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進擊的動漫】我看到的⼭就如你看到的水——《葬送的芙莉蓮》

散文 | by  李思汝 | 2024-02-27

被稱為近年的「暖⼼神作」,曾拿下漫畫大獎2021第1位的《葬送的芙莉蓮》並不是少女漫,但確確實實是我看過最浪漫的作品了,沒有之一。


我承認最初在Netflix看到此動畫作品的推介時不以為然,覺得「⾓⾊的造型看起來不就是那種俗套傳統的勇者故事嘛,畫風也沒有特別吸引我眼球的說。」然⽽當看過第一集後便知道它並不一般,忍不住一直追看,更開始沉迷地啃起漫畫來,成了個不折不扣的粉絲。


《葬送的芙莉蓮》是⼀套以勇者⼀行人的冒險旅程後日談作包裝,來述說人與⼈之間的羈絆、思念、傳承以及時間概念的作品。故事以勇者⼀⾏⼈打敗魔王、世界終於迎來了和平時代作開端。眾人凱旋⽽歸後成為了救世英雄,受到國民的熱烈擁戴與歡迎。一行⼈接受國王表揚的當晚剛好遇上了半世紀⼀次的流星雨。「五⼗年⼀次的流星雨,正適合迎接即將到來的和平時代。」男主角勇者辛梅爾如是說,惟⾝在城裡看得不夠清楚,眾⼈遂相約半世紀後再次聚首,⼀同觀看下⼀場流星雨。五十年後,長生不老的女精靈(也就是女主⾓芙莉蓮)回來赴約了,卻發現⾝為⼈類的勇者辛梅爾以及僧侶海塔早已變成了⽩髮蒼蒼、蹣跚⽽⾏的老⼈。昔⽇的同伴們在鄉間看過第二場美麗的流星雨後,勇者辛梅爾便含笑無憾地離世了。如此,動畫在⾸集便已出現了兩個反⾼潮,第⼀:當你以為這是⼀部勇者冒險的作品時,作品卻一開始便宣告冒險結束,魔王已被打敗;第二:理應是男主角的帥哥勇者辛梅爾在⼀出場不久後便隨即變成了了禿頭老人,繼而離世。及後開始的時間記錄,都以辛梅爾的過世年份作紀年算起。


對,魔王在故事⼀開始便已被打倒了,所以這個故事到底是關於甚麼的呢?這是⼀個關於芙莉蓮對於人類之間七情六慾的探問的旅程。芙莉蓮身為⼀個精靈,其壽命可活上千年,以接近永恆的雙眼看世界,所有事物的流動都在轉瞬之間。因為所有生命在她眼中都逝去得太快了,以致她形成了一種冷漠的性格,可是在辛梅爾的葬禮上,芙莉蓮卻第⼀次為人類的離世而哭了:「因為我對這個⼈根本一無所知。僅僅是⼀起旅行了⼗年⽽已⋯⋯明明早就知道⼈類的壽命很短,為甚麼卻從未想過要多了解一下他呢?」 芙莉蓮第一次意識到了⾃己的感情。於是她再次踏上了征途,希望瞭解那滑落臉龐的淚水其緣由為何。在旅途中她受僧侶海塔遺託帶上了他收養的孤兒費倫,也帶上了矮⼈戰⼠艾冉的徒弟修塔爾克,女孩和男孩後來分別成為了⼩隊中的魔法使以及戰士。為了理解⾃⼰還有人類之間種種的情感,芙莉蓮決定再⼀次到訪北邊亡靈棲息之地,跟辛梅爾的靈魂對話。


以上就是《葬送的芙莉蓮》的故事背景。在此先容我打岔一下,介紹不久前在⼤館看過的展覽《江康泉:戰國龐克》。會談到這個展覽的原因,是因為藝術家江康泉對於時間的詮釋讓我想起了《葬送的芙莉蓮》,尤其是《時間停頓就是山,時間流動就是水》這件作品。這是一個由霓虹光管製作而成的裝置作品,畫面由⼀連串的手部動作組成,模仿著⼭與⽔的形態。霓虹燈會順序閃動,為作品加添了動態,像一直向前推進的浪。由於⼤館特殊結構所限,觀眾無法憑藉⾁眼看見作品全相,只能透過牆壁的窗⼝看⾒作品不同的局部,本是場地的缺陷,藝術家與策展⼈卻透過巧思,將之反過來運用,以此進⼀步突顯出作品背後的思想:⼈類在歷史長河中⽣命很短暫,對於各種事物的面貌,都只能窺見其⼀鱗⼀爪。我跟展覽其中⼀位主理⼈、同為藝術家的羅⽂樂說這個作品讓我想到了《葬送的芙莉蓮》,他回答說此漫畫帶出的無非四字:愛是永恆。


xlarge_Time_Pause_Became_Mountain_Time_Move_Became_Water_11zon_2c0fa6c72e

《時間停頓就是山,時間流動就是水》


對啊!《葬送的芙莉蓮》正是關於永恆的愛!在重訪昔⽇跟勇者隊伍⼀起冒險的旅途上,透過芙莉蓮逐點逐點的回憶,讀者會發現辛梅爾溫柔的愛無處不在:在不同地方建造⾃己的銅像,表⾯上是因為自戀,其實是為了⾝為⼈類的⾃己死後,留下來的長壽精靈芙莉蓮不會感到孤單。「我們不是童話中的人物,⽽是真真實實存在過的人」;辛梅爾曾讓她挑選一件飾品作為禮物,她隨便選了⼀隻鏡蓮花戒指。辛梅爾逝世多年以後,當芙莉蓮終於曉得了鏡蓮花的花語是「永恆的愛」,她回想起了當日的情景:辛梅爾看到鏡蓮花戒指後不發一言,表情溫柔而寂寞,在芙莉蓮的跟前緩緩跪下,牽走她的左手鄭重而深情地為她的無名指戴上了戒指,沉默地宣誓會愛和守護她的⼀生。


因為⾃知⼈類與精靈壽命的差距所以清楚相愛之不可能,但他的確守護了她一生。 芙莉蓮在跟新伙伴的冒險旅程中碰到了一塊女神碑,意外地穿越了時空回到了過去跟辛梅爾等人一起的時光。眾人四處尋找讓芙莉蓮回到未來的方法不果後,辛梅爾便決定當刻開始由他研究碑⽂找出讓她回去的方法。在辛梅爾過⾝前⼀年他終於破解了碑文,因此芙莉蓮在當時,其實是被年老的辛梅爾救回未來去的。如此辛梅爾不⽌守護了過去的她,還守護了未來的她,他用盡了⾃己的⼀生去愛她,他的愛是永恆的。作者⽤最輕描淡寫的⽅式,描繪出辛梅爾對芙莉蓮最為深沉的、超越時間的愛。故事愈後愈層層揭撓,愈看愈感受到感情的深重,像詩一樣美麗、輕盈⽽沉重,餘韻無窮。因為畫⾯毫不煽情,不如說,很多時候人物的表情或互動根本是刻意畫得很壓抑很含蓄淡薄,甚至在漫畫中經常以⼀小格輕輕帶過,所以一不留神就會很容易錯過;相反的如果領悟到了,則會一秒淚崩,連⼈瑞都會少女心爆發。


基於這種設定,比起動畫,我可能要更喜歡漫畫的呈現⽅式多一些。《葬送的芙莉蓮》主角無非是芙莉蓮,所以很多時候讀者都被安排透過精靈的目光出發看世界。「時間停頓就是山,時間流動就是水」這⼀句只是針對⼈類⽽言的,對於壽命接近永恆的精靈族來說,幾十年不過轉瞬間的事,就連⼭的形狀都是⼀直在變動的,我看到的山等於你看到的水,因此作者在漫畫中經常僅以幾格場景匆匆交代⼤伙兒某段時期的日常時光。⽣命是悠長的,比起戰鬥更多時候是關於⽇常,⽽⼈⽣就是⽇常不斷重複的總和。我很喜歡作者在作品中營造的⽣活感。


最後,傳承也是作者在此作中強調的重點。正因為⼈類壽命的短暫,我們才會透過各種傳承來來達到別種意義上的「永恆」:比如僧侶海塔以及戰⼠艾冉的託孤,讓他們的精神繼續陪伴着芙莉蓮;比如勇者在不同地⽅樹立銅像,讓打到魔王的故事可以世世代代延續下去;⼜比喻⼈人類發明了魔導書將魔法知識在世間流傳⋯⋯⼈類在非常有限的時光,因為愛,因為羈絆,因為對永恆的渴求,⼀起共構了⽂明,使後⼈得以在愈建愈⾼大的巨⼈的肩膀上,看到愈來愈廣闊壯麗的風景。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李思汝

(AFA ANNFA)藝術工作者。喜愛藝術,喜愛閱讀,喜愛旅遊。日本動漫愛好者。

3體同病相連雪豹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