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度年華.三三】王爾德:女性時尚雜誌的毒舌編輯

三三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5-15

1887年,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lide),33歲。


王爾德的名聲在當時好壞參半,他雖靠著出版《詩集》打響了名堂,但花枝招展的他亦是不少人的攻擊目標。雜誌Punch刊登過一系列漫畫和文章諷刺這位唯美主義信徒,他們的編輯柏南德(F.C. Burnand)更以王爾德為原型創作諷刺劇作《上校》(The Colonel)。


結了婚,生了孩子,花花公子王爾德,也不得不為生活躊躇。靠著在《蓓爾美街報》(Pall Mall Gazette)與《戲劇評論》寫書評和劇評的微薄稿費,似乎不足以支撐他一家開銷,幸好這時有人邀請他當雜誌編輯。


而來邀請他的竟是一本婦女雜誌,或許應該說是淑女吧,1886年創刊的Lady's World : A Magazine of Fashion and Society,主打上流階級的淑女市場,為闊太們介紹新款時裝、化妝品與潮流趨勢,教你如何成為一個儀態萬千的淑女,然而,王爾德一上場便將Lady一字劃掉,將雜誌改名為Woman’s World,別小看這改動,其實象徵了十九世紀末女性社會地位的轉變,如果Lady是指待字閨中的少女、家庭主婦和母親,Woman就是指向那些受過教育,投身職場並獲得經濟獨立條件的女性,市場趨勢無疑已經開始轉變。


在這裡也不得不提Lady’s World出版社Cassell and Co.的市場觸覺,他們正是察覺到這種趨勢,才會找上王爾德吧,畢竟王爾德在當時倫敦也是個風頭人物,言行出眾、特立獨行、衣著出位,只是把他的名字印在封面上,就足夠吸引一班讀者。


王爾德的改革還不只是名字,內容上也是向深度邁進的。有別於以往專注於介紹流行服飾的「時裝雜誌」,王爾德為雜誌增添不少嚴肅文章,包括女性教育、政治議題,題材更具社會性和思想深度,王爾德將Woman’s World定位為「第一本為女性而設的社會雜誌」,除了要知道她們穿什麼,更要知道她們想什麼。當然還不少得文學:短篇小說、詩歌,以及介紹文藝界有名女性的傳記文章,拓闊了女性的文學市場。王爾德亦在雜誌裡自設「文學筆記」(Literary Notes)專欄,撰寫評論文章,被他評論過的作家藝術家超過二百人,包括葉慈(W.B. Yeats)、惠特曼(Walt Whitman)、威廉·歐內斯特·亨利(William Ernest Henley)。


雖然如此,王爾德並沒放棄時裝市場,這裡重溫一下他對時裝的看法:「說到底,時尚是什麼?從藝術角度來看,它通常是一種醜陋的形式,以至人們忍無可忍每六個月便要把它修改一下。」(And, after all, what is a fashion? From the artistic point of view, it is usually a form of view, it is usually a form of ugliness so intolerable that we have to alter it every six months.)單單一句說話,便看出了王爾德幽默譏諷的性格,以及他如此惹火的原因。從這句說話看,王爾德認為時尚的價值不及藝術,時尚不停轉,藝術才永恆,但不代表他厭惡時尚。


他討厭的只是維多利亞風格的時裝,緊身、束腰、高胸、裙子像傘一樣拱起,王爾德認為這種穿著並不健康,他更推崇唯美主義服飾(Aesthetic Dress),使用前工業時期染料和技藝,拒絕緊身,主張裝飾性與實用性兼備。1881年,當時有位Lady Harberton創立了「理性著裝協會」(Rational Dress Society),她認為衣著應該寬鬆實用,捨棄骨架胸衣,不應該穿超過七磅重的內衣,從而更健康活力。雖然她的主張不得當時大眾認可,被認為離經叛道,但王爾德和他妻子都是她的支持者。從這例子亦可見,女性衣裝亦是女性地位抗爭的場域。


興致勃勃地進行了一系列改革,兩年後,王爾德的興致亦差不多燒光,討厭每天朝九晚五的他,最後在1889年辭去編輯工作,而Woman’s World亦在他離開一年後宣佈停刊。


1887年,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lide),33歲。距離《快樂王子》出版,尚有一年。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臨終之前,汪曾祺終於有了自己的書房

歷史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