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啓者

小說 | by  阿元 | 2024-05-11

敬啓者:


冒昧地寫信給您,望長官雅量包涵。若非情況緊急,敝人不至如此輕率,貿然打擾。以下所言,閣下切勿以爲是無稽之談。維護市民的安全福祉,人人有責。就此,在下要鄭重向您稟告,我們已被外星人入侵。


會發現這個可怕的事實,是個意外。但也不完全是個意外,有好一陣子,我已有預感。終於因爲日前配了一副新眼鏡,既能自動調節度數,又能除霧、除藍光,我的視力突飛猛進起來,一目瞭然。於是一切無所遁形,豁然開朗,往日心中的疑慮也因此得以證實。

事緣於一天,我在整理書架上的書時,一本書掉了下來,在將它歸位時,不知爲什麼,我忍不住打開了它,翻看了起來。這是一本我曾讀過的小説集,但這一次,多虧了這副新眼鏡,我看到了以前沒有看到的東西,驚訝於以前怎沒注意到。我的眼睛落在熟悉的一頁上熟悉的一句:


還說呢!你新嫂子這兩片嘴唇,切切倒有一大盤子。


我的心在跳,呼吸也急促起來,我看到那嘴唇一片片在砧板上,有些還在蠕動著。她在裝盤,準備吃下去。寫得那麼自然,若無其事,可見她早已慣於此道,家常便飯而已。您懂我的意思嗎?長官,她是攫取了我們面孔的外星人,對我們虎視眈眈,以我們為生。她和她的同類混在我們之間,外表與我們一模一樣,甚至比我們還像我們。但即使能騙過所有人,也逃不過我的眼。


如果長官您也像我一樣,看過不少她的文字,您也會察覺她顯然對臉上的肉情有獨鍾。請看:


主人臉上的肉像是沒燒熟,紅拉拉的帶著血絲子。新留著兩撇小鬍鬚,那臉蛋便像一種特別滋補的半孵出來的鷄蛋,已經生了一點點小黃翅。


這不是已經一清二楚了嗎?長官,我們正面對著一種嗜肉的境外不明生物。這主人必是她曾侵入的一個宿主。我想她一定就像蛇一樣,把那兩撇小鬍鬚,也一口吞了進去。


最令人髮指的是,她對於她所吃進的肉質、口感都要表達一番心得,還迫不及待要分享,而竟然也毫不掩飾地:


如果湘粵一帶深目削頰的美人是糖醋排骨,上海女人就是粉蒸肉。


您看,那口吻豈不就像一個食評家?回味之餘,還挑逗著別人的舌尖。天哪,我還發現,她什麼都能吃,美的、醜的,堅硬的、軟綿的。飲食幅員之廣、之詭異,想起來,就讓我冒冷汗。您請冷靜坐穩往下看:


他剃著光頭,紅黃皮色,滿臉浮油。打著皺,整個的頭像一個核桃。他的腦子就像核桃仁,甜的,滋潤的。


連腦也不放過,我幾乎要驚叫起來。一切明白擺在眼前,我已窺見了藏匿於我們城中的一個秘密王國。您看過《The Body Snatchers 》那部電影嗎?正是這一群非我族類的異形,吸乾我們的血液,萃取我們的魂魄,然後變成我們,扮演我們,最終將取代我們。而一切勾當就在你我的眼下進行,明目張膽,肆無忌憚。


長官,我們這裏快要變成一個異形的基地了,遍地魑魅魍魎,形狀不一,種類繁多。如果前面那位總是讓我做怪異的亂夢(有一次我夢到她變成了孤獨的美食家,津津有味地吃完滿桌的肉後,擦擦嘴,心滿意足地向店家點點頭,說:非常美味,謝謝!),那麼下面這位就讓我惡夢連連。她的小説,我讀了一本又一本。有次我嘴裏正含著半截鷄爪,便看到這句:


低下頭,胸前掛了一團血污,細心一看,原來是一小截手指,亮著小小的,秀氣的骨。


差點沒讓我吐了一地。


她還總是吃得滿地殘骸,吃時還特別喜歡看著月亮,令人毛骨悚然。您看:


吃毛髮…… 月亮,圓圓的,高高的,明明亮亮的,血一樣的月亮,繩子勒在頸上……


頓時我感到脖子被掐住,神智不清起來,背後傳來窸窣聲,黑影飄浮在眼角,轉頭看又什麼都沒有,只有窗外一顆面目猙獰的月亮緊盯著我。


長官,我寫下這些,是因爲我想讓您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尋常意義上的讀者。基於多年來閲讀的經驗,我可以很肯定地說,這不是普通的入侵,而是身體上、精神上的雙重入侵。


所以請您也好好注意以下這位,因爲現在我發現他也是個外星人。起初我當他是酒醉胡言,天花亂墜,直到無意中看到這句:


這個女人有一個長醉不醒的胃……


那個「胃」字讓我全身感到不對勁。再往下看幾頁,我漸漸明白了


兩個圓圈。一個是淺紫的三十六;一個是墨綠的二十二…… 秋日狂笑。三十六變成四十四…… 秋天在8字外邊徘徊…… 與8字共舞時,智齒尚未萌出……


那些咒語似的數字不就是在向同路人發暗號嗎?36、22、44…… 那個8字當然我看得出來,至少看出部分意思,因爲它明顯映照出一個女人的胴體。是那個有著長醉不醒的胃的女人嗎?那齒也是她的嗎?我看到他咬住她的嘴唇,闖進口中,伸進她智慧尚未出齊的齒。


如此飢渴,飲個不停,吃個不停,從牙齒到胃,從器官骨肉到七情六慾,不動聲色地佔據了我們的血肉之軀,把我們化爲他們的生命養分。卻是已留下印記,字裏行間不已暴露了其所作所爲嗎?


長官,以上所舉,僅爲冰山一角。在下已在衆多紙堆裏看到大量異形的存在,我有太多的物質證據可以提供給您我們的城市妖氣重重,憂心忡忡,日日坐立不安讓我們一起想辦法,同心協力,阻止這些危害至劇的外星生物在社區内繁衍傳播。在下的淺見是,目前首要之務即辨識他們,繼而鏟除他們,讓他們在我們的視線中完全消失,一個也不能放過。


所幸敝人除了一副可以撥開迷霧的眼鏡,還發現了另一個辨認他們的方法,線索正藏在一句話中:


附在我身上的一種奇異的藥水氣味,已經在我的軀體上蝕骨了…… 我曾經用過種種的方法把它們驅除,直到後來,我終於放棄了我的努力,我甚至不再聞得那股特殊的氣息。


最近我總是聞到那股特殊的氣息,在書架之間,在摸過書的手指上,也在走過我身邊的人身上、衣服上,不然,與我擦身而過時,何以總是要看我兩眼呢?可見全是一夥。


尊敬的長官,我們命在旦夕。對這些異形妖邪我們一無所知,而他們卻對我們瞭如指掌 。事不宜遲,若我們不採取積極的行動,全面戒備,後果不堪設想,遲早有一天也會輪到我和您,被他們吞噬。懇請長官務必儘快與鄙人聯絡,隨時都行,在下橫竪睡不著,24小時待命中。

感謝閣下一直以來的支持,並期待繼續為閣下服務。



您忠誠的,


公共圖書館總館長 敬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