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關勁松】你已是燦若繁星,shine like star!

其他 | by  袁智聰 | 2023-02-27

(編按:著名音樂人、樂評人關勁松日前離世,享年53歲,其好友袁智聰撰文悼念。關勁松是獨立樂隊「Adam Met Karl」(「AMK」前身)成員之一,曾刊載其樂評的雜誌包括《年青人周報》、《音樂一週》、《越界》、《Disc Jocky》及《音樂殖民地》等。關勁松亦曾與亞里安主持商台節目《不設劃位》,04年參與創立獨立廠牌「維港唱片」,近年以「關勁松的Astrology」名義推出歌曲。)



我的老朋友關勁松在2月24號晚與世長辭,享年53歲。三年前,阿松的好友、曾一起創立與主持電台節目《不設劃位》的亞里安,同是在2月24號晚離世。三年間的同一個日子,我相繼痛失了兩位相識30多年的好友,世事真的要那麼巧合嗎?


認識阿松,已是Adam Met Karl時代的事。他們的創團結他手阿偉是我的朋友,1989年阿偉滿心歡地告訴我組了隊樂隊,然後就介紹我認識了阿松,見面地點是Fringe Club,那時Adam Met Karl尚未出道,而未幾他們就在1990年夏天於Fringe Club舉行了首次公演。起初我和阿松並不算怎樣投契,但又不知在何時便得以互相connect起來,隨即衍生了我們千絲萬縷的友情關係。誤打誤撞地我第一隊樂隊Arnold Layne加入了他們的《集感》collective,一起出cassette一起出show,不知不覺間成為了buddy,同時也見證了Adam Met Karl蛻變成AMK、見證了他們如何開創了抗衡主流的indie-pop廣東歌先河,留下了深遠影響力。而我隊樂隊Arnold Layne的3.0版本,亦找來阿松幫我彈結他,兼幫我執歌(我麻煩地要玩的cover) ,所以我們亦曾有過在「總統」夾band的光景。那些年,我們遇上90年代初葉英美獨立音樂新氣象的衝擊,大家出來吹水談音樂經,每每為之不亦樂乎、雀躍不已。那些年,我們就是如此一起走過年少輕狂的歲月。


從音樂到文字。當我在《音樂一週》任助理編輯時,已經有找阿松寫稿。然後我辦《mcb音樂殖民地雙週刊》,阿松便順理成章地成為我們的第一代作者。起初阿松是用筆名Indian Mary而非本名,早年他在《mcb》見報較多,曾有讀者以為Indian Mary是我的女朋友。


在AMK之後,大家都知道阿松有份創立獨立廠牌「維港唱片」,牽起了2000年代香港獨立音樂的新浪潮。其實在AMK之後,阿松也曾組成過好幾個音樂單位:Handmade、人頭馬、時針,但全部都只有曇花一現。喜見他在近年組成了 關勁松的Astrology ,重新出發重返樂壇,阿松的願景是讓 關勁松的Astrology 締造「必爆」的經典,此刻你已做到了喇。雖然只差一步 關勁松的Astrology 就可以玩到今年的《Clockenflap》,但如今你已經加入了陣容強勁的2023天堂音樂節的傳奇性名單上。你已是燦若繁星,shine like star!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文轉載自袁智聰Facebook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袁智聰

香港音樂媒體工作者,人稱樂評人,執筆35年。

熱門文章

繁花番外:王家衛的執念(上篇)

影評 | by 李照興 | 2024-02-08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