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 by 黃潤宇 | 2019-09-05

關於貧窮與侷促,汪曾祺體會得太多了,以至於直到人生末年,他才真正住進了一個像樣的居所。1996年二月,汪老舉家搬入虎坊橋福州館前街一幢嶄新的大樓,內裡寬敞舒適,而一直伏在雜物堆、飯桌上寫作的大作家,終於在人生的最後一年裡,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書房。 (閱讀更多)

【無形.無形】一支警棍的歷史、記憶、想像

歷史 | by 陳子雲 | 2019-01-03

父親愛講舊時,每次我只有聽的份,畢竟他的回憶我並不在場。當他說起曾經在新蒲崗下班,暴動時被警察打傷。那是我第一次認識到「六七暴動」,以父親的回憶。而我無法想像那種痛楚,警棍是甚麼?藤牌是甚麼?直到雨傘運動以後,才找到些許連結。 (閱讀更多)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詩三首:英培安 X 蔡寶賢 X 黃美婷

詩歌 | by 英培安、蔡寶賢、黃美婷 | 2020-01-17

大師與學生——看西西看小說

書評 | by 賴展堂 | 2020-01-13

倫敦的舞,站立在頂點的意志

藝評 | by 肥力 | 2020-01-10

高牆

其他 | by 彭依仁 | 2020-01-07

電影女書:《浴火的少女畫像》

影評 | by 魏時煜 | 2020-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