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could see me now》:在韓麗珠的文字中觀照自己

劇評 | by  葉嘉兒 | 2022-06-14

在春夏交接的日子,看海大概是最好的活動。《if you could see me now》(午後看海)以看海為主題,由Olivier Cong 江逸天與香港知名作家韓麗珠聯合創作。


在初次接觸江逸天時已聽聞他的演出一票難求,然而不見得他刻意配合觀眾口味。這是第二次看Olivier音樂會的日子,同樣是帶雨的晚上,空氣中帶點雨水的氣味,熟悉的感覺,但Olivier卻帶來嶄新的音樂。


眾人關於海的想像 協作成音樂


這次的演出有別於不同上次《I am afraid of》 ,大約一小時,沒有語言,大家都沉浸在一個正方型的空間,像是一個藍色的盒子。


在微弱的藍紫色燈光下,我感覺我進入了深海,在我們面前的不是樂手,而是海洋中的魚,在深不見底的海底裏,自由地演奏。是次音樂會採用鋼琴、合成器、敲擊樂、結他、圓號、小提琴和低音大提琴,沒有樂譜,依賴大家的默契共鳴。


音樂會後,我看到韓麗珠的Facebook,方知道樂隊之間的樂譜記上了不同形狀,比方說是圓形、心形或是像波浪的形狀,好讓樂手看到形狀後,奏出心中之景。由此可見,一連三場音樂會都是實驗性的碰撞,或多或少是即場的創作,擦出不多可能性。


其實創作本來就是進入無意識的狀態,在一片混沌中順應感覺尋索自己。正如歌德道:「感覺不會騙人,騙人的乃是判斷。 」音樂去除嚴謹的的骨幹,細節的部份正是營造氣氛的精髓。


過程中國我看到觀眾大多合起雙眼,將思緒沉浸在海中心,說不定有些人正放任靈魂在海邊遊走也。而我,在石頭的敲擊聲中進入了石澳沙灘,在小提琴營造的海鷗聲中想起了丹麥的海水,一切與海有關的點滴湧到腦海中。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我們的腦也是一個海,我們正是記憶的容器。在流動的意識中,觀眾與樂手一同完成了這場音樂會。


《if you could see me now》英文翻過來就是「如果現在你看得見我」,據音樂會中文名可見,那個「我」大概是海。在韓麗珠的七篇散文中,你會找到解讀這場演出的其中一個方向,就是反思對香港的歸屬感。


歸屬感是依附在地方的情感,心理學家認為是源於人們對一個地方的記憶,以及與人的聯繫。香港是一個臨海的地方,韓麗珠為是次音樂會創作出七篇關於海的散文,她說是源於上帝用七天創造天地,她以七作為形式和暗示。


藝術品往往展現藝術家的內在世界。在樂曲的節奏中,甚至好似可以窺見到音樂家的走路的速度。而小說散文越坦白越引人入勝,彷彿與作家談情。那七篇散文,關於土地、家人、朋友,她的文字像鏡面,往往能在當中觀照自己。


那一晚,我看到的是五位樂手,一位作家的靈魂,沒有保留向我們展現了他們對海的想像與感覺。


一小時後,台上演出一兩下鼓聲敲響後回歸干靜。五位樂手攜著樂器,牽引聽眾走出西九的留白空間。我們一行人隨樂手的樂聲去看海,共享受夜裡的孤寂。在真正的海前,音樂漸漸褪色了,對的,真實大海送給我們這晚最完美的休止符。


自由空間音樂會《午後看海》:所有人類都是海的囚徒



擴闊文學與音樂更多的想像


我喜歡看藝術家的創作理念。在看Olivier及韓麗珠的文字紀錄時,我浮現了「Serendipity」這個字,字面可解解為機緣巧合。不過這個美麗英文字,我想不到好的中文翻譯。


生命中偶然與巧合,為創作中帶來不期而遇的靈感。人與人之間偶然的相遇,可拓展出令人難以想像的未來。一名出色的藝術家,往往能把握這種契機,以連鎖反應,為藝術創造更加多可能。


謝謝Serendipity,謝謝Olivier與韓麗珠,為我帶來了文學與音樂更多的想像。


與北角街坊共同想像的海


另外,位於北角的 油街實現擴展部份已開放,其中江逸天 在 貳零貳貳同學會 展出了 他以《海海海》(Seaseasea)為名創作的樂曲,邀請你前來感受他與北角街坊共同想像的海。


貳零貳貳同學會

地點: 油街玻璃屋

日期: 24.5.2022 —13.11.2022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