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從VR體驗「無器官身體」 無演員劇場《千高原》鼓勵打破規範

文藝follow me | by  黃桂桂 | 2021-08-14


連結的可能:「根莖」


許雅舒、黃碧琪及黃嘉瀛在創作《千高原》劇場時,搜集了數十個被排拒在社會主流論述之外,各種關於身份認同、性別、關係及情慾的真實故事,「聽完他們的故事,我開始思考甚麼是Majority(多數),甚麼是Minority(少數),為甚麼大家不能在同一視野上看這個世界?於是我想到《千高原》這本書。」許舒雅這樣解釋劇場名字的由來。


劇場引用了《千高原》裏其中兩個概念,包括「根莖」及「無器官身體」。所謂「根莖」概念是指相對「樹狀」那由根生榦、榦生枝、枝生葉的概念,「根莖」是可以「連接不斷地擴散與衍生繁殖」、「聯結任何一個點到其他任何一點」。黃嘉瀛說,就像薯仔發芽又生薯仔,薯仔與薯仔之間只有根莖串連起來。


至於「無身體器官」,黃嘉瀛解釋,「這只是一個比喻,說的是如果人脫離了其肉體器官,他還可以做些甚麼?其實我們的身體有無限可能,但我們需要摒棄一些既有的觀念及束縛,這樣我們才可以達到真正的自由。」


「無器官」劇場的自由


為了讓觀眾體驗這種自由,於是她們決定創造一個「無器官」劇場。以往觀眾進入劇場,要按門票的座位編號安靜地坐在位置上看演員表演,今次她們把劇場的器官——演員——抽出來,觀眾進入這個沒有演員的劇場,他們就成了左右劇情發展的「演員」;而劇情的推進,則依靠劇場上的根莖——例如熊啤啤、玩具貓——去引導。


參與劇場演出的觀眾會被分為兩批,其一是戴VR的少數觀眾,他們看不到現場環境,但可以看見主角的故事,是孤獨的一群;其二是戴耳骨機的大多數觀眾,他們可以看到劇場環境,卻不知道故事主角的經歷。兩者各自失去一些感觀體驗,於是又成了一具「無器官」身體。


「雙方好像活在兩個獨立空間,有不同體驗,但其實我們想嘗試看看,那些在外面的觀眾是否可以把孤獨的觀眾拉出來,一起進入一個集體世界。」黃嘉瀛說,「我們整個創作過程很重視一個詞語,就是『陪伴』。」


而黃碧琪就在劇場中擔任這個陪伴的角色,她是三個創作者中,唯一一個會在劇場上「現身」的人。戴VR的觀眾能夠看到黃碧琪的身影,「我是一個躡來躡去的角色,可以跟那些孤獨的觀眾做互動,一方面讓他們不那麼孤單,另一方面也可以善用VR的視點,例如我會從後面竄出來,或從下面爬起來。」


《千高原》劇場沒有限制,觀眾可以坐下、站立、走動,「甚至你見到檯面有橙,可以把橙帶走。」黃碧琪笑說,雖然劇場有聲音導航引導觀眾,但在這個「無器官」劇場,規範已經不再絕對。


《千高原》劇場詳情

日期:8月15至22日

地點: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

門票:

集體感官門票 $260

個人感官門票(包括VR體驗) $320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詩三首:曹疏影 X 李盲 X 石堯丹

詩歌 | by 曹疏影, 李盲, 石堯丹 | 202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