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四首:〈我是一個香港詩人〉、〈鷹〉、〈花期〉、〈自首〉

詩歌 | by  枯毫,石堯丹,馮松興,黑土 | 2024-04-22

〈我是一個香港詩人〉

枯毫


你將來

站遺址上

飛土

讀詩

詩不語維民所止

你少不生事

僅能執著咬字


我今日

立懸崖邊

崩雲

而仍寫詩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不屈平仄格律險韻

字字如金


他朝

挑燈逐肉

詩必無邪

我們在島嶼寫作

寫作在倒敘他們



〈鷹〉

◎石堯丹


我們並無能力自動書寫

亦無法自動生成甚麼

蒼黃歲月,鷹急於追逐未來

逃避影子富於歷史的陰沉

盤視意義的瞬間瓦解


破碎的語言

與被肢解的記憶

落入焚化爐,蒸發成雲

一些遺落在化糞池

一些擱在忘川

而理性與感性一同歸向大地

向萬有引力妥協


宿醉過後,

島不再屬於我們

鷹永遠在日照下消失

沉默的吹哨者

永遠地失語



〈花期〉

◎馮松興


__如小精靈

__驟然飛翔

____忽然

_在螢火之間

____忽然

_在汗氣之中

_不安的種子

渴望成為玫瑰

急欲生出芽來


_然而風一吹

我被時間蹍過

花瓣血汁四濺

沾污那路軌的

____青春



〈自首〉

◎黑土


她撒下一地不求萌芽的種子

日復日地等待 看它們被一口一口的啄食

或被渡至裂縫之外

投進盛著一半永恆 一半脆弱的巢

餵養尚未懂得飛翔 亦無懼墜落的羽翼

餵養尚未睜開黑暗 已赤聲破開死土的喉舌


然而施予 終究無法填充她那

遠地空腹飢餓的渴慕

趁牠張嘴咬住從信任腐爛的果

一下挾住牠的翅膀

和地枯枝更易折斷的頭與細爪

被縛在半空的牠歇斯底里地顫動

與一尾不甘於海上窒息的鯨魚何其相似

瞳孔裡的叩問 慢慢 慢慢萎縮成漩渦中心最接近虛妄的一點

連同意志


如將所有捧到審判者前

自首

儘管這審判者已失去雙目 手持著在銹垢中終結傾側的秤

徒留一隻沒有慈悲的耳朵

朝她敞開

只容得下一個答案的洞穴


「你犯了甚麼罪?」


「我偷了自己的自由

餵養自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