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擊黑水真相》:追擊真相,還是追擊揭露真相的人?

影評 | by  陳津明 | 2020-05-08

《追擊黑水真相》改編自真人真事,講述美國龍頭化工公司杜邦與一眾深受其化學廢料毒害的民眾之間糾纏二十載的訴訟。杜邦公司以製作易潔鑊的物料teflon馳名,可是,物料中含有有毒化學物PFOS和PFOA(亦即C8)。杜邦公司早就知道物料含高度毒性,旗下生產teflon的員工亦相繼患癌、流產、生下畸胎。但為了賺取更大利潤、避免高額的化學廢料處理費,杜邦公司直接把廢料棄置到工廠旁的農地、排到俄亥俄河。結果,農地的牲畜接連病發死亡,身體裡生出怪異的腫瘤,難以忍受的痛楚讓牠們發狂。農家眼見牲畜一隻隻痛苦地死去,多次向杜邦公司和政府申訴,卻反過來被質疑管理不善。憤怒的農家只好找上律師,電影亦從這裡開始。


電影聚焦在帶領民眾控告杜邦公司的律師Robert 。本來,剛剛升任律師行合夥人的他不願意接受受害人的委託,而企業律師出身的他,一向為企業方尋求最大利益。但當他了解到化學廢料會污染河道,牲畜死狀恐怖,鎮上居民逐一染上怪病,他的良知不容許他袖手旁觀。他開始着手調查,研究那些複雜而鮮為人知的化學物質,了解受毒害的人的故事,發掘杜邦公司明知故犯的證據。


面對大型企業的高牆,區區一介律師猶如雞蛋。沒有其他律師同行願意協助處理燙手山芋,Robert只得獨力梳理龐大的資料。加上政府資料庫依賴企業自行申報而更新,相關領域的科學家亦多半在大企業工作,沒有化學根基的Robert可謂求助無門、事倍功半。在追尋真相的過程中,Robert亦受到四方八面的質疑:因他沒有餘力處理其他案件,律師行質疑他的工作表現,多次要求他減薪;妻子質疑他罔顧家庭責任,把心思都放在陌生人身上,沒有顧慮過家人感受;受害民眾質疑他的能力,訴訟纏繞多年仍未見起色,終點似是遙不可及。沒有人理解Robert的工作,長期依賴杜邦公司僱用的小鎮居民責怪他令人飯碗不保,堅信杜邦公司安全可靠,是Robert和其他提出訴訟民眾無中生有。Robert懷孕的太太甚至不想知道他們一家都受到有害物質的污染,哭鬧着說道:你的行徑像個瘋子,嚇壞我了,你不可以說我們還未出生的孩子已經受到毒害,不可以!即使真相近在眼前,人們卻寧願看不見真相,好維持日常生活,殊不知生活早已不是日常。


其中一次尤其打擊Robert的聆訊,是政府責成調查小組,小組成員包括杜邦公司,卻不包括受害市民,可謂「球證、旁證、足總,全都是我的人」。杜邦公司於專責小組中大幅擴大有毒化學物PFOS和PFOA的限制標準,聲稱受污染食水、土壤裏有毒化學物都在安全範圍之內,目的是避過法律刑責。後來,Robert終於蒐集到廣大受害民眾的健康情況資料,足以證明有毒化工廢料影響民眾健康,杜邦公司卻又反口覆舌,拒絕集體訴訟,要每個受害者逐一提出控訴。小人物面對龐大的勢力,想要利用朽壞的制度去爭取公義,注定是徒勞無功。Robert痛切地認識到,正如一位只完成了基本教育的受害工人所說:平民百姓不可能跟大財團鬥爭,我們只能依靠自己、保護自己。


Robert沒辦法不質疑自己,他所做的一切有意義嗎?多次減薪而陷入經濟困境的Robert,由於三個兒子上的天主教學校學費高昂,忍不住向虔誠的太太抱怨:我們還能負擔得起天主教學校嗎?Robert真正想問的是,在殘酷的現實底下,人們還能負擔得起信仰、信念嗎?還可以相信世界有公義的主宰嗎?經已有許多受害人失去生計、患病甚至患癌逝世、甚至受杜邦恐嚇威脅,換來的頂多是些許賠償,堅持下去有意義嗎?


但Robert還是選擇了繼續揭露真相,追擊隱瞞真相者。經過二十年的爭取,杜邦公司需賠償6.7億美元予接近三千五百個家庭,卻拒絕承認任何過失。對於大財團來說,這筆金額不算甚麼;對於受害民眾來說,再多的賠償也換不來失去的摯愛、受損的健康、扭轉的人生。可是,即使是遲來的公義,也比公義的缺席要好。即使贏不過高牆,至少要在牆身上留下雞蛋的痕跡,也比高牆繼續潔白無瑕要好。訴訟過後,律師Robert和受害民眾繼續透過訪談、著書立說、製作紀錄片等方式留住真相。雞蛋用渾身的意志去撼動高牆,是一種自我體現和實現,行使一己意志本身就具有意義,而不在成敗得失裡。電影最後,Robert和家人一起參加主日崇拜,在無情現實裡,他找到了堅守信仰、信念的方式,而公義的主宰,就在他的行動之中。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津明

言說貴在真誠,習寫真誠的字。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讀笛卡爾《沉思錄》小感

書評 | by 劉子萱 | 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