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前區議員造字師陳敬倫 爆北魏體承傳香港文化

文藝follow me | by  李卓謙 | 2022-03-05


以「倒下的自由」和「差一點真相」兩個由字體配合欄杆組合而成的街頭裝置藝術廣為人知的藝術家陳敬倫(K sir),去年七月辭任區議員後,著手將富有香港特色的書法字體北魏體製作成電腦字款,並命名為「爆北魏體」,希望將這種又爆又霸氣的書法字體保育下來。


K sir與其他七位造字師,在長沙灣咖啡店Contrast舉辦了一個字體藝術展,當中還包括有名書法家區建公弟子楊佳師傅、勁揪體創作者Kit Man和在年幾前搞眾籌的李漢港楷李健明,可以話係香港書法字體一次大曬冷。


保留字體的DNA就可再造


K sir喜歡北魏體因為它夠「爆」,他還記得當初在葵涌看到一幅由十七個兩呎乘兩呎大的北魏體招牌時那種震憾,他拍照跟他的字體設計師同行分享後,竟然得到台灣眾籌平台嘖嘖主動聯絡,邀請他將這款字體造成電腦字款,於是便開始了他的造字之旅。


北魏體常見於香港舊招牌,以五十至七十年代最為鼎盛,當中不少招牌都是由書法名家區建公所寫,能夠寫招牌寫到有名,區建公係為數不多的其中一個,適逢今年是區建公逝世五十周年,K sir認為是適當的時機來推出爆北魏體,再加上這種北魏體招牌在香港已經買少見少,在K sir四出做資料搜集的這一年間,他就觀察到已經有大概三成的招牌消失了,而新招牌又很少使用北魏字體。訪問當日K sir也帶我們到長沙灣走了一圈,他說上個禮拜還能看到順利大押的福鼠吊金錢招牌,現在已經不見了,更讓他覺得應該盡快把這種字體保存下來。


每次行街他都會拍下街上看到的北魏體招牌,再回去用電腦勾勒出來,K sir行勻全香港後,發覺至少有五十個人識寫北魏體,每個人又各有性格,而他就要將搜集回來的芸芸字體統一風格,他希望盡量貼近區建公的風格,又保留一點稜角和毛筆字的質感。他尤其喜歡異體字,一個「興」都有十個寫法,這在書法中很常見,而K sir都將它們保留下來,因為他希望將那個年代的招牌字原汁原味保留,同時也覺得招牌要有變化先好睇。至於招牌上沒有的字就要自己砌出來,只要歸納出北魏體的基本筆劃(他稱為字的DNA),就任何字都砌得出來。


以字釋懷 憤怒作動力


K sir在展覽中展出了三件作品,包括在一個圓盤上寫上「聚」字,「聚」字底部由多個人字組成,還有一張網上演唱會的照片,上面寫有Rubberband〈Ciao〉的歌詞「說了再見,約定再見,就會再見」,意思相當明顯。K sir特別點出「釋懷」兩個字,一紅一黃的兩個大字在牆上相當醒目,上面又用網狀的框框罩住,「我揀釋懷兩個字,因為很多事情發生後,在我內心都仍未釋懷,仍然好憤怒。」


然而,憤怒又成為推動他完成「爆北魏體」的動力,「我做得特別快,係因為心中有股好㷫的力量,但當我用好長時間去細心去分析這些字體時,這個過程反而令我釋懷,就好似我用藝術治療了自己一樣。」所以他用兩個框罩住兩個字,「好似有些東西困住了你,但其實你仍然能看得穿它的。」


眾籌之後


K sir的爆北魏體計劃在台灣眾籌平台上架後,短短時間就已經達標一百萬新台幣,K sir說當中贊助人數其實港台各佔一半,但論到對於字體設計的重視程度,他就認為還是台灣比較好,產業鏈也較為成熟,台灣有字體設計相關的獎項,甚至有人會專門收藏字體,「已經有台灣的餐廳聯絡過我,說想用我的字款來做招牌,我都好興奮我造的字能夠輸出到世界各地,在其他地方能夠看到北魏體的招牌。」


他跟不少香港字體設計師都有聯繫,如果爆北魏體能夠成功,其他設計師亦希望能以相同方法推出他們造的字,不過K sir說還是要花點功夫做市場調查,「要知道到底他們是支持個人,還是真的對那字款有興趣。」最近NFT市場蓬勃,K sir亦有興趣將自己設計的字體製作成NFT,比如他之前利用欄杆和字體設計的「自由」和「真相」,他說已經以相似的概念設計多四十個字,或者不久將來會面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記威尼斯雙年展的靜

評論 | by 李海燕 | 2022-10-04

三宅一生悼念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9-30

著名設計師三宅一生逝世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9-22

吟鞭東指悼高達

散文 | by 朗天 | 2022-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