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與風鈴——我看《獅子山下2020:裊裊時光》

影評 | by  劉子萱 | 2020-04-20

(題為編輯所擬)


看前半段,一直以為該片圍繞一個核心——墮落。女孩為了金錢,利用男性的情感,騙取男性的金錢。所做一切也是為了錢。她會因為被老闆扣了人工而感到不忿。做不成一單生意而感到失落。即使家人反對,也依然要投身這個「行業」。直到遇上做買賣的人,之所以稱之為「做買賣的人」,是因為他把情感作為商品,既然付了帳,女孩必須為我「服務」。本以為女孩會為了金錢逆來順受,不過她沒有。影片從這裡開始是一個轉捩點。


影片中與女孩建立感情的有兩個人。一個是行內人,另一個則是行外人。不知是否行內人早已習慣這樣的「感情」,利益之上。無利可圖,留下也沒用。行外人初時謊稱自己是工程師,和女孩「約會」,並希望與女孩交往。女孩身邊的人,也體現了女孩的變化。


兩個主要的情感符號。一是貓,二是風鈴。影片三次出現貓的元素,第一次在行內人家,第二次是後巷的貓叫聲,第三次則是影片結尾。風鈴是行外人贈給女孩的禮物。行內人家的貓,它給女孩的反應,也預示了女孩和行內人的情感變化。後巷的貓叫聲,衍生貓與女孩的一條線。女孩聽到貓的聲音,買了罐頭,放在後巷。不過貓從來沒出現過在鏡頭前,直到結尾,白天,貓出現了。至於風鈴,筆者認為代表希望,女孩第一次見到風鈴,是事件曝光之後,女孩也隨之受記者圍堵,網民唾罵,她失落地在房間拆開禮物。風鈴再一次出現,在行外人的家中,女孩把它掛在了窗口。推開窗,陽光隨之進入,風鈴也發出聲響。女孩望著陽光,會心一笑。


有兩句對白值得細味:「之前我地盤都有一隻貓,喂咗一次之後就無見過。」 「啲野貓係周圍走㗎,可能跟咗人哋返屋企呢。」 從事這「行業」的女生恰好像野貓,一次約會。有時會當真,又或者,接受嗟來之食,來去不定。


Match則來,不match則去,it’s a match。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