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基創意書院首屆雙年展 《缺口長出了尾巴》——讓傷痕得以顯影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5-15

這幾年間,你過得還好嗎?生活是否也在你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疤?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辦書院舉辦第一屆老虎巖雙年展 —《缺口長出了尾巴》,邀請39位於書院畢業的藝術家,以創作回應「治癒/創傷」這個主題。39位藝術家以不同的手法、媒介展現各自背負的生活和傷痕,以藝術替我們刮開缺口、疏理創傷。


是次展覽由推廣藝術家主導教育的本地藝團天台塾進行策展,策展團隊之一、天台塾創辦人嚴瑞芳解釋展覽主題《缺口長出了尾巴》的意念,源於他們以小組活動、工作坊形式,讓藝術家一同打開對於「創傷」的想像。當中一個寫作活動,寫作規則是「在不知道誰作答的情況下問題」及「在不知道問題的情況下作答」。在以創傷為題的環節,有人提問「甚麼是缺口」,另外一人則盲答「長出了尾巴」。她覺得這個比喻正好描繪了創傷予人的狀態,「傷處仍是蠢蠢欲動,長出的尾巴向你招手,它可能成為你的啟示,又或者是讓你逃遁或沉溺的根源,淡淡然的伴着你過日晨。」在展覽場刊中,也記載了一些藝術家在「盲問盲答」活動中留下的字句,例如是「為甚麼要繼續生活?因為我們都想變得完整」和「如常生活好嗎?因為以為會變好」等等。缺乏邏輯的問答,卻呈現了他們對於生活的感受,正如他們的創作一樣。


在《缺口長出了尾巴》中展示的,是藝術家們如何面對自身的傷痛。39位藝術家以繪畫、版畫、漫畫、攝影、雕塑、錄像、電影等等不同媒介,描述出他們所經歷的缺口和尾巴。這些傷痛既個人又集體,包括個人的回憶、愛情和家庭,也涉及社會以至整個城市的變遷。這些題材在整個展覽中重覆地出現,也是每個人在成長中、生活裡、時代下共同經歷過的創傷。


離散——這代人的共同主題


在展覽入口處附近,便能看到年輕藝術家屈鍵晴以陶瓷創作的《夜泳》,她把香港不同島嶼版塊以細碎的方式重塑,散佈在牆身上的不同地方,就如近年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香港人。她形容近年港人紛紛逃離自己的根,而在數十年前,人們卻是寧願冒死,也要來到香港開展新生活,從大陸逃到香港的這些島嶼上。今昔對比,人潮來了又離去,讓人從作品中感受這城的創傷。


IMG_2509


面對離散,是這一代人的共同主題。錄像藝術家羅昊培的家人去年移民,自己亦即將到外國留學,他的作品《茫然錄》是一套83分鐘的電影,電影的場景是他從出生起居住到現在的家。在這個可能即將變賣的家中,他以回憶配搭虛構的人物情節,重整自己和這個空間的關係,記錄下對這片空間的情感。而正在英國留學的文美桃,其雕塑作品《末日扶手》則從日常生活的微小事物切入,探索人在異地所感受和經歷的差異。同樣身處異地的高穎琳,則和戀人各自在海洋的一端,制作了攝影作品《-111公里》表達雙方的距離。


但亦有些距離,不能單單用數字來展現。許韻瑜的繪畫作品名為《未能寄出》,畫框中有兩隻傲翔的飛鳥,也有困在囚牢之中的天秤。在畫作的下方,放有一封未能寄出的信件。或許兩者相隔的並非距離,而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高牆。


IMG_2501


那些不可言說的創傷


身處這個時代,經歷數年間的變化,我們身上大慨都有一道不可言明的傷疤。「黑窗里」成員鄧樂滔在展覽中放了一部電話,這個展品叫作《拾獲一部電話機據為己有》。這部不知屬於何人的電話,存放在這幾年間拍過的照片,擠滿人潮的街道、一架破碎的士、街道上的塗鴉、人們手持着標語罷工,也有各種社區中、交通工具上的日常。手機旁放有耳機,可以聽到他在這數年間聽過的音樂、錄音。電話就像一個極親密的紀錄,讓那些無法言說的真實和情感展露旁人眼前。


畫家、詩人周翊琳則在她獨立出版的新作《隧道無車駛進》中,以虛幻的方式紀錄時代。育有兩子的她以原子筆作畫,配上詩意文字,描繪某個十一月的中午,在過海隧道的巴士站上,街上沒有車,卻有人群在路上慢慢推進,穿過隧道,人們唱着同一首歌,說着同一些話語。整個空蕩的城市,只剩下這些行走的人潮。這些如夢似幻的景像,仿似歷史,仿似回憶,也是曾經歷其中的人們內心中不可磨滅的痛。而陳安瑤的裝置藝術《自由花》,是以破爛的揚聲器、雨傘、清潔組成的一朵花。她希望這棵美麗的花朵,能夠治療我們內心的傷痛。


IMG_2503


堅持創作讓情緒顯影


在時代、社會以外,也有藝術家在作品赤裸地展現個人的情感。畫家馬力琪的版畫作品以虎、兔為題材,引用自《紅樓夢》中的一句「虎兔相逢大夢歸 」,暗示他與前度的關係。在版畫作品之下,放有一本破爛的小書,那是數年前他身處醫院時,以護士提供的紙筆,在病床上率性作畫。這些畫作既非精緻,也沒有複雜的含意,卻直接記錄下他當刻的痛苦與混亂。作品名稱為《遁逃》,畫家亦曾經遠赴泰國出家為僧,現在返回俗世之內,把自己過往最困惑苦楚的一頁放在展覽之中任人翻閱,期望使觀者觸動到相類的感受。另一位畫家冼浩彰同樣是由情緒帶動繪畫,他並不諱言本身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在創作的過程中需要不斷地接近自我,質問自己各種問題,透過這些名為《無題》的油畫,將無法以言語表述的情緒顯影出來。


IMG_2492


展覽中集合39位藝術家、書院舊生的作品,此處無法一一盡錄。策展人之一,同樣是兆基創意書院的舊生的梁皓然表示,參與展覽的眾多舊生之中基本上沒有一位是全職藝術家,每人都身處各自不同的生活和軌跡上,在狹縫之中尋覓自己的定位。他們唯一的共通之處,是堅持創作。在愈來愈多事情和感受難以表達、無法溝通的社會中,或許只有藝術,能夠讓我們的心靈互相觸碰。有些傷痕可能永遠不能撫平,但至少創作能讓它呈現,我們才能認知到彼此的存在。


老虎巖雙年展 - 《缺口長出了尾巴》

展覽期至2023年5月18日(星期二至日 下午1時至7時)

九龍聯合道135號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展覽廳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主辦

天台塾 策展

歷屆39位書院畢業生參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繁花番外:王家衛的執念(上篇)

影評 | by 李照興 | 2024-02-08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