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網絡小說新禁令!寫及性相關是高風險!網民:中國特色柏拉圖網絡小說更誘惑

其他 | by  李元巢 | 2019-05-29

5月23日,中國著名網絡小說基地——晉江文學城站長冰心發了一條沉重的微博,指突然收到命令要回公司一趟,可能是要被「請喝茶」了。次日,站長冰心刪除了該條微博,又寫了一段長文,表示「只要你寫了性行為性心理或其它涉及性器官的任何描寫,無論是字數多少,無論是不是意識流……只要讓人看出你這是寫了性相關,就屬於高風險」,更提倡各位寫手不要打打擦邊球,苦口婆心打下九字箴言:

「不妨認真擁抱柏拉圖」

——你同我講笑呀?

柏拉圖式網絡小說,說的不僅是不能有性愛場面,是連「嘴唇」兩字都成為敏感詞,那還讀甚麼、寫甚麼?還有網友一針見血充滿內涵地回覆道:「在BL同志漫畫小說都被命令禁止的中國,你跟我談柏拉圖?」哦對,最近連諾貝爾獎得主、中國共產黨員莫言最近都遭習近平點名批評,紅高粱影視基地遭到強拆,這樣看來網絡小說可真如螻蟻,一捏就爆。

不過,自從中國有互聯網以來,網民和防火牆(敏感字)的關係總是「一山還有一山高」,網民(除了五毛)的智慧,真的是不能低估的。現在刀子動到了一班文字愛好者頭上,其反彈力可想而知,我們也不妨來看看機智的網友們如何來「文學抗暴」:


初階版


網文新規:不能出現女性脖子以下的描述……
網文寫手:只見那姑娘被倒吊起來,細頸之上,是垂下的巨乳。


挑戰物理學,文字遊戲玩出新花樣:「可是長官,我真的沒有寫女性脖子以下的部份啊。」


進階版



後設手法靈活運用,網站嚴查條例成功進行穿越,無孔不入之感油然而生。(不知怎麼的,讀來竟然還有非比尋常的快感,難道這就是偷窺的魅力?)

想像生在平行時空裡的曹雪芹是否要寫:空空道人訪道求仙,忽從這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經過,忽見一塊大石,上面字跡分明,編述歷歷——「……404網頁未能找到」。是啊,不知道在中國的網絡平台再連載一回《紅樓夢》,賈瑞還能揣著風月寶鑑風流而亡嗎?看來一整個「中華民族文化文學遺產」都得再仔細排查一遍,統統搖身變成沒有男歡女愛的純愛,那一切便和諧愉快了。


究極版



好吧,最厲害的還是這位無名大師,個個讚歎不看這一篇還不知道為何中文如此博大精深、艱澀難學。而且,這種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專詞「化典」挪用的方法,成功使得色情因子十倍見長,功力深厚可見,想必平時歪點子是源源不絕。

其實這種政治與情色關鍵詞置換的玩法,也不算是太新鮮的事了。王朔在《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裡的那句「我坐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長長方階上等吳迪」不就是這樣的麼?仔細想想看,這句話實在是太內涵了——「我」等待女學生吳迪,無非是想著帶她去另一張長長軟軟的方階上,成為她的人民英雄……這一幕竟如此正義凜然,反倒是引誘著讀者心癢癢地,想快點進入下一頁、下一章——「墻壁很薄房間悶熱,衣服脫得很順利」,下一章不就是正義凜然褪去衣裳後的赤裸勾當麼?

而在《人莫予毒》中,白麗對離婚的丈夫劉志彬放下的狠話,更直接地令讀者發笑:「文化大革命已經結束十年了,用不著再和農民睡覺來標榜自己真正做到『和工農相結合』了吧?」工農兵結合,還真是結合得徹徹底底啊。那麼原本高高在上、莊嚴肅穆的政治話語哪去了?它不僅竄入尋常百姓家,還流連於嬉笑之間、甚至在性場景中發揮無可取代的作用。而更有意識的作者,則會藉著兩者迥然不同的特性,在尷尬中催化諷喻——讓愈字正腔圓的,愈下不來台。如果說王朔是中國當代文學戲謔語言的頭陣,那麼現在(這個創作空間被禁令擠壓得嚴重變形的當下),一群後繼者正摩拳擦掌而來呢。

事實就是如此:你禁得了體膚色情,還禁得了隱喻色情麼?年前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被淫審處評為不雅物品一事,就引起一番對文學中的色情之討論,曾經擔任過陪審員的金佩瑋就指出淫審處的潛規則:鹹濕可以,核突不行;對比這次事件來看,就是說露骨的字眼不行,意識淫蕩就可以。不知道這是不是香港淫審處、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為了培養進階閱讀的良苦用心呢?

當然,這樣大規模的掃蕩式行動一定會帶來嚴重後果。別的不說,只從經濟角度看,中國漲大的影視加粉絲經濟體系就搖搖欲墜了。回看2017年的數據,一年間中國四十家網絡文學網站提供的網文作品就有一千四百多萬,日均文字產量是1.5億,簽約作者將近六十萬人,當年風極一時的《鬼吹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全都是改編自網絡小說。而如今政策突變,「打黃掃非」之手伸進了七點中文、晉江文學等最龐大的網文樂園,很可能會掀起這一產業鏈的連環爆炸,到時候「朝鮮發火箭他一溜煙」,也就計日可期了。

另一邊廂,除了(被迫)搖身變成純情代言人、提倡柏拉圖愛情文學之外,晉江文學的冰心還關照大家:「萬望大家對自己提高標準,嚴格要求,切勿打任何擦邊球。這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同站的數万作者負責。看到其它人有寫,也請積極到舉報中心舉報。這不是打擊報復,不是同行傾軋,這是對自己和全站的所有作者負責。」新一輪文字獄就要開始了,但誰也沒想到,它會發生在最「無害」的類型小說世界裡,捅破了動輒幾千萬人共同捏起來的粉紅泡沫。

來,發揮創意,寫點小情小愛。

只要切記:別寫嘴唇,還有女性的十二指腸。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時評 | by 譚蕙芸 | 2019-07-15

國王的玻璃鞋

小說 | by 安十五 | 2019-07-12

【字遊行.莫斯科】莫斯科那夜

字遊行 | by 張紫敏 | 2019-07-12

【引渡惡法】MEMO紙勇武抗暴小劇場匯演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7-11

《張岪與木心》自序

其他 | by 陳丹青 |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