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愛玲遺稿】《戲夢餘音:黃愛玲電影文存》節錄:〈父與女〉

散文 | by  轉載 | 2020-03-11

編按:此文寫於費明儀女士逝世一周後,是悼念,也是抒懷。一年後的1月2日,愛玲出席了明儀合唱團主辦的「《歌者與歌》—費名儀老師逝世一周年紀念講座」,主講「從父親到女兒—文化修養的傳承」。豈料翌日,她便與世長辭。當天的講辭內容整理發表於《明報》,2018年1月7日。


認識費明儀老師,是九十年代中期,一個甚麼場合,現在忘了,只記得當時和她聊得很投契。她是費穆導演最鍾愛的女兒,我熱愛費穆的電影,一拍即合。那段時期,我正在構思一本書,希望為費穆的創作歷程留下一點記錄,卻苦無入門之路。她聽了,說:我八十年代已想為父親出版一本紀念冊,邀請了一班前輩們寫了紀念文章,卻一直擱着沒動手,找天拿給你看看。再次會面時,她交給我沉甸甸的一堆文稿,作者們當年都跟費穆緊密合作過,其中包括民族音樂指揮家秦鵬章和影劇界的吳承鏞、喬奇、孫企英、李天濟、張鴻眉等,後來成為了《詩人導演—費穆》一書〈懷思憶記〉這個環節裏的重要組成部分。接着下來的日子裏,幾乎每次見面她都為我帶來驚喜—費穆舞台劇的演出場刊、電影《孔夫子》(1940)的宣傳本子……交給我的時候,彎彎的眼睛總閃着掩藏不了的驕傲。是的,費老師對父親的依戀和敬仰之情,每個認識她的人都不會不感覺得到。難得的是,作為名人之後,她對我這個晚輩總平等相待。在編火輯《詩人導演—費穆》的過程中,我有問題她解答,有甚麼需要她就配合,卻從不過問書的內容,印象中她沒有問過書裏有哪些作者、選了些甚麼文章。這就是氣度。


1951年1月,費明儀二十歲,在皇仁書院的禮堂第一次公開演唱,費穆也在座。兩個禮拜後,費穆心臟病突發離世,才四十五歲,父女從此陰陽相隔。記得邀請費老師為費穆一書作序之後,收到她交來的〈父親生命中的兩位女姓〉一文,兩位女姓是費穆精明能幹的母親和他優柔寡斷的妻子,文章細膩地縷述費穆和兩者之間的關係,敏感委婉地勾勒五四新文化思潮衝擊之下,她父輩一代的生存處境,並聯繫到費穆的早期作品。讀費明儀這篇序文時,我深受打動。是一個懂得父親的女兒,也是一個懂得體恤的藝術家。費穆在光影裏探索傳統與現代暗合之處的幽微燐光,女兒以一生的熱情活出音樂藝術的燦爛花火。


2017年1月9日


《戲夢餘音:黃愛玲電影文存》(上、下卷)

作者:黃愛玲主編:李焯桃裝幀設計:陸智昌出版發行: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套裝定價:HKD 150

ISBN:上卷9789628271733下卷9789628271740

網店訂購:https://hkfilmcritics.boutir.com

內容簡介:

黃愛玲小姐逝世兩周年,編輯整理她的遺稿出版,是大家義不容辭的共識。這本最後的文集《戲夢餘音:黃愛玲電影文存》,收錄了她早期的評論及未結集的新作、深入華語電影堂奧的學術論文、當節目策劃和評審的心得,以及文辭清雅的散文絮語等。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