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六一二詩輯(一):就連擰開一瓶清水也會傾倒出刀刃的時代已來臨

詩歌 | by  廖偉棠、熒惑、逆彌 | 2019-06-25

同仇
◎ 廖偉棠

脩我戈矛,與子同仇
——〈秦風.無衣〉

昨夜我也是被透明盾牌
困逼成廣場的人
和你一起撞響廣場的疆界
昨夜我也是
被紅眼狼犬驅趕的人
和你一起四散如城寨

別問我香港的下落
別問我詩的下落
那可以回答的人如今在監獄裡
那可以寫的人如今在寫檄文
漸漸他的非常
成為我們的日常

撬斷子夜才冷下來的鐵軌吧
清晨它又將負載龐大的罪
在火焰中攀緣
無衣的人將不再洗刷自己的戈矛
因為就連擰開一瓶清水
也會傾倒出刀刃的時代已來臨

2019.6.11.


六月十二日
◎ 熒惑

 
五年前我們說過會回來
今日我們回來了
而且人更多、氣勢更強
那些招呼我們的狗呢?
那些把我們咬傷
讓我們疼痛,讓我們心裡暗暗想著
「再也不想回來這裡了」的狗呢?
吠聲從遠處響起一如五年前
我們的戰鼓也重新敲起一如五年前
五年足以讓一代人衰老
又讓一代人扛起新的時代之義
我們的身影彼此交錯在這五年之間
同一條橋、同一條馬路
鐵馬、磚頭、傘
我們回來了︰換上一片雨景
以及重新髹過的馬路
但一樣人海是我城的圖騰
誰把物資遞上、誰一起扣起人鏈
那當中誰是五年前的生靈
誰是今日的英雄
五年前我們曾說過終必回來
今日就把這人頭一一擺上
一、二、三、
五千、五萬的人
狗來了,很好,狗來吧。

12-6-2019


《六月》
◎ 逆彌

連畫筆也要消失的晚上
你卸下旗幟,呆坐
良久在畫布巨大的陰影中
你一如往常無法說話
一如往常無法
睡著。又來到春夏之交
同樣潮濕而無夢可夢
你只能消磨沒有的時間
換取一幅畫的靈感
在過多空椅的房間內
你再次失去水杯
而你昨日費力調好的白色
毫無先兆地乾透
你開始發出聲音,異常沙啞
終於把血吐在畫上
成為了形狀
你倒下,站起
發覺眼睛早已被警察打傷
看不到血的顏色
你企圖禱告
你卻從未試過雙手合十
換來奇異的恩典

但連塵埃也無力地佔領了房間
連風扇的風也能挪移椅子
連牆漆的裂縫也安然留守
連所有的門匙也堵塞了開關

然後你得去燒毀一幅畫
燒毀一個晚上
燒毀房間
燒毀旗幟
燒毀自己
你才得以繼續生活
畫下已消失的你

寫於2019年6月12日深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引渡惡法】七月抗爭詩輯︰我們仍然會激動

詩歌 | by 劉芷韻、洪慧、逆彌 | 2019-07-23

致青春的遺書——談《無聊戲》

理論 | by 鄧志堅 | 2019-07-19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時評 | by 譚蕙芸 | 2019-07-15

《張岪與木心》自序

其他 | by 陳丹青 |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