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My life is Pointless 生命無希望——訪問Joan Cornellà

文藝follow me | by  楊喜盈 | 2021-01-15


活躍於Social Media的 Joan Cornellà (@sirjoancornella)以其黑色幽默和厭世的插畫,獲得一眾網民支持,在Instagram上坐擁800萬個追隨者。這次來港舉辦第三次展覽「My life is Pointless 生即是空」延續其畫作的「政治不正確」、「hell jokes」的獨特風格,展出48件作品,也是Joan Cornellà 在港規模最大的展覽。是次展覽入場預約更是在數小時內「full booking」,可見香港人有多麼喜歡Joan Cornellà 。這次「虛詞」有幸邀請這位幽默鬼才Joan Cornellà 接受訪問,一探他天馬行空的創作心得。



Joan Cornellà 式幽默:矛盾與無法預計


《YOUR LIFE》


Joan Cornellà 的創作一直以黑色幽默見稱,每個人物的五官都相同,時常掛著「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帶出生活的黑暗的一面,卻非常真實精警,且具反諷味道。Joan Cornellà 認為一個笑著的男人說「My Life is Pointless」是非常有趣,讓人馬上有陰暗的念頭,他十分喜歡這種矛盾。雖然有不少Joan迷覺得畫中的男人就是Joan Cornellà,但他否認這個猜測,並說自己盡量不把私人生活呈現在畫作中。


不少人認為幽默感是與生俱來,笑話比悲劇更難寫。Joan Cornellà 認為一個好的笑話是需要「unexpected end (意想不到的結局)」,同時幽默是一樣很主觀的取態。他的創作養分來自生活的不同階段,想法也時常改變。在創作時,Joan Cornellà 會將負面的題材與「cheerful things」作結合,這種強烈的張力令作品變得更耐讀。


《YOUR LIFE SUCKS》


政治不正確有錯了嗎?


Joan Cornellà 不時在社交媒體發表有關政治、時事議題的畫作,諷刺時弊,某些畫作徘迴在「踩界」邊沿。他以往曾經因為在網上諷刺美國總統 Donald Trump而被一眾「侵粉」取消追蹤。除此之外,Joan Cornellà 創作裡有不少「政治不正確」的意味,比如畫女人強姦男人無罪、有支持生態滅絕的字句。他坦言自己的創作是「政治不正確」的,而這種特色引起不少人的困惑,懷疑他的想法如畫作中呈現般極端。他嘗試以不同方法來擺脫大眾對他的誤解,「不想被誤為種族主義者」。


見於Joan Cornellà的 Instagram


見於Joan Cornellà的 Instagram


與正面樂觀的想法背道而馳的Joan Cornellà,其血腥暴力的作品常常被網絡管理者「Banned」。他有不少作品和自殺、厭世有關,正如是次展覽名稱「My Life is Pointless」,不少畫作上的句子都表達對生活的不滿。Joan Cornellà 說自己的創作可以聯繫至存在主義 existentialism ,他認為生命本身並沒有任何意義,而生命意義是通過人建立出來,雖然人生有諸多不合理的事,但你可以令它變得合理。


《KY》、《WITH A LITTLE HELP》

《TODAY IS A GOOD DAY》


在這個惡夢般的時代,不少人有隱性、顯性的情緒問題,厭世的想法彌漫著我們這一世代。Joan Cornellà 的作品厭世又「到肉」,他點出了人性的黑暗面,肢解了正面的神話,慶祝我們回歸最「真實」的世界。Joan Cornellà非常強調觀眾自行解讀作品,他認為觀眾的反應比自己的來得更有趣,希望觀眾可以變得有批判性,可見他畫風厭世但也有積極的想法呢!



My life is pointless 生即是空

By Joan Cornellà


2021年1月4日至29日

星期一至五 10am – 6pm

星期六 11am – 5pm

星期日休息

蘇富比藝術空間

香港金鐘道88號太古廣場一座五樓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危險的共通體

散文 | by 查映嵐 | 2021-02-17

【佬訊專欄】糕糕go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2-18

編輯推介

金庸能否外於「政治正確」?

其他 | by 蕭雲 | 2021-02-22

詩四首:飲江 X 五口

詩歌 | by 飲江、五口 | 2021-02-25

《天堂舞哉足下》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2-20

【佬訊專欄】糕糕go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2-18

【無形・忘不鳥】鸚鵡

散文 | by 葉曉文 | 2021-02-17

【字在食.牛料理】紅燒牛肉麵

散文 | by 陳苑珊 | 2021-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