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重看徐克《青蛇》,才知道這電影當年多大膽。93、94年少不更事、晚熟,不知道世上還有歡喜佛,不知道印度性經幾巴閉,也還沒看過陳沖的誘僧,只看到王祖賢與張曼玉兩條大蟒蛇明明長有腳,卻偏偏邪性不改扭來又扭去;再看到許仙一如傳說中窩囊,以及法海一路打怪打到損人不利己,便有點放心——果然還是那個故事嘛。


那時,那時看完戲,滿腦子頂多是被問濫的人世間情為何物,以及人真的不要太看得起自己、不要太自信等等的箴言。甚麼色,甚麼情慾甚麼癡,一概是文字是戲,全都不近身,是以忽略了許多勁爆的細節。故事是懂的,遺憾也明白,畫面亦深刻,但細節……少了細節,就像吃海南雞飯時配的是白飯?


例如開場沒多久,法海收了隻蜘蛛精後回到寺廟裡坐禪,坐著坐著想起白日竹林間撞見的產婦裸體生孩子,禁不住滿腦袋沁汗,呼吸變急促那刻。那刻,那刻他身邊忽然湧現一堆活蹦亂跳的猴子。猴子們全光著一粒頭,長長的尾巴拖在後面用力甩啊甩,渾身半透著乳白,還有一隻鑽到法海盤起的雙腿間,成功激到他彈起並大怒。


那時我真以為牠們是妖猴!現在,現在看沒幾秒立刻笑出來。甚麼猴子?真是生理盲。那是活生生的,他自己的精子啊。


還有法海和青蛇在水潭邊打架,青蛇功夫不夠強,眼看正落到下風了,法海臉不紅氣不喘地向她提出了要求:我要你助我修煉。


修煉?我那時真的以為法海自己懶有型,想耍帥,所以邀人一起比內功;頂多也是吸星大法之類、採陰補陽甚麼的。這回再看才知那是貨真價實的愛情動作片——青蛇抱著的蟒蛇尾才不是她自己的哩,若是她自己的,那斷不會還露出她修長的腿。顏色也與自己的青綠色不同(法海也可能是蟒呢,別忘記開頭他說自己修了二十年)。青蛇撫抱著那麼一大尾,水上水下媚笑著扭腰;法海下半身泡在水潭裡安坐,水越漲越高,過胸了,沒多久皺眉晃蕩了兩下,水面忽然就劈哩啪啦噴出許多白泡來。從前我還以為是他內力太強才導致水滾……


青蛇緊接著伸手往法海胯下一抓,復而得意地一笑,說:你輸了。為什麼抓一把就知道誰輸了,到底抓到了甚麼,從前也是沒去細想的,頂多以為那刻才是兩人剛要硬著來,沒曾想原來恰恰是相反,誰忍不住先完事,誰便是輸家。


還有最後白蛇青蛇一起圍攻金山寺,法海一人在外頭對付,留一群和尚在寺裡誦經。金山寺一點都不輝煌莊嚴,反倒活像個群妖出沒的盤絲洞(開頭不是抓了隻蜘蛛?),寺裡無數個和尚在盤坐唸經,邊唸還邊快速地上下搗鼓著木魚——那速度,那手勢,暗示甚麼,實在明顯的不得了。等速度不能再快了,木魚便應聲而斷,老和尚大驚,一輩子都不曾正視過似的,漫天潮水暢快地湧來,寺廟瞬息間摧毀。這意象,現在看來怎能不算作直白?


但是啊,一夜夫妻百日恩?法海最後到底不捨,甚至有點羞愧地叫出了「小青」這名字,而不是「妖孽」。


從前也不知道倉央嘉措的故事,不知道他的那兩句「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喟嘆,現在知道了,重看《青蛇》自然要想起那樣的兩難來。


啊或許也不叫兩難,而叫太自負。《青蛇》裡的人妖神都以為自己看得清,以為自己知道怎麼修、美好的生活應該怎麼求,然而最後真正搞懂了自己,並發現大家根本不懂此生(包括不懂得情愛)的其實是青蛇。男男女女又怎樣?一直被認為有缺陷、甚麼都學不到家的青蛇,反而心水清。


不過許仙和法海依舊是我最討厭的男性角色前幾名就是了。傳說、小說或電影裡都是,不論怎麼修飾他們的立場,多麼有苦衷,多麼講人性,再帥也覺得樣衰,很難去同情。也許名字取壞了。好叫不叫許仙,是說要許白素貞似神仙的快樂,還是要成就法海的仙道?沒那麼大個頭就不要戴那麼大的帽。至於叫法海,我斗膽猜想始作俑者很大可能是譏諷——都叫你回頭是岸了,你還以為自己是無量吶,罪過。


來不及重讀李碧華了。專挑《青蛇》裡情色的意象談,自然是因為週六的毛尖講座。上週與她測試,問說王家衛的電影不算多,功課好做,徐克的作品那麼多,她會談到哪幾部?她說不就《刀馬旦》《青蛇》《笑傲江湖》《新龍門客棧》《東方不敗》等等咯。我就順著也看了。都是當年印象很深刻,很喜歡的戲,興奮,又緊張。


【教育侏羅紀】 教《倩女幽魂》的那一課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文章連結:https://bit.ly/3xFg1RP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