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還有時間變老

如是我聞 | by  Sara | 2018-08-07

看見噩耗的一刻,我叫了一聲,懷中的寶寶被我嚇得從夢中驚醒了一下。目瞪口呆,我告訴身邊人這個消息,我們下意識地拿著手機一直滑,期望見到某個post澄清這只是個惡毒的笑話。一直到在正經八百的晚間新聞看到了這條消息,才稍稍願意相信這是事實,但跟每個關心這件事的人一樣,我不願意也無法接受,更難以忍受她竟以如此悲壯痛苦的方式了結生命。

 

有些人,你對她的感情,早已超越了偶像崇拜,他們的言行與創作已經一一替自己說話,也讓自己的生命痕跡與欣賞她的人互相交叠,給予力量與養份。盧凱彤於我,是這樣的存在。at17出第一張唱片meow meow meow時我讀大一,The Best is Yet to Come和《始終一天》陪過多少人已經不用多說。真正讓Ellen展露個人特色的,是分道揚鑣後。《掀起》陪我好一段在外地的寂寞日子,回來後碰著人生低潮,《一個人回家》、《你根本不是我的誰》像是一巴一巴刮在我臉上,那又愛又恨的稜角,叫人在寒冬裡愈聽愈清醒。

 

事過境遷,當我脫離低潮,她卻步向了人生的大難關。直到她終於可以站出來宣佈曾經患病,我還很小粉絲地私訊她,跟她說她的音樂如何陪我走過來,希望她也能好好的。2015年,她在Rockmui 29 Live in HK演唱會上剃頭一幕,那堅定、鋭利與義無反顧,帶著浴火重生般的龐大力量,像在告訴全世界她已經準備好重新迎戰。她紋在身上的,就像是一道道烙印,刻劃著她的掙扎與勝利。

 

2017年初夏,她應邀來澳門參與一場音樂會,可惜由於技術故障問題,音樂會被迫延後舉行,到最後Ellen也未能順利上台表演。作為工作人員,全程在旁看著她在後台等候卻從未向工作人員發出任何怨言。但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在離開前念想的卻是在台下等了一下午的樂迷,先是在台邊解說故障問題令她無法表演,之後還下台跟粉絲們拍照簽名樣樣都做齊,盡顯誠意。她的舉動,不只是為了氹粉絲,更是一份尊重,真心為了無法演出感到抱歉。

 

Ellen的才華,在創作上已經明明白白地表露無遺,而她的坦白、勇敢、對自己忠誠,更是她被深深喜愛的原因。她的現場演出總是帶著生命力,不把一套娛樂化的公式照辦煮碗,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生命表白,不只希望,還包括沉重與痛苦的掙扎,那些關於生命的實相。2017年金曲獎上,那段廣泛流傳的愛人告白,她那張充滿了社會關懷的唱片《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她為同志權益發聲捍衛,每每都在用行動來表達自己,活出自己。

 

她在病後曾經舉辦一次Pillow Talk畫展,展示她在躁鬱症最嚴重時創作的畫作,並把賣出畫作所得捐出。期間推出的限量畫冊,紀錄了她當時的所思所想,現在再看那些赤裸裸的文字,更是顯得觸目驚心。到底情緒可以如何把人緊緊勒住?自殺念頭不是第一次出現在她的腦袋中,當她仍能控制之時,在過了那一度幻覺後,她多慶幸自己仍然活著。或者在最後縱身躍下的一剎,有些看不見的甚麼已經滿溢到一個地步,叫她無法前行。

 

寫到這刻,仍難以掩蓋內心的憂傷。Ellen的臉龐與歌聲仍像那麼靠近,卻已驟然離開這個世界,而我們將永遠錯過更燦爛更盛放的她。自由是甚麼,也許正是她選擇的那條終於可以安安靜靜躲起來的路。「生病是上天給我最大的禮物,如此我才懂得愛的輪廓如此宏大。」在書的最後一行,她這樣寫著。她活得那麼認真,那麼誠懇,一再書寫,是希望她的美好與善良能被好好記住、流傳。正如她留下的那歌,「用自由而囂張的溫柔/做美好的獸」。

 

有一天,當懷中的寶寶長大了,我希望這世界仍容許她活出一條勇敢地忠於自己的道路,即使如何被左右,依然不屈不撓,認真展現自己本來的面貌。縱使不可能完美,她身邊仍被愛她的人緊緊包圍,不慌不亂。


(圖片提供:Vic Shing @Music Surveillance)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讓我讀懂一首詩

創作 | by 卓韻芝 | 2018-08-14

編輯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