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勉強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08-24

除了無法避免的小組學習以外,董榮最討厭的三個學校活動是秋季旅行,陸運會和聖誕聯歡會。他覺得其實學校應該要認真、嚴肅地檢討為何非辦這些活動不可。

要是真的有非辦不可的理由,為甚麼不可以放寬一點要求,或者給予更大彈性和自由度,讓學生可以選擇過怎樣的旅行日、聯歡會或陸運會?可能有些人喜歡在鳥語花香的郊野之下寫生、閱讀;有些人愛在陽光綠蔭下聽音樂;有些人偏好在吶喊打氣的聲音下放空……為何非得要參加集體活動不可?

難道老師們都不曉得,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分組活動嗎?這是怎麼說都說不過去的。畢竟加起他們讀書、教書的年月,在校園裏已度數十寒暑。所謂的不知道,只是假裝不知情吧?董榮甚至懷疑,會不會某些老師其實從前和他一樣,都是被排除在外的一個孤島,為了報復,將痛苦延續,於是執意強人所難,上課分組、活動分組、遊戲分組……一切的分組只為實現個人的病態願望。


【教育侏羅紀】興趣



楊老師已經是第三年當董榮的班主任,不可能不曉得班上所有同學都不喜歡與他同組。「為甚麼要為難我呢?為甚麼要為難同學呢?我不是不可以去旅行,只是如果一定要分組活動的話,我只能避開旅行日,無所不用其極。分組的意義在於甚麼?」面對董榮的連串詰問,楊老師不只一次解釋是為了和同學聯繫感情,建立關係。「如果三年時間都不足以讓我們建立關係,區區一個旅行日有何作為呢?」但他是不會這樣對楊老師說的。因為他尊重楊老師,相信楊老師說的、做的,都出於好意。無奈他實在沒有勇氣光明磊落地在眾人的目光下,成為被孤立、被排斥的一個。

董榮最恨陶老師。為人嬉皮笑臉,以為自己風趣幽默,沒想過刻薄尖酸的「玩笑」時時叫人難堪。「毒榮,又練獨孤九劍呀?」刻意強調的「又」字多麽不中聽。

每次他拿董榮當笑柄之後,總有此起彼落的嗤笑。「聽到別人奚落我,這頭賊眉賊眼的陶老鼠做了甚麼?仰天大笑哈哈帶過,有認真處理嗎?沒有。」幾乎每隔幾天,這個句子就會出現在董榮的日記簿上。

董榮不是沒想過,也許陶老鼠說得對。其實最初真的是他不願意加入同學的圈子。所有關係都是雙向的,轉讀這一班根本非他所願,雖然有好幾位新同學曾主動接觸他,但他不想令原有的朋友誤會自己能輕易融入新班別,繼而疏遠他,所以堅持不結交新朋友,只為保存他所珍視的友誼,沒料到最後他還是被疏遠了。「不過是分了班而已,不是嗎?」這個句子,更是差不多天天寫在董榮的日記簿上。

楊老師雖是好人,但有時太刻意的安排未免突兀,也惹人爭議,甚至可以說有時就因為她的用心而令部分同學更加討厭董榮。董榮覺得好幾次引發他和同學衝突都因楊老師的不識趣。課堂上為甚麼非要他回答問題不可?為何不可以讓他獨個靜靜上課?不回答問題不代表不理解課堂內容啊!硬要安排不同組別輪流「接收」他,無論是冷嘲熱諷、抑或在他面前掩嘴交頭接耳、刻意不安排任務……種種小動作都使他難受。組員名單上他的名字總是那麼格格不入。楊老師習慣與同學一起吃午餐,大家都組隊輪流應約,樂此不疲,好幾次楊老師邀請他加入,然而,誰會樂意與他同桌共膳呢?大家都心知肚明,他自然也是識趣地「放飛機」。及至後來,楊老師數次單獨約董榮,董榮三番四次拒絕,要一位向來受萬人擁戴的老師一再「食檸檬」,間接等於與民為敵。

漸漸,更多同學討厭董榮,那些在學期初曾經向他示好的同學,也再沒接近他,大概怕再被冷漠拒絕吧。而因為面子問題,他既沒勇氣踏前一步加入班上的任何一個圈子,更沒膽量回頭重拾生疏的友誼。

「會拒絕我嗎?」董榮寫,一遍又一遍。

董榮很期待早日畢業,他非常努力讀書,希望將來也能成為老師,到小組學習、旅行日或者聯歡會的時候,他會讓那些被孤立的同學自己選擇是否入組,不會勉強他們加入任何一組,也不會強逼任何組別讓人加入,更不會勉強將散落的孤島們強行湊合成組,他自覺此舉全為拯救蒼生。

因為勉強帶來的難堪,沒人比他更清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

編輯推介

【字在食.素女經】素食新詩三首

詩歌 | by 蘇麗真 | 2021-09-17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