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三首:〈行刑的早上〉、〈奋斗青年的手搖日常〉、〈菲林〉

詩歌 | by  枯毫,曾繁裕,石堯丹 | 2024-06-23

〈行刑的早上〉

◎枯毫


午門前

天朗氣清

獄卒問她餐點

她動用囚權

於盛夏點一份蛇羹

而家鄉驟遠

過冬殺蛇

古巴少女的詩沒有劃破天空

玻璃上

草叢之外

最遠的炮火著陸

Sensemayá

她將不再躺入洞窟

石壁鑿記光暗

一寐

送她回天穹

蛇是甚麼

國是甚麼

汗衫下有血染的人形

未老先逝

子彈必然愚鈍

鑿壁可以偷生

鑿人呢

Sensemayá

慈航觀世音

撥掌清波

揮一池海洋

目光如炬

廟宇中最安詳的雕像吸煙不息

她懷抱佛

於巴米揚膨脹

復歸頑石

她憑何殺戮?

她憑何救濟?

城市每多蛇

拱首相看

她即想到旁觀的人

滿身惡孽的人

只不在石典上沸騰

就雄姿滾滾

盯看善信貪婪

貪婪以推進生命

其中缺乏情節

或藏於機鋒

誰都不曾明白

輪迴如筋斗

佛在佛發明之前

經已看不明晰

瞇眼千年

年年知為誰生?

念去去

千里孤墳

又默唸去去

(武器走)

她敢手執文器

以質問文明

文不明道

文過飾非

識飛的人

一一隕落

落於水

大魚迷途

誤信有海就能連接家

剝奪肢幹後

下沉殉家

於是仰嘴呼吸圓圈

扭動如人彘

扭動如人質

脅持她的海洋

每滴水都該燒成雲煙

Sensemayá

而既然成為蛇

就該纏鬥

就該毒辣

沒有蛇能夠安睡

無家何以立邦

鋒利的使命

毫不珍重

從蛋內開始滋生憎恨

與大地恆久對峙

勃起更多銅人

杜撰更厚的本紀

積劫無聊

她就更為飢餓

懶理是否千百朝來的古都

惦記無名的死人蜂擁而出

忽聞大雨

中斷傷心的夢無法彌補

起始之日月星河

照明或指引

燃燒後更為鮮明的戰鬥

靈魂細碎地坍塌

只一半在人間

蛇與她重逢之時互咬尾端而循環

她看到劊子手的淚珠下滑

真如春雨

但為何不是斬首呢?她問

才知道越殘暴的人越厭棄血

她就猛力咬合

拉掣之前

往玻璃窗後觀賽的人

噴一啖貧者的命

「跪低。

我體內全是你膜拜的顏色。」


〈奋斗青年的手搖日常〉

◎曾繁裕


穿上身的四個大字,白色的字

在黑色的背景,彼方的禁色


這兩位蜜雪冰城的城主或管工

操流利普通話,置身對抗奈雪的茶的商業策略中

努力工作,間中滑手機

說「我靠」、「有人點我,看是小莉,還是小柏的……」


接外賣的來

有人點了九十九杯

「不花錢的嗎?」三人一同讚嘆


「不好意思,沒那麼快做出來」

六元一杯雪王大聖代、七元一杯蜜桃四季春

手機下單,他們在客人面前

回歸果實虛織的自然

「不好意思,不可以走冰」如店名所示

膠杯上的醜雪人也笑說:「果茶加冰,夏日救星」

他們不自然地奮鬥


倒茶、配料、上膠膜、搖搖搖

化學和物理的藝術,但

他們卻說要多讀書

說「青年人要多努力」

卻又很快說:「努力又不加工資」

「要早點跑,不加班」


他們多合拍啊

肯定已喝膩售賣的所有冰飲


「1118!」

「請問可以去冰嗎?」女生問

「下次說少少冰就可以了。」


他們之間可有愛情嗎?

即使沒有,他仍會繼續打遊戲

不讓網上的女生把他拉黑

「慢慢來」

多麼禮貌,請讓好青年繼續搖下去!


〈菲林〉

石堯丹


一束恐懼闖進鏡頭

記憶在上世紀凍結

時代的更迭比雷聲迅速

你口邊念叨Vintage

從黃昏到深夜

惟有膠片的質感

讓你安心

歷史本是巨浪

無情拍向你認定的樂園

浪退時,出現焦灼的故土

你軟弱屈膝,向午夜長嘯

已經不是你所想的Vibe了

按下快門,把恐懼定格於鏡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2024香港書展禁書的奧妙

時評 | by 真理夫人 | 2024-07-23

再一次,回去森林

散文 | by YW | 202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