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紀實漫畫展中的真實故事 《異鄉人》曾耀慶:被世界吞沒同時與世界對抗

文藝follow me | by  黃桂桂 | 2022-04-04


「爸爸,錢不重要了,我要帶你回家。」潘文善伏在父親的遺體上說。這是台灣記者鐘聖雄《窮得只剩一條命》的報道。報道中台灣移工潘文善的父親潘同甘在由越南偷渡去台灣尋找兒子期間遇溺死亡,潘文善為了替父親舉辦喪禮,不得不冒著被遞解出境的危險自動投案。


紀實漫畫:紙上紀錄片


2019年,在台灣漫畫刊物《熱帶季風》的拉攏下,潘文善的故事被漫畫家曾耀慶畫成短篇漫畫《異鄉人》。


曾耀慶說,創作《異鄉人》時他才剛踏入台灣的漫畫業界,在那之前他都是畫一些虛構的、個人的故事,例如《縫裡嬉戲》、《漫畫的女兒》等,因此《異鄉人》作為紀實漫畫,是他第一次具體地直接透過漫畫去描畫現實世界的故事,而且是他人的故事。紀實漫畫被喻為「紙上紀錄片」,是一個對現實的紀錄,香港藝術中心總幹事林淑儀認為,紀錄片與紀實漫畫最大的分別,就是紀錄片是一格接著一格高速放映,但漫畫每一格之間皆有留白,「不會被視覺衝擊,讓觀眾有一個透氣的位置,這樣觀眾的思考就會更清醒。」


「這是一種真實的悲劇,不需要多加渲染」


把真實事件畫成漫畫當然不容易,曾耀慶說最大的困難就是不知道如何給自己定位,因為這不僅是潘文善個人的故事,也是記者鐘聖雄的故事,同時也是有份參與創作的自己的故事,「那麼我要把自己放在故事的哪邊?」曾耀慶說,最後他覺得自己是在替鐘聖雄畫潘文善的故事,就像他也在做一個報道,只是這個報道不是文字或照片,而是漫畫。


這個定位也使曾耀慶與潘文善的故事之間有了距離。曾耀慶笑說,他在創作期間,甚至沒有直接與潘文善接觸,也鮮少詢問鐘聖雄的意見,是與故事本身保持了一段相當的距離。「這是一個真實的悲劇,同時是一個不屬於我的悲劇,那我在創作時就必須好好拿捏自己的情緒和態度,不能過於悲傷,因為這個故本身已經夠強烈了,我不需要再多加渲染,就好像電視播放悲劇時,如果再加很激烈、悲慟的配樂是不適切的,做多了。」


曾耀慶在畫《異鄉人》時只上了黑白兩隻顏色,加上選取了偏黃的紙張﹐整個作品加上來只有三隻顏色。「我這個決定下得蠻快、蠻直覺的,後來回想,可能是因為當你做一個全彩的漫畫,顏色很容易有一個情緒渲染的效果。我要避免這種不受控的、過度的渲染出現,最好就是把色彩單純化。」黑白之外,他還特別採用暗黃的紙張,他覺得這種暗沉的、淡淡的黃色「可以說是一個比較內斂的情緒,但更多的是一種鬱悶,就是種化不開的、在內部衝撞但無法走出來的鬱悶。」甚至他在繪畫時刻意在線條還未乾透時把漫畫打濕,讓黑跟白慢慢暈開、混雜,正如洶湧的大海、洶湧的情緒、洶湧的潘文善的內心。


在被世界吞沒與對抗之間


曾耀慶最深刻的一幕是故事尾聲,潘文善的親戚依照越南習俗,在亡者的骨灰回家的路上丟擲錢幣作為「過路費」,「那天夜裡,從台11線一路到國道1道的路面上,陸續響起了銅板落地的清脆響聲——那是潘家父子在台灣最後的足聲。」鏡頭也跟隨銅板滾滾滾,滾到公路上去、滾到懸崖邊、滾到大海裡去。最後一頁,是銅板所掉進的大海,波濤洶湧的大海。「我自己重讀時,讀到這個地方,也會覺得自己好像成了那些硬幣、小人物,一起被吞進大海裡⋯⋯你沒有辦法去違抗整個環境、整個世界運行的道理。」


「我覺得這個故事是在描述一種⋯⋯你一邊被這個世界吞沒,一邊跟這個世界對抗的姿態。是一種勇氣吧。」曾耀慶說。


這本來是一個台灣移工的故事,現在搬來了香港,故事背景雖然不同,但那種海外勞工的工作環境與待遇、人們與世界對抗的勇氣,其實那裡都一樣。


「亞洲紀實漫畫」原稿展


香港藝術中心與台灣慢工出版社合作,舉辦「亞洲紀實漫畫」原稿展,展出了兩位台灣漫畫家曾耀慶的《異鄉人》和61Chi的《大海》的原稿及製作過程,兩篇漫畫均描繪了台灣移工的遭遇;此外,展覽亦設紀實漫畫書試讀區,觀眾可以看到共四冊的《熱帶季風》及來自香港、泰國等地漫畫家的創作。


日期:即日起至5月2日

時間:早上9時至晚上11時

地址:香港藝術中心地下至三樓賽馬會展廊

詳情按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