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羅啟銳】《非法移民》:移民首曲,啼笑悲涼之調

影評 | by  攸心 | 2022-07-06

談起張婉婷和羅啟銳的移民題材電影,不少人會想起船頭尺、十三妹和《秋天的童話》。然而,早在秋日童話之前,其實還有一部關於非法移民的冬日戀曲(注1)。電影以羅氏一貫盞鬼有趣的人物對白,帶出有笑有淚的離散故事,而底子是悲涼的。


《非法移民》在1984年拍攝,原本是張、羅二人在紐約的讀書習作,因得到邵氏電影的資助而在次年上映。電影情節簡單,就是一個非法入境的男子,為了留在美國而找人假結婚的故事。張、羅二人在美國讀書時,正值八十年代中英談判。戴卓爾夫人在天安門摔了一跤的消息自北京傳到紐約後,每位在美港人留學生都坐立不安,開始想盡辦法留在美國,而假結婚便是當時盛行的方法之一。張婉婷曾在講座提及,《非法移民》是比較寫實的電影,當中採用了不少非職業演員,某些拍攝場地更是相熟朋友打黑工的地方(注2)。


電影一開始便是男主角君秋(荊永卓 飾)獨自坐在窗角,俯瞰唐人街街景的畫面。男子頭戴一頂工人藍色帽子,身著綠衣外套,黑色長褲,白襪子夾著一對人字拖,似乎不屬於街上那個交通擁擠,大廈林立的世界。此時的他,不會想到移民局的職員將在年三十晚突擊衣廠抓非法入境者,而自己跳出窗外、攀下水渠,亦躲不過被抓上警車的命運。


而女主角Cindy(吳福星 飾)是移民家庭第二代,一家五口,三代同堂住在美國公屋。父親是君秋的衣廠老闆,母親是典型的家庭主婦,說著唔鹹唔淡的粵語;細佬華仔疏於學業,愛拜人為師,或是混入社團當手下;Cindy則在旅行社兼法律事務所工作,終日煩心於鼻子太扁太塌,做不成明星。在華仔的穿針引線之下,Cindy內心蠢蠢欲動,以自己持有Green card之利,與君秋假結婚,賺取二萬元整鼻費。於是,Cindy和君秋這對歡喜冤家便這樣相識相知,後來在移民局職員的「助攻」下相愛,弄假成真。


羅啟銳所寫的對白簡潔有力,語言混雜,富有幽默感。如身陷文革大武鬥的君秋,身負三顆子彈,自己拔了一顆後決心離開這個地方,「行路上廣州,游水落香港,跳船來美國」,如此簡潔向Cindy道出過往,但匿藏在這十五個字後的凶險和辛酸,只有他自知。又如大年初一舅父到警局保釋君秋,滿肚子火抱怨:「你啲Young Man,我Tell你地哇,我一九四五年嚟金山,洗盤碗洗到家陣,手指紋都洗甩咁滯,唔見買樓?」對白既粵且英,螢幕上的演出還帶有台山話腔調。羅啟銳以短短一句台詞,帶出金山阿伯的故事,人物形象鮮明難忘。


再如移民局二度上訪君秋家,突擊檢查結婚一事是否屬實,恰巧Cindy也在場,兩人被分開問話。問題不外乎是對方喜好的食物、顏色,還有月事日期。君秋想起上次與Cindy在街上互罵,恰巧是華盛頓生日假期,便說了Feb 22nd,移民局職員擎大雙眼質問:Your wife had her last period on Washington’s birthday?這一幕盞鬼有趣,幽了冤鬼纏身的職員一默。(事後兩位職員互對資料,也會發覺的確如此。)


然而,畢竟是冬日戀曲,沒有happy ending。Cindy在酒館中與君秋談婚論嫁,下一秒便捲入兩派古惑仔的械鬥之中,無辜中槍死去。最後一幕,君秋在墳場拜祭Cindy,鏡頭從墓碑叢慢慢拉遠,拉向整個曼哈頓天際。黃昏之時,摩天大廈林立,不知背後埋葬了多少被迫離鄉漂泊的故事。墓碑無聲,天地茫然。


注1:張婉婷和羅啟銳的「移民三部曲」分別是《非法移民》(1985年)、《秋天的童話》(1987年)和《八兩金》(1989年)。

注2:資料參考自2013年羅啟銳和張婉婷的書展講座,YouTube有完整版本:https://bit.ly/3nKaIMy


何從孤島說情懷——悼羅啟銳導演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飯戲攻心》的純粹

影評 | by 風緣 | 2022-11-14

編輯推介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

《西線無戰事》: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影評 | by Sir. 春風燒 | 2022-11-22

香港二○二○

詩歌 | by 蔡琳森 | 2022-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