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漫畫得獎之後——訪香港漫畫家東東

專訪 | by  楊喜盈 | 2021-02-19


《魔廚》封面圖


香港漫畫家「東東(水平果)」以《魔廚》勇奪日本第100屆「少年Jump」傳統漫畫獎「手塚賞」海外特別部門佳作,揚威國際。評審讚賞《魔廚》:「十分易讀,故事展開和表現方式很高明。」由集英社舉辦的「手塚賞」歷史悠久,不少知名漫畫家都曾奪得該獎項,如《SlamDunk》的井上雄彥、《海賊王》的尾田栄一郎、《JoJo的奇妙冒險》的荒木飛呂彥等等。雖然東東的實力受到行業肯定,但在香港以全職漫畫家生活仍然困難。香港機會不多、日本競爭激烈的漫畫業界工作者,究竟在夢想背後付出了多少?


《魔廚》中的汰弱留強


《魔廚》是東東在2019年構思的故事,曾投稿至日本出版社無果。於是,東東在得悉比賽後,便拿修改後的《魔廚》參賽。《魔廚》帶有濃厚的「王道」色彩,東東形容「王道」漫畫主題大多圍繞主角成長和友情的考驗,有簡單明瞭的敍事主線,以冒險熱血故事為包裝,如《海賊王》、《火影忍者》等同期漫畫。《魔廚》的主角原本在人間擔任廚師,意外穿越到魔界後,以強橫的廚藝拯救了一間魔界的小店。他從自身經驗出發,思考香港的精英主義以及社會不公等現況,對於「汰弱留強」的現像尤其關注。東東說:「《魔廚》的故事核心是『汰弱留強,絕處逢生』,繼而添置時下穿越、王道、美食等等的要素。」他解釋這樣的結合可以吸引讀者之餘,以美食和「王道」的外衣帶出——我們需要想辦法從苛刻的生活中存活下來。


東東在構思《魔廚》時已失業一年有多,他形容《魔廚》獲獎就像拿到大學證書一樣,但也無法「填補長期以來的徬徨和憂慮」。他續道:「也許是香港的關係,也許,是我這份人不怎麼樂觀。」他補充日本也是社會壓力相當大的國家,與香港的現況相近,兩地讀者或對不公平、不公義的社會狀態有更大的共鳴,所以在劇情裡故意著墨更多。


去日本發展容易嗎?


東東在中學時期已很喜歡繪畫,不時在書本上空白位置忍不住「畫兩筆」,對他而言畫畫相比讀書來得更有魅力。在畢業後,東東嘗試畫短篇漫畫投稿,有幸獲獎而成功在香港漫畫公司「出道」。這次《魔廚》獲得如此具有名氣的獎項,東東卻說:「對於尋求連載或日本發展而言,苛刻點說只是件微不足道的事。」


以ACG文化聞名世界的日本,是不少漫畫家的夢想發源地。東東坦言尋求日本工作機會最大的困難是溝通,懂得日文是成功的一半。其次是日本出版社的行政工作較為繁複,接洽編輯至審議稿件所需的時間至少一至兩年。作者雖然可以在網上平台發自行發表作品,但對於不通曉日文的東東來說,要與翻譯員溝通也是相當耗時的。


東東更談及日本和香港的文化差異比想像中大得多,要創作迎合日本市場的漫畫不只是「加幾把日本刀」、「加幾句XX君」,在創作上所面對的掣肘十分多。他在與日本編輯的交流時,察覺編輯對於角色的設定非常執著,比如女主角最好是長頭髮,頭髮顏色最好是哪幾種,甚至會要求作者加插怒吼大哭的場景等等,便感嘆:「就算很老套也必須如實地畫出來。許多以為是公式刻板的事情,對編輯而言都是符合讀者閱讀口味的保證。」


所以,當東東看見一些非常創新和跳脫的作品時,都會打從心底欣賞它們。


東東「出道」之作


香港漫畫家搵食艱難


由喜歡畫畫到成為職業漫畫家確實不易,東東認為漫畫家的基本功是以最簡潔有力的方法表達想法,必須仔細挑選出多餘和冗長的東西,這樣讀者才可以直接地明白故事的核心思想。除了個人基本功要紮實之外,他指尋得連載機會的最大難關是「過到編輯」,甚至比構思故事難十萬倍。在這個談洽的過程中,作者和編輯需要磨合和妥協,東東指有時候編輯會提出一些與作者南轅北轍的想法,而他無法「有個性地」拒絕提議,唯有不斷修改至編輯滿意為止。


或許東東已算得上香港漫畫界較為幸運的一員,在港的漫畫家「搵食」情況十分參差。東東指香港漫畫風格多元,如四格、日式、港漫、藝術向等等,而日式風格的香港漫畫家都獲得不少獎項,於日、韓、台等地連載,算是比較穩定的一群。雖然他們的實力都得到業界肯定,但往往在香港的工作機會少之又少,東東慨嘆:「有時候,並不是因為外國的月亮特別圓,而是逼於無奈,才到外面發展。」


香港漫畫市場並不樂觀,東東指現時有不少本地平台可以擺放作品,趨向於作者自行經營和管理的模式,以讀者課金支持作者來維持營運收支。東東為一眾有實力的作者感到婉惜,希望香港漫畫產業可以得到更多資源,讓好作品有更多機會曝光,作者有更多時間創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十二歲

小說 | by 李楊力 | 2021-07-22

編輯推介

《手捲煙》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7-30

《我香港,我街道2》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7-25

十二歲

小說 | by 李楊力 |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