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utez-moi》——「對話節錄體」歌詞

其他 | by  Whitemusk | 2023-02-22

有時喜歡聽舊歌,心態大抵和喜歡逛古著店的人一樣,透過曾經的流行,短暫地沉浸在已逝去的時光裡,就像是相隔著名為時間的磨砂玻璃,似有若無地觸碰已經錯過的,偶爾還會發現一些以前從未發現的小驚喜。


今次發掘到的小驚喜,是收錄在何韻詩21年前出的專輯《free{love}》裡一首非主打 《Ecoutez-moi》,由英師傅作曲,黃偉文填詞。


作爲香港三大詞人之一,黃偉文的作品讓我欽佩的一點是他的「新」,這裡說的「新」不是周耀輝那種獨特有趣的意象運用,使人感受到耳目一新,而是寫法上的新、切入點的新。常見如失戀歌,他也可以開拓出一種少見的寫法,直接寫最極致的怨和恨,寫一份女性被背叛後從愛到怨再到恨的狠勁,開展出從前不曾蔚為流行,甚至不存在的怨婦式情歌新品種,於是成就了那首讓他一炮而紅的《你沒有好結果》。


有別於他的成名作《你沒有好結果》,這首2002年推出、以外語(法文)命名的《Ecoutez-moi》相較之下顯得很小清新,氣質獨特又帶點少女情懷,但儘管風格全然不同,黃偉文的「新」同樣在這首歌裡有所展現。 暗戀歌的寫法一般是吐盡主人公內心既甜蜜卻又帶點酸或苦的心聲,抑或憑歌寄意,把內心想對暗戀對象說,卻又不敢說出口的話寫進歌詞裡,黃偉文的這一首《Ecoutez-moi》的詞卻有別於大路暗戀歌,我會稱之為「對話節錄體」歌詞,歌詞內容把傾談過程中一方的說話裁切出來。 有些朋友頭幾次聽表示歌詞聽起來不知所云,我多少能夠明白他們為何有這種感受,整篇歌詞都是暗戀者的絮語,一個猶豫著要不要跨越朋友界線、不敢明確表白的人,試著含蓄地向暗戀對象表達:「你看,別人都一起了,你說我們有沒有可能?」如果為人平素較為耿直直接,不慣聽拐彎抹角說話,的確有可能聽得一頭霧水。


「聽說個個 今年春天 特別努力

米雪愛謝利 已講出口

那次派對 羅娜雲妮 換電話後

兩個禮拜 就被看到 拖手」

「聽說貝蒂 偷戀波比 十萬秒後

錯過了蜜運 變了知己

聽說李察 終於都給 路易感動

這對老友 現在正式 一起」


頭兩段乍聽之下簡直像不小心偷聽到別人聊八卦,一個人不斷向另一人傾訴身邊好友發生的事,歌者帶點沙啞的聲線為對話增添了一絲私密感,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女生在深夜裡和好朋友兼曖昧對象煲電話粥,彷彿可以看到一個女孩靠在床頭,手裡繞著電話線,「喂,聽講呢……」


「ecoutez-moi mmm... ecoutez-moi

感受到嗎 mmm...

聽明白嗎」


然後歌者喃喃自語般吟唱 ecoutez-moi,又問了兩個含糊的問題。 ecoutez-moi的意思是「你聽我說」,listen to me,把人的注意力拉到自己將要說的話上,但歌詞內容說來說去卻是別人的故事、連問題都問得模零兩可,不斷繞著彎說話,借別人的故事旁敲側擊,在邊緣試探,就是不說出自己的心意,為歌曲更添曖昧美感。


有趣的是,這兩段大量使用不同的翻譯人名,「米雪」、「謝利」、「羅娜」、「雲妮」… 很有香港的味道。 身為香港人,英文名比起中文名使用概率的確比較多。 細心留意會發現,這些朋友們的故事,有男生配男生,女生配女生,也有男生配女生,展現了愛情的多樣性。


「知己不該說 敏感的話

不該這麼晚 還談電話」


間奏過後,配合旋律的走向,歌詞來了個轉折,一連兩個「不該」,就像是主人公得不到理想中的回應鬧了點小脾氣,然後說些晦氣話,也可以是一段內心獨白。間奏前還在問「感受到嗎?/聽明白嗎?」,間奏之後就變「不該說敏感的話/不該那麼晚還談電話」,讓人可以在腦內補完中間發生了什麼事,也許是收到婉轉的拒絕,或者告白對象壓根聽不懂「收不到」歌者的訊息吧,更有可能是告白對象裝作「聽不懂」、「收不到」,以顧全歌者面子,委婉地拒絕。


「難道這刻 是訊號問題 收不到嗎

還是到底 是對象問題 想收線嗎」


尾二一句的「收不到」一語相關,用得精妙,既可以是指電話收訊不良,也可以是指主人公的心意對方收不到,而為什麼會收不到呢? 歌者大抵心裡有數吧。


有一點很有趣,黃偉文在這首歌裡沒有使用「你」和「我」等人稱代詞,相信不一定是有意為之,卻產生了一種有趣的效果,聽眾可以用第三身——局外人的角度去聽這首歌也行,又或者以第二身,也就是被暗戀者的角度去聽這首歌也行,甚至使用第一身,直接代入暗戀者角色也可以。


暗戀歌的寫法很多,《Ecoutez-moi》的寫法很新鮮,整首歌聽下來就像是接收了一段單方面的傾訴,也像是目擊了一場失敗的暗戀。 歌曲結構不複雜,可以填詞的字數不多,在有限的篇幅內把故事交代清楚並讓感情到位不是易事,黃偉文省卻了畫面鋪敘,直接上「對白」,並配合間奏,利用音樂轉折推進故事,在限縮的空間裡把精彩的一幕呈現在聽眾腦海中。


近年來很少聽到這種很純粹的情歌,雖然也很喜歡那些訊息承載量很多、或是格局龐大一點的歌曲,但偶爾還是很懷念千禧年初那些簡簡單單,讓人回想起無憂無慮日子的小情歌。 時代變了,新歌變舊歌,舊的潮流也許有日又會捲土重來成為時下流行的,希望未來還可以看到更多這樣的作品,也希望在固有的題材上,可以看到詞人更多不尋常的發揮 。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Whitemusk

大學主修英文,副修中文和翻譯。 忙著在城市裡浮浮沉沉,保持平衡。 透過填詞和隨筆紀錄所見所聞所感, 並以此作為存在的證明。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獻「給你」的「詩人之血」

評論 | by Cléo | 2024-06-18

張愛玲《第一爐香》的香港去留

評論 | by 冼麗婷 | 2024-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