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蒼穹下》:那些我們沒有接住的人

影評 | by  知夏 | 2021-07-07

電影《東京蒼穹下》的日本原名為「美好的世界」,當中的許多細節,都讓人聯想起現在的「美麗新香港」。故事講述因為殺人而入獄的黑道「格鬥之神」三上正夫(役所廣司飾),終於在多年後刑滿出獄,立志要重新做人,不再犯事。然而在充滿歧視和壓迫的社會中,他總是處處碰壁,無法找到出路。藍天廣闊,他難得走出監牢,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卻越來越感窒息。


他身邊也有很多人因為看到其善良,盡力幫忙,從出獄後擔保他的律師夫婦;到後來因為拍攝他的故事,而被他的率直正義性格吸引的年輕編劇;以及誤會他為小偷卻被他更生的努力感動的超市店長。縱然努力讓自己跟上主流社會的潛規則,但每當目睹生活上許多不平的事,看到身邊許多受苦卻又求助無門的人,三上正夫總突然按捺不住憤怒,用拳頭解決問題。最後還是給身邊很多人拉住,要他好好忍讓,壓下情緒,假裝視而不見,承認自己對此的無力,「因為這個社會裏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如果三上正夫不是因為出身貧苦,被母親拋棄,如果他不是年少就加入童黨,人生會否有不同的出路?他重情重義,耿直堅毅,為了守護弱小和重要的人,敢於挺身而出,卻被狠狠懲罰,被褫奪自由,連想守護的人也保護不了。人們將龐大的制度暴力、社會暴力看作尋常,反而用大力責難那些按捺不住以暴力還擊的人。追拍三上正夫的電視台職員,也只是喜愛放大他用暴力解決問題的畫面,塑造他與普通人不同的「成魔」形象,從未深究他如此做的原因。導演西川美和對人性和日本社會的虛偽,向來描寫細膩透澈,這電影也不例外。


身邊的人明白他的苦衷,卻說,雖然他們都對這個社會都很憤怒不滿,但總是都選擇忍耐,努力勸服三上為了守護重要的人,返回「正途」。而他的確有想極力守護的人,就是他的前妻,縱然她已經另嫁他人,為了見面,他也甘願低頭,做一個「正常人」。他決定沉默,對於工作場所的欺凌視而不見之餘,更強迫自己加入牆的那一邊,認同對方的行為。然而每次強行忍耐,都是對他孱弱身體的強大負荷,最後他終於成功變成一個順應權力的人,卻只把自己推向毀滅。


我們大部分都是被社會馴化的人,看電影時都不自覺像他身邊的人那樣,為了保護他而希望他能低頭忍耐,然而卻又為此感到隱隱不妥。在發現其離開後,情緒最為崩潰的是很想讓他融入社會的年輕編劇。他努力想拉住孤單憂鬱的三上正夫,想讓他相信人間溫暖,想讓他了解為了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忍耐是值得,結果卻在他接近成功之際迎來終結。


看完電影,心中久久不能平復,不斷反問自己,為何我們總勸其他人屈服,而沒有挺身而出,改變這個有病的社會?為何不願意屈服的人要以身犯險,甚至用自己的性命來表達控訴?為何我們來不及讓絕望的人相信,我們都有同樣的想法,要一起去找希望?正是因為這集體的沉默,不願意屈服的人被社會推向邊緣,一個個驟然墜落,他們都是我們沒有接住的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