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顧無言到不如不見——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其他 | by  佟本月 | 2023-01-31

Dear Jane十月份的新歌〈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在今年叱吒中得到叱吒十大第三位。筆者在聽這首歌時,總是難免想起由林夕填詞的〈不如不見〉。兩者都是以舊戀人再次相見的情景而起,兩者在見面後,到時難以訴說心中的情感。筆者試將兩者對讀,理解當中的情感。


第四杯 喝到熱淚盈眶了

還在喝 啤酒都斟到瀉了

從前校友 今晚酒吧碰到了

班中最漂亮那人 今天霎眼像老人

誰曾話愛情要轟烈 才沒抱憾

重逢時又這麽不甘



正歌中交代〈到底〉中兩人的相見是在酒吧的偶然相遇,既是偶然,兩人並沒有任何心理準備與對方見面,甚至可以說,兩人在分開後根本沒有見面。在正歌中,聽眾雖然並不知道「你」是否已經放下了,只有「我」仍然感到不甘。但二人心中仍然對這段感情有所牽掛亦是顯而易見的。相對〈不如不見〉:


頭沾濕 無可避免 倫敦總依戀雨點

乘早機 忍耐著呵欠 完全為見你一面

尋得到 塵封小店 回不到相戀那天

靈氣大概早被污染 誰為了生活不變



〈不見〉的「我」與「你」的相見,是精心準備的,不單要乘早機,冒雨到英國,也要尋回那一間與「你」有回憶的小店,去與「你」相約相見。


在筆者看來,〈到底〉可算是〈不見〉的前傳,〈到底〉的兩人雖然已經分手,但仍然是耿耿於懷,從未放下對方。若從MV去說的話,男方出軌,加上女方懷孕,兩事加起來深深傷害女方,「我」留給「你」的,是一種強烈的恨意,但如此強烈的恨是為了強行壓下對「我」強烈的愛,此處副歌部分會再詳述。而「你」留給「我」的,卻是一種不甘的心情,這種心情是從何而來?是「你」曾經深愛過我,而如今不再找我,只能在酒吧遇見,而這種不甘亦是一種恨,所以才會說「班中最漂亮那人,今天霎眼像老人。」「你」仍然是美的,但這樣的美人已經不再是「我」所擁有,如此的話,「你」若像一個老人的話,「我」的心也許會好過一點。


而到了〈不見〉時,兩方都已經經過不少歲月,對過往的事也已經比較釋懷,即使大家的「靈氣」都早已被污染,但兩方都理解,只說出一句「誰為了生活不變。」罷了。


很久不見 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堅強像你 說起愛哭到停不住

講到未來 只有懷疑與懷疑

邊個令你從此推翻 對愛情那些宗旨


春分秋至 到底你經過什麼事

溫柔像你 已長滿尖角和尖刺

可算快樂 我亦有些難啟齒

然而詳情寧可不說 今晚只想很勵志



副歌部份,筆者認為是兩個情景,「很久不見」到「對愛情那些宗旨」並不是現在在酒吧的對話,而是「我」對當時的「你」的記憶,當初的「你」堅強但又軟弱,為著愛能哭個死去活來,而「我」沒有給你任何對未來的承諾,才令「你」對未來懷疑,最後一句,答案十分明顯,就是「我」才令「你」變成如今這個樣子。在MV中,這一段是他們身穿校服,當初的樣子。


而這個樣子,就是「春分秋至」到「已長滿尖角和尖刺」,時間回到現在酒吧的那一刻,當初對「我」溫柔的「你」,現在卻令「我」不敢步近,也只因「我」傷害了「你」,而令「你」對「我」充滿恨意。但即使「我」知道答案,但「我」仍會問「到底你經過什麼事?」只因為「我」不想要承認「我」所做過的錯事,這樣的話,「我」對「你」的不甘才會顯得正當一點。而在MV中,這一段是「你」長大了現在的樣子。


到最後即使想問「你」當初與「我」可算快樂,但「我」亦難以啟齒,寧願不說,這樣子對大家都比較好。


越渴望見面然後發現 中間隔著那十年

我想見的笑臉 只有懷念 不懂 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還未抽煙 不知你怎麼變遷

似等了一百年 忽已明白

即使再見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見



至於〈不見〉的副歌沒有〈到底〉的那一種強烈的情感,只餘下淡淡的回憶。見面後才發現,「你」與「我」心中的「你」兩個形象已經相差太遠,已經隔了十年,而「你」不是不會笑,而是這個笑,不再是「我」想見的笑臉,「我」想見的,是當初我們在一起時,「你」看著「我」那不經意的笑,而不是現在那一個得體的「你」對著如陌生人的笑。因為「我」已經不懂得再與「你」去聊天,所以「我」離開了去抽煙,回想當日「我」也未抽煙,「你」也是不是現在這個成熟的模樣。即使「我」是懷著緬懷當初的想象來與「你」相見,但我倆早已不再是當初的我倆,如此的話,不如不見。


這兩首歌更像是同一對情侶分手後的兩個不同階段,除了最初分手那段死去活來,糾纏不清的時日,真正地分手後,第一次再見重逢,當初太多事沒有講清楚,也沒法講清楚。所以在再次見面的時候,當初的快樂、過去的傷痕、現在的不甘都一一在眼前,卻不知道如何說起,只好不說。


但當時日漸漸過去,兩方沒有講清楚也好,有講清楚也好,都已經過去了太久太久,所有的尖角尖刺,都連同靈氣一同消磨殆盡。二人變到如同陌生人一樣,與自己印象中的對方相差太遠,但亦因兩方的「成熟」,對陌生人也能擺出一副友好的態度,只是回不到相戀那天。但雙方仍是見面了。


若這兩首歌能講及一對情侶分手後的兩個情景—再次重逢、相約見面,這令筆者想起南宋詞人姜夔—白石道人的一首詞—〈暗香〉,正好是第三步,不如不見,引錄如下: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下片的「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是指寄梅,寄梅花是對對方表達思念之情,但姜白石為自己找了兩個理由,路遙與風雪,否決了自己寄梅花的決定,為的是不希望打擾對方。兩方分開已久,也不必要再見面,即使再見面,亦只是落得如上次見面時「不如不見」的感嘆,與其如此,不如不寄梅,只留下回憶如淡淡的梅花暗香一樣,偶然夢回,幾分感嘆。如何韻詩〈木紋〉中的一句「就怕新婚的一晚,臨終貪一眼,徒添幾分慨嘆。」


這三首作品,大概都是每個分手之人的必經之路,黃偉文為我們帶來了一場分手後初見的悸動,那種複雜的情緒,有內疚、有不甘、有痛恨,但最終都只歸咎於「愛」這一個字。


與「你」對話——〈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佟本月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現任中學中文老師,網絡講故佬(小說、散文、詩)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一對母子

散文 | by 廖子豐 | 2024-05-26

《喧嘩的碎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26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