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異鄉人再出發》組詩

詩歌 | by  曾金燕 | 2021-06-04

1. 雙槍老太婆之死


祖母回到了青山

帶走了所有的秘密

八個前往金門消失在槍林彈雨的兄弟

被白銀元換走的養父母人頭

她告訴我生身母親是雙槍老太婆

一桿駁殼槍一桿煙槍的土匪頭

為何清明的山上才想起問祖母

誰人是雙槍老太婆


祖母回到了青山

我隻身刺探雙槍老太婆的五子山

山腳田徑彎曲我折枝當鞭甩

一樹油桐落雪花,山澗清流載雀鳴

我那大捲髮大屁股的母親,還未遇上我那二十歲瘦長的父親

我就已經跟著父親在同一條道上吹口哨小跑

前方造紙作坊咚咚打漿

渾不覺

竹葉青盤在幽徑枝頭

毒牙對準割橡膠青年的臂膀


祖母回到了青山

把雙槍老太婆的祭拜留給了我

到哪裡去尋她的遺骨她的墳頭

雙槍老太婆磕了磕煙槍

茶油抹亮圓臉圓髻黑髮

插一朵杜鵑跨一匹雌馬舉一桿駁殼槍

進山鐵掌擊亂石

側襟靛藍布衫在竹林里跳躍懸浮

綠色的月亮一路斜照

白玉蘭甜香和血腥游走

馬屁股上掛新開膛的黑野豬和黃羊

搖搖晃晃過一個又一個土地廟


祖母回到了青山

雙槍老太婆上了五子山

我掄砍刀又遞匕首

劈開荒廢紙坊遺路

削尖山腰引水竹筒

撕下誰人新換的大王旗

點一把火燒盡山頭

攀發燙垂懸的黑色巨石

又爬了兩三個鐘頭

五子山頂空蕩蕩

「雙槍老太婆,誰奪走了妳的性命?

在榕樹下山澗中還是竹林里?」

五子山嗡嗡回響

大銀元嘩啦啦

開山的大炮轟隆隆

駁殼槍嗒~嗒~嗒

「卡密,誰嫉妒

碩大珍珠鼓起的雙乳

溪中覓食的魚啄

九個子女排成行

誰嫉恨我雙目明亮行千里

誰經得起我手中這把駁殼槍

卡密,速去喚來觀音!

誰還能縫上這斷成兩截冒血的細腰!」


祖母回到了青山

我獻上牲口燃起鞭炮

尋了雙槍老太婆,打馬走四方


2. 走四方


尋了雙槍老太婆,打馬走四方

穿行廢棄的國道

有頭髮打結的瘋子,拄棍乞討的蠻子

在混泥土澆灌如巨嘴的幾何框里

驅趕年獸的爆竹青煙冒出

和早春第一場雨霧


當山被對準心臟劈開

當在空中輸送的鋼管也裸露出石頭和砂土

當你把瘦長的背暴給南方的太陽

驕傲佔據了晴天的正中

陰涼在偷窺的窗下完成午睡

未來在陰影里穿上黑衣

我迎面撞散詞和珠的簾

青稻即將抹上金黃

卡密,你何時出走故鄉?


西瓜沈井底,拖拉機突突

紅柚落籮筐,卡車突突

鳳梨枝頭下垂,集裝箱拖頭突突

甲蟲飛走稻穗,打穀機突突

海闊魚正肥,阿伯丁漁船突突

彌敦道彈道突突,鐵鳥跌進了火燒雲

月圓正好狂歡,成熟正好分離

我夢中竹節高,葉箭兒飄飄


一地枯黃!一地枯黃

拿什麼來滋養?

霜降、凍土,白蘿蔔苗鋸齒青翠

月光光,風蕭蕭,走四方

槍炮兒悶響,馬蹄兒悶響

卡密,那馬怎只馱一團微光?

一拳小小輕噗的心室連心房!


3. 流亡的聲音


槍炮兒悶響,馬蹄兒悶響

卡密,那馬怎只馱一團微光?

一拳小小輕噗的心室連心房!


如果一顆心活得足夠長

如果一匹馬走得足夠遠

一個人要經歷多少次流亡?

政變、革命、抗議、暴亂、瘟疫

復仇、背叛……

你誕生在流亡的路上

流亡者生下的兒子將鮮血注入你

你在閱讀中陷入流亡

流亡的船長載你遠航

你說出綠色的太陽

流亡的詩在白色石頭劇場里回響

綠色也有月亮,洛爾迦謠曲多麼歡樂


流亡從北京出發,取道北美,進入智利,輾轉西班牙,低吟在耶路撒冷的坦克前

流亡是北冰洋的寒流,和西伯利亞的風

一年又一年南下

帶給你冷至心房的呼吸

在詞進入陰鬱之前

你穿上了黑色的皮夾克

不次於憤怒、勇氣、溫情編制的盔甲

在詞進入金黃的沙塵暴之前

使者借宿吐露港

雲一樣柔軟的巨人

依舊做雲一樣的夢嗎

看出綠色太陽的眼睛

看清了流亡的真相


宗教嘲笑生活流亡

政治催生思想流亡

行動複製權力流亡

愛情分離慾望流亡

修辭迫使歷史流亡

紐約拋棄都市流亡

現實在和解的偽善中流亡

自由戴上沈默的面具流亡

孤獨放逐友誼流亡

塞納河清洗每一個世紀的流亡

詞收留你的流亡

北歐的白雪與精靈歌唱流亡


如果一顆心活得足夠長

如果一匹馬走得足夠遠

一個人可以回多少次故鄉?

你徒手往海撒下了網

詞徒手向你撒下了網

流亡徒手將網撒向了詞

漏下了藍色的水

銀色的記憶跳躍

你披上了時間的面紗

活在今天之外


你說,寫作是為了把詩行抹去

今天,你透過面紗看見誰透過面紗看你?


4. 一個異鄉人的八九六四三十二週年


你說,寫作是為了把詩行抹去

今天,你透過面紗看見誰透過面紗看你?


衣物按照美感的迷惑在腦子里排列

書本按照時間的順序在腦子里打開

布偶按照快樂的程度在腦子里玩耍

變換身份的文件按照簽證申請的密度堆疊

大腦也忍受不了這樣的熱鬧

問它們還要在想象里待多久

什麼時候進入遠洋郵輪的貨箱

異鄉人

什麼時候從流亡之地再出發


異鄉人拉開暗紅發光的七屜櫃

拿出2006年1月2日的青絲鑲金線小披肩

它圍裹過新娘裸露的後背

馬燕泠為新娘描了眉

又在耳後的黑髮斜插一朵粉紅的百合

新郎還在寒風中等待還在路上的高智晟

與尾隨的黑衣小平頭

新郎灰色的棉襖下一件新娘親手挑選的酒紅襯衣

如火一般燒灼他年輕的心

是否還來得及,這時候逃離婚禮現場

是否真的可以,背對北京城齊聚盒子咖啡的民間

梁從誡和方晶笑如冬日的陽光

「自然之友」和「天下溪」多麼年輕

「愛源」是志願者的徽章

梁曉燕就要成為她永遠的母親

徐曉燃起細摩爾香煙

對年輕的新娘發出沙啞的聲音:

他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進入婚姻,又怎麼給妳幸福

血液被艾滋病污染的孩子從河南坐火車來

無憂是花童如太陽的臉

烏辛堃拉起新娘的手

跳舊金山酒吧的夜舞

音樂唱一個小小的姑娘在一個大大的世界傷了心

在水族館裡戴一個呼吸的頭盔,笨拙遊走

孟林斜靠吧台喝一杯雞尾酒

「雞尾酒」救了中原農民的命

石頭明明不知道

未來的二十一世紀小姑娘

在下雪的冬天對著攝像機仰起圓圓的臉

「大媽媽,我是小啦啦」

激動的聲音為臉頰著了粉嫩的紅

新郎在冬天北平的風中跺腳

是否還來得及,這時候逃離生活

是否還來得及,這時候逃離溫情

是否還來得及,就這樣進入搏鬥

打敗惡龍與執念的心


手指滑過木頭雕花

福柯散落在布列塔尼人的條案和試圖嫁給香港的異鄉人和書架

書目寫就一串串密碼

以漫遊者的面貌講述一次次流亡

離開、拋棄、失去、驚喜、甜蜜

還有沮喪與悲傷

戴上福柯的面具

忘記愛情和流亡的背叛

將福柯裝入遠行瑞典的紙箱

甜美總會在八九月抵達

黃皮紅心的蜜柚在中秋開摘

回敬神明在圓月下

春天的傷痕會在多汁果實的秋天和解

清明的白色桐花

時機到來就打成桐油和堅毅的客家

時疫中流亡的花樓街男人

八九六四長出了白色鬍子和銀色的髮

他回到了護照指定的祖國

春寒中巴黎郊區的後院

今天挖洞明天種樹後天又移株

待夏天到來

待小苗長成故鄉的大樹

待鳳凰棲息異鄉的枝頭

待漢口的江水也流入塞納河

異鄉也就成了故鄉

流亡的詩人回到了天國

我有無數個閃閃發光的祖國

無數個閃閃發光的故鄉

你就只有那唯一的祖國

你就只有那唯一的故鄉


這一艘方舟

炮火廢墟中载上蕭紅、張愛玲那樣的女子

黃雀行動

六哥在新海星酒樓喝茶喝酒

司徒華身去神在韓東方包餃子的桌前點頭微笑

一個叫劉莎莎的小少女不經意看見

六四小渡海

維多利亞公園也有天安門廣場

陳婉雯手捧白色蠟燭唱自由花

異鄉人還沒認識黃之鋒周庭那樣青年男女的臉

異鄉人還沒看清街頭黑色身影的矯健

異鄉人還沒有寫一首讚美的詩給香港

這一艘方舟還可以走多遠?

催淚彈攻打彌敦道三夜三天

異鄉人在回家的街口直視持槍者的眼

誰的聲音乾澀顫抖?

直升機在天空盤旋

從青色煙霧裡辨識狹窄小巷和雜亂天台上的人影

紅色磚牆白色通道纏上了鐵絲網

蔡耀昌在單人囚室裡品嘗自由的滋味

陳昕從天安門一路跑回香港

三十二年 一種人群的奔跑

北島在吐露港「歧路行」

達明一派嘆「天問」

廖偉棠曹疏影坐上昂坪的水晶纜車去了台灣

異鄉人打包了行李就要出发

李小龍說,似流水

一根蜡烛在哪里点燃也都是一星火


火作為火,只會說

誰給我火,我給誰火

誰給我黑暗,我給誰光明


5. 出行清單


誰給我火,我給誰火


申請瑞典居民證 一人一號

租入隆德公寓 一間

轉租香港公寓 一間

小女註冊中學 一間


註銷大陸戶口 待辦 2019 2020 2021

取消香港住址 已辦 2021

登記代理地址 OK 2021

申請表 報稅單 沈默多於回答

配偶 無

撫養費 無

贍養費 空

永久地址 無

緊急聯繫人 空


買下從赫爾辛基中轉哥本哈根的機票 一人一套

航空公司通知變換航班 又一次

付了過渡的賓館房費 一床一晚

購買跨境火車票 現場

火車站到家的路線與居家隔離一週 打印清單新一張

預定核酸檢測 登機24小時內有效 隔離中檢測兩次


打新冠疫苗復必泰 兩劑

換近視眼鏡配游泳鏡 一人一副

補上失蹤了半年的太陽鏡 一副

更換輕便手錶錶帶 一塊

待修堆花耳墜 一對

尋輕羽絨上衣和夏秋長袍 若干

尚缺不怕雪的長靴 一人一雙


海運公司拉走衣服和書 明天 三箱

木頭家具與鋼琴在港流浪中轉 月底 五件

用吸塵器真空打包記憶 永遠 幾袋


素食豹紋陸龜小雯雯 一隻

祖先從非洲流落香港 幾個世紀?

落入小女孩幼稚的手 一死一活

小女孩東行又折回 半年

多虧貓咪的主人搭把手 六個月

滯留在年長陸龜的主人家 又三年

小女孩西行 何時歸?

誰領養銀灰小倉鼠糯米? 新一隻


未列入清單的 遺棄

清單上尚未打勾的 還須攢把力氣


預定搬家公司 只欠打個電話

家什雜件電器 速送出

結算水電煤氣網絡房租和押金 交房日

見醫生做體檢 中文問答最後一次

取消本城保險 即刻起


收債 欠款人扣留世界對自己的虧欠

還債 原諒 和解 感謝

交稿 完成的結語是開始的導論

思親 上天的律令大過人間的王法

會友 不說再見


雙足踏尋我城 想像與現實

聽《國安法》對區議員的審判 白天

探新界山澗螢火蟲微光 夜行


檢查清單 最後一遍

打開乾燥箱 30.8L

送走取景別離的相機 一台

整理存入電腦的午夜眼淚 乾了

清空台式機重置開機密碼 妳們的名字


是時候了 什麼時候?

存儲二十年來逐層加密的文件 四台電腦十個硬盤

手指在鍵盤上失憶 又一次

請輸入昨天的密碼? 今天


誰給我火 我給誰火

風起雀鳴 驚朝

鳥飛雲燒 日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浪跡天地》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