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地氈現赤裸抗議,遇害導演遺作獲獎:俄烏戰雲下的康城影展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6-08

因疫情睽違兩年的第 75 屆康城影展上周閉幕,今屆朴贊郁、宋康昊、是次枝和等亞洲影人贏盡掌聲。然而在俄烏戰爭陰霾下,電影藝術難與現實政治切割,是以今屆大會反戰立場鮮明,除了禁止俄國官媒參與影展,亦在開幕禮播出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錄影發言,在戰爭中遇害的紀錄片導演曼塔斯.科維達拉維丘斯(Mantas Kvedaravicius)的遺作《馬里烏波爾 2》(Mariupolis 2)首映並獲「金眼睛獎-特別提名」。不過在官方明確表態的同時,容許撐普京網紅「踩場」,驅逐反戰示威者並阻礙記者拍攝等舉動,引來外界質疑大會「偽善」的批評聲浪。


澤連斯基︰電影業要第一個發聲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康城影展開幕當日獲邀發表錄影演說。他的演說引用了多部戰爭電影,包括《現代啟示錄》、《鋼琴戰曲》、《不設防的城市》、《希魔撞正殺人狂》等台詞,講述俄烏戰爭中,俄軍炮彈將數十座城市夷為平地,把無數村莊化為焦土,收留大量平民的亞速鋼鐵廠、劇院被集中轟炸,數十萬名國民被綁架倒俄羅斯,其中數萬人被拘禁在俄羅斯集中營等殘酷行徑,「劇終落幕後,很多人再也醒不過來了。」


本身是喜劇演員的澤連斯基亦引用差利卓別靈 1940 年《大獨裁者》的台詞:「人的仇恨終會消散,獨裁者終會死去,而他們從人民處掠奪的權力也終會回歸人民。每個人都會死,而只要人類沒有滅亡,自由就不會滅亡。」他表示儘管這部電影沒能摧毀真正的獨裁者,但電影業不再袖手旁觀、視而不見:「電影業發出了聲音,發出了自由終將勝利的聲音。」他希望有新的一位卓別靈,再一次證明電影業不會默不作聲,團結一致反對侵略戰爭。


延伸閱讀︰【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於「第75屆康城影展」的演講全文】


裸體抗議俄軍性暴力 女權份子遭保安抬走



5 月 20 日,在《三千年的渴望》(Three Thousand Years of Longing)的紅地氈儀式上,一位女性忽然扯下身上的黑色晚裝,跑到鏡頭前高叫「不要強姦我們!」(Don't rape us!)她的上半身塗著烏克蘭國旗藍黃色,並寫著「停止強姦我們」(Stop Raping Us),下身僅穿的白色內褲上染有象徵鮮血的紅色顏料,抗議俄軍被指控的性侵行為。五至六名黑衣保安見狀即一擁而上,用黑衣遮蓋該女子身體將她合力抬走;又有人上前遮擋記者拍攝。法國基進女性主義組織 SCUM 其後承認該名示威者是組織成員,在紅地氈抗議俄軍對烏克蘭女性施以性暴力。


《馬里烏波爾 2》紀錄戰爭日常


為紀念較早前在烏東拍攝紀錄片期間被俄軍殺害的立陶宛導演曼塔斯.科維達拉維丘斯(Mantas Kvedaravicius),其遺作《馬里烏波爾 2》(Mariupolis 2)被大會列入片單。《馬里烏波爾 2》是科維達拉維丘斯與其遺孀 Hanna Bilbrova 共同編輯和導演的作品,也是2014 至 2015 年拍攝的《馬里烏波爾》的續集。前作講述在俄烏衝突背景下,以一種中立的視角,揭示百姓如何在槍炮聲中努力維持「正常生活」,科維達拉維丘斯曾表示︰「我的電影並不是關於戰爭的,而是關於戰爭地帶旁的日常生活,關於即使戰爭發生了,日常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



《馬里烏波爾 2》與前作展現了相類的敘事觀,電影的介紹寫道:「你知道馬里烏波爾最令人稱奇的是甚麼嗎?沒有一名居民懼怕死亡,就算死亡已經到臨。即便有炸彈,他們依然吸煙閒聊,他們沒有剩下的錢,而生命也變得過於短暫,所以所有人都對他們已有的滿足。這裡不再有過去或是未來,也不再有任何評判和暗示。」


 Mantas Kvedaravicius


據報克維達拉維丘斯 4 月 2 日準備離開烏克蘭前被俄軍俘虜,頭、胸中槍身亡,然後被棄屍街頭,享年 46 歲。他的遺孀 Hanna Bilbrova 冒著生命危險到馬里烏波爾,將他的遺體和生前拍攝的毛片帶回立陶宛,與剪接師共同完成紀錄片剪輯,並於康城首映,並獲得評審追頒「金眼睛獎-特別提名」(Golden Eye - Special Mention)。


撐普京網紅「踩場」惹公憤


今屆大會以高姿態禁止俄羅斯官媒以及與克里姆林館有聯繫的影人參與影展,卻被揭發有撐普京人士能現身紅地氈,受到外界批評。俄羅斯網絡紅人、模特兒 Victoria Bonya,早前曾身穿印有普京肖像上衣、泳裝高調挺俄,更剪爛 Chanel 名牌手袋以表抗議西方制裁俄羅斯,被視為支持普京政權;她卻高調現身《馬里烏波爾 2》首映禮「踩場」,場面相當諷刺。


網上有輿論質疑為何大會給予澤連斯基發言申明反戰立場,卻同時批准親普京份子進場,批評大會「偽善,沒有其他」(Hypocrisy, nothing else)。大會回應傳媒,表示只有「少數」能切合影展的反戰立場的俄國傳媒能夠入場,然而沒有回應,親普京的 Bonya 如何能夠出席紅地氈,令外界不滿。


FB 審查戰爭片段 烏克蘭導演拉橫額抗議


除了《馬里烏波爾 2》,今屆亦有兩部由烏克蘭導演執導的戰爭電影上映。其中烏克蘭新晉導演 Maksim Nakonechnyi 執導的《蝴蝶幻境》(Butterfly Vision),參與「一種關注」單元競賽。電影講述在頓巴斯地區前線服役的烏克蘭 29 歲女兵 Lilia,發現自己在俘虜兩月期間被強姦後懷孕的創傷經歷;懷孕除了是俄軍暴行的物理展現,同時是頓巴斯淪陷區劫後重生的希望象徵。


導演 Nakonechnyi 表示,籌備本作時正參與紀錄片《看不見的軍團》(Invisible Battalion)的剪輯,被退役女兵的見證深深觸動。團隊撰寫《蝴蝶幻境》的劇本前,做了大量資料搜集,亦與退役女兵、戰爭罪行的見證人及倖存者作親身訪談,希望讓劇本貼近真實之餘,亦能準確描寫各人如何走出戰爭的生存方式。他表示當時在電影不少場景確實於頓巴斯地區拍攝,當時是 2021 年初俄軍開始進佔附近地區之初,因此拍攝團隊曾收到當地政府的警告,勸諭他們切勿前往邊境拍攝,因此他們也有相當的調整。


Nakonechnyi 為首的十多名烏克蘭電影人,在《蝴蝶幻境》首映的紅地氈上拉起黑底白字橫額,寫上「俄羅斯人殺害烏克蘭人。你覺得討論這場大屠殺令人感到冒犯和不安?」(Russians kill Ukrainians. Do you find it offensive and disturbing to talk about this genocide?)並用「敏感內容」標誌遮蔽面部,抗議 Facebook 及 Instagram 等社交媒體審查及屏蔽戰爭片段。



另一位康城常客,著名烏克蘭導演謝爾蓋.洛茲尼察(Sergei Loznitsa)憑新作《自然毀滅史》(The Natural History of Destruction)入圍「特別展映」單元。《自然毀滅史》改編自德國文學家賽巴爾德(WG Sebald)作品,講述二戰時期,盟軍向德國空襲導致德國城市建築被大規模破壞,在戰爭時期再度探討歷史給予人類的教訓。


洛茲尼察曾拍攝《獨立廣場》(Maidan)、《瘋狂的邊境》(Donbas)等多部烏克蘭社會題材的電影。他在俄烏戰爭爆發以來再度成為話題人物,他批評歐洲電影學院就反戰立場不夠強硬,不敢直呼「戰爭」為「戰爭」,憤而退出學院。


其後,他又發表公開信批評康城及威尼斯影展「取消」俄羅斯電影的行動,「俄羅斯影人當中,也有譴責戰爭、反對政權並公開聲討的人,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衝突的受害者。相比起將集體罪疚套在整個(俄羅斯)社群之上,社會能更加明智。」在發表言論後,他被烏克蘭電影學院撤銷會員資格。


與俄軍象徵「Z」撞名 開幕電影改名避諱


挺烏成為今屆康城影展的主旋律,影人的政治意識和敏感度亦有所增加。今屆康城開幕電影,翻拍自日本低成本話題作《屍殺片場》的《喪屍不要停》(Coupez !)就因原名「Z」,與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符號雷同,在接到烏克蘭電影學院的信件後決定改名,導演哈薩拿維斯(Michel Hazanavicius)說︰「我的電影是要帶歡樂給觀眾,不希望直接或間接跟戰爭聯繫起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遠方不遠──送Peter Brook

其他 | by 鴻鴻 | 2022-07-04

明天之後

散文 | by 葉秋弦 | 2022-07-03

【虛詞.夠鐘食藥】貓醫施藥記

小說 | by 文秉懿 | 2022-06-29

【無形.夠鐘食藥】西藥

散文 | by 風緣 | 2022-06-28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