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三首:熵南 X 楊新滿 X 滿堂

詩歌 | by  熵南、楊新滿、滿堂 | 2021-01-10

〈給學弟書蛋〉

◎熵南


葉子不擔心何時落下

水面的漣漪來自狂躁的風

那時風華正茂

我們拔草而坐

荷花、酒水都是無限的

永遠年輕的賭約

你比我先做到了

小城死人比活人多

人群擁簇著輿論的高地翩翩起舞

我們手持統一的鐵鏟言笑不由己

鏟向蘇丹的泥

是歧視、惶恐和歷史

這座城市容不下蝴蝶 和你

烏鴉築偌大的高爾夫球場

也不願為蝴蝶安息的墳墓

時間令綠葉恐懼

從遠方來的風 要到遠方的永遠

你永遠年輕

我不會忘記

熵南

2018夏


給學弟蘇丹,願天堂沒有病痛,沒有劃分性別戀愛的桎梏

我就送到這了,至於濁酒幾杯兄弟來日再陪,下山的路太遠,遠得就像道德到正義的距離

對了,昨天伯母和我們商量,除了刻下你來時的年月日,還刻些什麼。

Lucas說刻個「痛」吧,因為你一個人忍了好久都沒有說……

*註:書蛋是蘇丹的nickname



〈失城〉

◎楊新滿


復活過來的,必不然攜有掌紋和臉

流遍山川,也必不然是回憶和血肉的過道

夢中我們相見,渡洋重生

是我們而不是別的

已流遍山川

魚卵之生,一顆顆無神之目

執迷靜待分裂

愛隨時是那一池底春色

當執迷變為漩渦

水之母纏捲著人造物

無一不旋轉迷矇,忘了行路。

我們還是相信,有渺鄉,有失城

故地就是那眾眼正在

窺看重遊的故人

之地

拋掉一些流失之土,以及記憶築構的生生死死

重遊無法重遊的,即失去一再失去的

鄉愁渺揚、失忘

因沉思而不發一言,忘了行路。

旅途即將結束她曾經的思念

生時來,死時也來

唯有開始與結束,並行不悖

也唯有血肉、流土的消亡

宣告有復活過來的故人

重遊

泥濘埋過的萬物



〈題〉

◎滿堂


哽在喉間的凶象 吞吐兩難

如果足夠相信宿命論

此刻之於此地而言 一切早有預謀

電子設備奇異的震動感便是我們 目前最華麗的救贖

隱喻與隱喻間 那一條條的罅隙

讓意義更像一座工廠的量產工藝品不是嗎

總會要處理 產出一件劣質廉價手工藝品 的問題

顯然 你的秘密不夠秘密 我們早就知道並身有同感

我們不只有現在 現在一停頓就過去了

而過去 過去佔領房間所有角落

宣示滿與不滿

集合一起 淹沒 繼續等待

身體被粘上衣服 距離被取消

距離永遠都是躁動的 沒有什麼不是躁動的

要如何鋪排更好的韻腳 好讓人徹底信服

我們已為解釋耗費太久

一個字

一個字

緩慢地吐出來 措詞怪異 含糊至極


詩三首:英培安 X 蔡寶賢 X 黃美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

《保育黃霑》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08

《方圓》「Time Folds」——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