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蛋拌飯之味

散文 | by  陳廣隆 | 2022-04-17

復活節談復活「蛋」。小時候「美勞堂」(現在好像都改名為「視藝科」了)有塗繪復活節彩蛋的活動,可是家裡沒有這樣的西方傳統,偶爾能在復活節吃一顆「一次滿足你三個願望」的某品牌出奇蛋,有玩具也有甜食,就已是大喜過望。長大後,對復活蛋更沒太大感覺,但在這節日談談「蛋」,也算是應節吧。


疫症肆虐以來,大家一直期望能夠「復活」,無奈兩年後仍是一片死寂,結果不少人在家學成了絕活,煮食是其一,網購好食材是其二,於是各種飲食關注群組崛起,蛋控們自然也有分甘同味的網絡,這一兩年流行的日本蛋,也可說在此推波助瀾。沒考究到底是何時及因何開始了,可以安全生吃的日本空運雞蛋成為了潮流,平均五十元一盒,比一般家庭吃的中國蛋、泰國蛋貴兩三倍,但搶購者仍眾。「蘭王」是最有名的,現在連一般超級市場都有售了,已成了基本款;「夢王」最貴,味濃更勝一籌,「頑固」、「山吹」難分軒輊,「濃紅」顏色搶眼,「玉艷」有粟米香,「米艷」連蛋黃都色白,可說各具特色。是否真的那麼好吃?這個倒是見仁見智了,用來拌飯生吃,不少朋友覺得價錢太貴不化算,有些人則難以接受生吃雞蛋,一味搖頭。事實上,論蛋味,若是以煮過後的味道而論,日本蛋未必就有優勢,像廣東清遠雞蛋也許更鮮甜香口,但若要安全生吃,日本蛋確實養存得更品類精緻。「咔」的一聲,敲破蛋殼,稠密的蛋汁與落在晶瑩的珍珠米飯上,熱氣將黃白分明的食料在我們眼前化得迷糊,加上特製醬酒撈將起來,似粥非粥,粒粒有潤滑口感,不能說是人間至味,但無疑有種「小確幸」感覺。


話說回來,有些朋友不能接受生吃雞蛋,可能是源自「阿媽教落」的智慧。生吃雞蛋,若是運送或存放過程不當,確實易染沙門氏菌,九十年代的八卦雜誌,偶爾也會以雞蛋有菌作封面新聞。父母漸老以後,更是少吃雞蛋,怕膽固醇超標云云(讀許定銘《創作︰生命之源》,他在〈雙黃雞蛋並不罕見〉提到自己「有持續多年的習慣︰每天早上會吃兩枚不吃蛋黃的熟雞蛋」,不知是否也是這個原因?),但堅持每天煮一隻熟蛋給我吃,是以吃熟蛋,多年以來是最親切的事。到了小學高年級要應付重要考試時,父親特意帶我去新釗記吃豐富的早餐,「西煎雙蛋」的半生熟口感是我初接觸生蛋感覺的體驗,但那畢竟並非全生。中學時代隨同學到屋邨酒樓吃廉價的任食火鍋,亂點亂喝,同學教我在豉油打生雞蛋混成醬汁,接近生吃了,但那時候牛嚼牡丹,豈知何謂美味。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說起生雞蛋,第一時間想到飾演「洛奇」(Rocky)的武打明星史泰龍(Sylvester Stallone)。他在拳擊電影《洛奇》(Rocky)裡,曾於清晨四時正,吃下五隻生雞蛋當早餐。連吃多顆生雞蛋,雖然蛋白質滿滿;但五份蛋白太多,只能吃到腥味,嘗不出蛋黃的香濃。

鄒芷茵〈讀食時光:窩蛋碎牛粥米香蛋香牛肉香〉,《明報》,2021-09-19


影迷應該都跟鄒芷茵一樣吧,說起生雞蛋,自然想起《洛奇》。記得小時候與父母一起看《洛奇》,他倆即時就問「這樣不會很腥嗎?」害得我很長時間都不敢吃雞蛋。傳統的港式茶餐廳有又名「和尚跳海」的滾水蛋,盛一杯熱開水,打一隻生雞蛋,再加砂糖趁熱攪勻,我一直想試,可是仍有此風味的茶餐廳越來越少,而且現在我敢吃生雞蛋,但想起《洛奇》,對生飲雞蛋始終仍有戒心。鄒芷茵這篇文章介紹「廣東粥」與生滾粥,其實「窩蛋」的吃法不單在於粥,煲仔飯也常見;老菜譜和舊食單未必有專門談生吃雞蛋的篇章,但觀乎民間日常,我們對生雞蛋不陌生,只是我們不會看成是甚麼中產品味而已。


對日本的飲食傳統沒有太多認識,可是愛吃親子丼,隨手翻翻陳嫻若翻譯的飯野亮一《丼丼丼丼丼:日本五大丼飯誕生祕辛﹗》一讀,只知道天武天皇(631-686)年間禁吃雞肉、元正天皇在養老五年(721)下令禁止養雞,有很多一段時間是不吃雞肉的,雞蛋雖然並不嚴禁,但像佛教訓示集《日本現報善惡靈異記》中卷第十(弘仁年間,810-824)就警告世人「現世烤煮雞子者,死後墜灰河地獄」,反映民間有吃雞蛋的習慣,但應該節制。食色性也最難禁,雞蛋味美,但在古時日本始終非日常食物,到江戶乃至幕末,依然價格不便宜,可是種種雞肉雞蛋食譜已經出現。到了明治時代以後,養雞業逐漸發達,平民化了,才終於有親子丼的出現。書中沒有提到生雞蛋拌飯,可是從這段日本人吃雞肉和雞蛋的歷史,由禁制到日常,考慮到日本人的性格,越是簡樸,越是認真專注,可以想像,這當中或載有感恩生活由艱難轉平安的力量。


29748555385306275


上年在戲院看西川美和導演的《東京蒼穹下》(Under the Open Sky),故事講到役所廣司飾演剛出獄的殺人犯,為了擺脫黑幫的過去,竭力找尋工作,重過平靜生活。鏡頭跟著他辛勞一天後,回家洗米又洗衫,飯熟後,打一隻生雞蛋,澆點醬油,拌勻後,獨個兒這樣子就是一餐。一碗白飯,一碗麵豉湯,那顆雞蛋不可能是「蘭王」吧,都是最普通的家常滋味,這是他「重生」的盼望,是他為「復活」而作的努力。劇情後來波折重重,此處不詳述了,但當時看到這一節,那陣子剛好有遍嚐日本雞蛋的興頭,不禁一陣慚愧。這當然不是說要提倡感恩溫飽三餐、粗茶淡飯都是樂趣的那種三分鐘佛偈,每個人的性格和生命歷程都不同,世事無常,同一道生蛋拌飯,在不同時地吃到,感覺自然有異。只是想起上年這陣日本雞蛋風潮(現在已沒那麼熱熾了),一如種種旋起旋落的風氣,著實很「香港」。可是很多朋友已不易再吃到日本空運雞蛋了。復活節不一定要吃雞蛋,但這個假期,只希望大家能自由地暢飲談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黑人娃娃

散文 | by 程皎暘 | 2023-02-05

【悼念西西詩輯】走可以很沉重,但也可以很輕巧

詩歌 | by 飲江、陳麗娟、關夢南 | 2023-02-03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