕成績。畢竟,教育與教學不同,填鴨式教育不一定適應每個學生,成績也不必然依賴「死chur 爛谷」,應當發掘、培養學生的多元潛能,這才是因材施教的真義。


可以的話,請追尋屬於自己的夢想。有夢的人,請繼續堅持,堅持才是最大的勇氣;暫時還未尋到夢想的人,請把握時機,努力尋夢,相信自己,終有一日會發熱發亮。


謹以此文章,寄願各位放榜順利,也順道祝願自己一路順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