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

忍了很久,終於可以講了,昨天(編按:17/6)《明報》報導了來屆藝術發展局的選舉方法,民政局也回應了。本文稍長,請耐心看完。


一. 選舉方法的改動


三個階段也有改動:


1. 選民登記階段

a. 現有6846位選民將全部自動成為來屆選民,無需申請。(這對業界是有利的。)

b. 畢業於本地、中國內地、國際上(後兩者是新加的)具認受性的大學、專上學院之藝術相關課程畢業生有資格申請成為選民。(選民必須有香港身分證。但是,一個30年前的畢業生,畢業後一直沒有活躍於香港藝術界,是否也符合資格?)

c. 本港具認受性藝團的董事局、執委會成員、職員。(何謂認受性藝團?)


2. 候選人提名

最大改動是這一階段。候選人需符合以下兩項資格:

a. 在文化藝術界114個團體中得到兩個團體的提名(114個團體就是可以投票選出選委---可以選特首的人)(這些團體大部份我都不知道是什麼來的,有一至兩成是活躍業界多年的。)

b. 在選委會(選特首的人)體演文出界別30名選委中非體育及非出版界別的16名選委之其中一位選委提名。


3. 投票階段

a. 取消跨界別投票,即戲劇界只能投戲劇界,文學界只能投文學界。(這是不利整個藝術界的。有些界別比較多選民並不活躍於業界,亦不知來自何方。)

b. 兩天投票日改為四天。(不重要)



二. 小結論


1. 這是明顯的民主倒退,候選人已經不能直接由業界選民提名。

2. 這是政府下達藝發局的方案,並不是藝發局主動提出的。政府的潛台詞是,你不接受就全部委任。


三. 三種可能的情況

1. 藝術界全面退出藝發局 --- 不參與選舉,也不申請藝發局資助。

2. 不玩選舉制度,繼續申請藝發局資助。

3. 被迫接受這一場選舉。

第一種情況:所有藝術業界得有心理準備,藝術界將會回到沒有藝發局時期的香港。藝術家從其他工作賺錢,養自己心愛的藝術。如果這樣,首當其衝的將會是不同藝術界別的恒常資助團體。再來就是每一個需要藝發局資助的藝術家。

第二種情況:如果業界不參與這場選舉,大家都想像到有什麼人會入藝發局。他們會如何改變整個審批制度,難以逆料。很有可能兩三年內大家都不會,或者很難再拿到藝發局資助。

第三種情況:即使大家願意參加選舉,在此制度下,仍然有些隱憂 --- 有些界別也可能會失守。


四. 再補充一些看法

1. 考慮何種方案時,我會提出一個問題去驗証:什麼選擇對業界的發展、利益最有利?可悲的是,第三種情況是對業界比較有利的,震盪亦最少。因為守得住一個藝術界別,就等於守得住現有的審批制度,也是最直接保得住業界。再者,藝發局的資源是納稅人的錢,我很不願意看到這些公共資源(雖然已經少得可憐)流向一班牛鬼蛇神,然後眼白白看著他們生產垃圾。事實上藝發局仍然支持著許多本地藝術家創作及生計(某程度上)。我認為藝發局是值得守住的一個小角落,捱得一陣得一陣,直到不能。

2. 阿Q啲講,關於這場選舉的思考、討論(無論那種方案),也是一次讓每一個藝術家思考自己定位及事業方向,以致整個業界發展的好機會。這或許會催生一些新想法、新行動也說不定。當然最不想見到討論變成謾罵,最後變成一場內耗。

暫時諗到咁多,大家也想一下吧。我很喜歡最近網友常常引用《回魂夜》的一句:「七孔流血還七孔流血,死還死,係兩回事。」面前的路艱難,但不是無路可走。大家撐住!

歡迎討論及轉載。


香港藝術發展局民選委員及文學組主席(2019 - 2022)
甄拔濤


二零二二年六月十八日



【附完整名單】第十六屆香港藝術發展獎出爐 西西奪「終身成就獎」最高殊榮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文章連結:https://bit.ly/3n6oSXM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