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江〈浪跡天地蝦球與亞娣〉、黃燦然詩七首

詩歌 | by  飲江、黃燦然 | 2023-05-10

〈浪跡天地蝦球與亞娣〉

(擬ChatGPT替你寫詩做功課)

◎飲江


人工智慧遇到人工智能

「喂 原來你在這裏」


人工智能遇到人工智慧

「嗯 怎麼啦

你還在這裏 ?」


人工智能

遇到人工智能


「智慧呢?

我們的

智慧呢?」


人工智慧遇到

人工智慧


「Present (!)

仲喺度


托賴

仲喺度」


「你以爲啦!」


人遇見了人

瞄了彼此一眼

知道自己

作為大數據的


Chat

G

P

T

4

5

6

又進了一步


「你唔係嗰個

我曾經的

蝦球?」


「你唔係嗰個

我曾經的

亞娣?」


「你也在這裏嗎


也沒有別的話

要說的麼」


「等你

等你


在終將到來

再遇到你的

無涯數據中

等你


遇見你

掃描你

撫觸你」


「啋

講呢啲


很好

很好

遇見你

很好


碰觸你

很好

撫觸你

宛如一夢

很好」


「當年

尋常見

如今

幾度聞


真想

把你

比喻為

嗰度嘅

夏日


很好

都很好」


「路上見

雲端見

See you

down the road


Somewhere

over

嗰度


呢度

嗰度」


「Upload

按1

download

按#


香香

親親


未來的你

想及

現在的我


按嗰度

就係嗰度


心有戚戚焉

奇蹟遇見

奇蹟


又挨近

奇蹟


就喺嗰度」


(2023/3/16 阿睿13歲)



如果我能進入

黃燦然


如果我能進入他的意識結構裡

悄悄改改他一條就一條小線路

讓他瞬間發現他就是他懷疑他


就是他的那個他他就會發現他

原來就是他懷疑他就是的那種

空那種無那種空無裡生不出氣


空無中又全是氣的恨不得炸開

變成堅硬的碎片再重新撿起來

捧在手裡端詳的什麼也不是的……



無非

黃燦然


無非是停滯者。無非是不創造者。

他們看到的世界無非是他們意識

允許他們看到的世界。無非是惡。


當狡猾已經順著電線流通,人心

比萬物都要詭詐。當手腕愛自由

而腳腕愛約束,身體愛怎樣豈能


全由身體自己左右。當他跟我說

“我不知道說什麽了,我太年輕”

我也不能說什麽,我已經不年輕。


但我說年輕人,年輕就是大可能。

因為約束愛自由,腳腕也愛手腕。

一個左右身體的靈魂自然會飛升。



顛倒

黃燦然


他怎樣把他的追求變成他的放棄

那過程至今對他依然是難解之謎。


他怎樣想把他的放棄變回他的追求

則是一個,他知道,遠比返祖現象


還要迷離的現象。他坐在他站著的

位置上,他吃著他喝的飲食,走在


他的前後,睡在他的醒上,或相反。

上班在他的下班裡。或只是生不如


在他的活裡。當有高人指點要他

追求放棄,他把它聽成放棄追求。



失去方向者

黃燦然


失去方向者也是找到方向者

因為他心裡沒方向而有方向者

不失去不找到也就失去找到。


失去方向者也是走出方向者。

一步一沒來由,一步一不確定。

他是自己的探險自己的深淵。


失去方向者也是自由方向者。

一步一境界,一步一執迷不返。

他是自己的道路自己的途中。



千萬個

黃燦然


小心你所希望的東西。小心

腦內亂。千萬個答案,只有

一個問題。你的問題。別提。


小心你所絕望的東西。小心

腦反抗。千萬個不願意當中

一個慢慢走出來,已經足夠。


小心你所展望的東西。小心

腦妥協。千萬個捨不得當中

一個捨不得,也得不得不捨。



深重

黃燦然


一個前景無限的無能力者

成了能力無限的無前景者:

他怎樣曾經,他曾經怎樣。


他還要怎樣已不由他決定

也不由童年或陰影或夢兆:

未知將結束他,如同死亡。


他的展望將結束他,還有

他的緊張和深重和腎上腺:

疾風掠過他的無葬身之地。



回放

黃燦然


每一棵樹有它頑固的脾氣。

每一個地方阻止你不彎腰。

每一陣風回放天空的廣播。


當智慧已經消亡,那憑信念

走路的人把眼睛用於更高處

和更深處。幻象比真相明亮。


痛苦是常態,快樂是例外。

繼續下去,就是繼續向上。

不能只看風景不經歷風暴。


在黑暗中堅持不向黑暗低頭

才能看見黑暗盡頭,黑暗中

才能擺脫影子而且不照鏡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繁花番外:王家衛的執念(上篇)

影評 | by 李照興 | 2024-02-08

編輯推介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