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 演唱會撲飛之亂 實名制救不了「鏡粉」 佛系、課金票何求?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6-08

香港人氣男團 MIRROR 暑假舉行一連十二場紅館演唱會,為打擊黃牛炒風,開先河以實名制售票,不過系統在引流下仍出現網絡大塞車,令一眾「鏡粉」墮入「結界」。而在內部認購和公開發售維持「七三比」的情況下,座位表仍然是一片「絕望黑洞」,有買不到飛的「鏡粉」鬧爆主辦方有錢賺到盡,直斥購票由「藍色資本」一條龍操控,有「前夫」甚至聲言會關閉數十萬人的臉書粉絲團抗議。虛詞訪問了在台「鏡粉」,了解其成功購票的心得,以及其對於售票安排的看法。


售票網站大塞車 熱線千次接不通


今次是 MIRROR 的首個紅館個唱,3.7 萬張門票於 5 月 31 日早上 10 時經城市電腦售票網(Urbtix)開賣,面對「鏡粉」群情洶湧,為免系統過載死機,網站特設按鍵分流,然而不少「鏡粉」抱怨,於開賣時已無法登入網頁,顯示「3.2.1」不斷更新的畫面,有鏡粉改編〈Innerspace〉歌詞:「奇妙在瞬間/跌入 3 秒循環」


由於數以萬人同時登入系統,消化購票人龍需時。根據專欄作家阿果分析,37,700 張門票發售,開售一小時後尚餘 35,903 張,即一小時只賣出了約 1,800 張,情況未如理想。有鏡粉留言指自己由上午 10 時到下午 4 時仍然顯示「重試中」,更稱致電售票熱線超過 1,000 次都未能接通。


螢幕快照 2022-06-08 下午6

(民政事務局 Facebook 圖片)


最終在開售的 11 小時後,即截至晚上 9 時許門票方告售罄。民政局當日發文表示:「紅館演唱會實名制售票運作暢順」,又指購票「秩序井然」,說法不為普遍網民接受,帖文得到不少負評。有人批評系統「廢到不能再廢」,指出每遇稍為叫座的演唱會售票即會「大塞車」,政府多年來一直沒有改善。


事後,主辦方宣布加開官方歌迷會 MIRO 兩場特別場,合資格歌迷可於 6 月 10 日早上購票,不少 MIRO 為免自家網速不穩而撲空而選擇外出覓地「搶飛」,多家網吧及電競館宣布當日已全場爆滿,足見 MIRO 的消費力。


「佛系」取勝?在台「鏡粉」平常心面對


螢幕快照 2022-06-08 下午5


不少「鏡粉」選擇用多部電腦同時搶飛,作家阿果亦是其中一人,他在專頁表示用了四個屏幕、七款不同瀏覽器,另加 Urbtix 手機應用程式,玩了足足四小時,最終撲空;反之,太太午飯時「『佛系』地開 app load 下」,竟然買到頭場門票。阿果笑言終於能夠入場觀摩了,「如果佢(太太)無寫錯老公個名的話」。


重身在台灣的 Joyce,是成功用手機購買 MIRO 特別場門票的幸運兒。她在開售前一晚調較鬧鐘並儲存網站連結,形容購票過程由平靜緊張然後到興奮:「早上買的時候抱有希望,但係發現原來等進入網站都好困難,然後因為要出街所以都係抱住平常心,不定期望下電話有冇登入到,後來發現登入到,都有少少緊張,原本想買 $1280,不過已經無哂,轉買 $880 嘅時候,已經無考慮邊一場,買到就買,後來刷卡遇到困難,那時候就非常緊張,好彩有冷靜的老公在旁邊,叫我轉用另外一張信用卡(因為嗰陣時我個腦係一片空白,好驚彈番出去),最後成功收到確認電郵,才鬆一口氣。」


Joyce 認識的「鏡粉」朋友都在網上購票,惟成功率不高。在台灣認識的「鏡粉」朋友沒人買到,而在香港朋友認識的只有三位買到。台港的朋友都有遇到「死 server」(系統故障)問題。


財團賺盡榨乾粉絲?「鏡粉」:將反思如何支持


mirror 實名制

(MIRROR Facebook專頁圖片)


MIRROR 熱潮帶來了紅館以實名制售票的首次,購票者須提供全名和身份證或旅遊證件取票,每人限購兩張,防止有心人大量囤票。不過,是次內部認購佔七成,公開發售僅佔三成,座位表仍是「黑洞」處處,為不少粉絲詬病。事實上,網購平台 Carousell 現時仍有人提供代購代搶服務,黃牛網站 Viagogo 放售的門票更炒至近五萬五千元一張(見下圖),黃牛炒風無法遏止。


螢幕快照 2022-06-08 下午5


Joyce 認為實名制賣飛對遏止黃牛作用不大,因為始終有大量內部認購,除非內部認購門票都要實名制才可遏止黃牛,「其實買唔到真係會好嬲,因為放出來的飛實在太少,同埋我覺得贊助商真係賺得太盡,如果放出來公開售票嘅飛,多番少少,我相信迴響唔會咁大!」


她提到的贊助商門票,是指「鏡粉」可透過開立銀行戶口、簽訂兩年電訊合約等途徑獲取抽籤或認購門票的額外機會。座擁 36 萬成員的臉書群組「我老婆嫁左比Mirror導致婚姻破裂關注組」管理員 RC 早前就發文狠批上述安排:「你當鏡粉係ATM(提款機)係水魚。錢係要賺,但食相唔係咁難睇啩!」他斥主辦方就是「大黃牛」,聲言將會在 MIRROR 演唱會後永久關閉關注組,言論發酵成為「炎上」,引來 viuTV 高層金廣誠親自致電 RC「撲火」。


mirror mee


(Mee 懲罰師 Facebook 專頁圖片)


究竟主辦方是否利用 MIRROR 榨取粉絲?專頁「Mee 懲罰師」製圖(見上圖),指出演唱會贊助商 HKT 香港電訊、FWD 富衛保險、虛擬銀行 mox,都與 viuTV 母公司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環環相扣,形同「李澤楷經濟圈」,質疑「小小超」是否利用 MIRROR 催谷旗下業務。


Joyce 坦言她的態度比較理性,並不至於「追星」,參加官方歌迷會 MIRO 及購買演唱會 DVD,是出於「欣賞咁多位後生仔嘅努力,去支持,想法就係咁簡單。」談到一心支持偶像的歌迷會否變成財團的生財工具,Joyce 說她的心情矛盾,「但始終生意就係生意,佢地嘅老闆透過 MIRROR 去賺錢,亦都無可厚非。」經過今次事件之後,她會反思將來會用以怎樣的方式去支持 MIRROR。


MIRO

(MIRROR Facebook專頁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