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不雅事件彙編(a.k.a 懶人包)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0-04

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新作《刺殺騎士團長》,今年七月被本港淫褻物品審裁處評為第二類不雅物品,早前更在書展禁售,惹來文化界炮轟。此懶人包嘗試彙整淫審事件的相關報導與後續評論,並分為四部分:一、回顧淫審處公佈評級的相關報導;二、選錄文化界人士的回應;三、整合香港文學館與其他團體發起的聯署及記者會的報導;四、補上長篇的文化評論文章。所有報導及文章均附上連結,以供參詳全文。


以此懶人包所收文章計算,淫審事件在不足一個月內至少有60篇相關報導和20篇評論文章。虛詞編輯部將繼續密切留意事態發展,持續更新。


首先在此交代淫審事件時序表:


7月12日:淫審處在《星島日報》發出公告,將《刺殺騎士團長》暫評為第二類不雅物品。根據相關條例,第二類物品不得向18歲以下人士發布;發布時須以封套把物品密封,並在封面及封底印上警告字句。同一公告上並置的還有《龍虎豹》第913期。


9545874535203207


7月17日:根據條例,可要求全面聆訊的5天覆核期已結束。


7月18日:香港書展在灣仔會展開幕,多間參展商須把《刺》下架,並在展攤當眼處貼出告示。


7月19日:宋子江於下午5時33分在臉書發帖,指原以為淫審一事是惡搞,帖文在臉書上引起熱議。5時41分,《立場新聞》報導事件;至晚上7時54分,《蘋果》即時新聞再有報導,事件在網上廣傳。


7月21日:香港文學館與多個文化團體發起網上聯署,要求當局撤回裁決,並向公眾交代審裁過程之細節和理據。


7月26日:淫審處無視社會人士爭議,在14天上訴期結束後,正式評定《刺》為第二類不雅物品。


7月31日:截至當日下午1時,網上已收集到共2,538人與19個團體聯署。香港文學館聯同多名文化界人士與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招待會,促請淫審處交代事件及修訂相關條例。


一、淫審處評級及書展下架

淫褻物品審裁處在本月12日(上周四)在《星島日報》上發公告,將《刺殺騎士團長》第一部意念顯現篇及第二部隱喻遷移篇,暫評為第2類物品(不雅物品),同一通告上還有《龍虎豹》。淫審處完成暫評後,出版人或發行人可於五天之內,要求淫審處舉行聆訊覆核,若出版人沒有要求覆核,暫評結果仍有可能令出版人負上刑事責任。根據《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發布第II類物品,審裁處可附加條件,規限發布條件。

村上春樹新作《刺殺騎士團長》 暫評為二級不雅物品(明報即時新聞,七月十九日)


榆林書局、樂文書店、田園書屋、時報出版等多個參展商昨已將村上春樹新書《刺殺騎士團長》下架,並在展攤當眼處貼出告示。田園書屋負責人指,該書去年底在日本推出已售出過百萬冊,今次由日本購入五百本作為書展主打書籍之一,過去兩日已售出近一百本,原預計可在書展全部售出,惟淫審處突然將《刺殺騎士團長》評為第二類不雅物品,感到愕然,「書都推出了大半年,現在才被評為不雅,打亂我們的銷售策略。」

村上新作書展下架 粉絲失望書商無奈 已出版半年 打亂銷售策略(星島日報,七月二十一日)


更多相關報導與文章:

7月19日:

淫審處暫評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不雅須包膠(立場新聞)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與《龍虎豹》同被評二級不雅 貿發局禁售(蘋果即時新聞)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被淫審處暫評不雅(Now 新聞)

淫審處: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暫評為不雅 與《龍虎豹》同級/記者:鄧穎琳(香港01)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被淫審處評二級不雅 與《龍虎豹》同級(頭條日報即時新聞)

與鹹書同類 村上春樹新作列不雅刊物(on.cc東網)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列不雅 竟與《龍虎豹》同級(熱血時報)

不雅定義包括暴力腐化可厭 書迷:村上不嬲描寫露骨(蘋果即時新聞)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不雅 書展商急急抽起(橙新聞)

《刺殺騎士團長》被評為第II類不雅書 書展書商急回收(頭條日報即時新聞)


7月20日:

村上春樹新作列第二類不雅(東方日報)

村上春樹新書列二級不雅(成報)

云爾錄 : 淫審評村上新作不雅 書展數檔停售(信報)

《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不雅」需下架 書商無奈:影響銷情(星島日報即時新聞)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二級不雅 書展禁售(謎米香港)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與《龍虎豹》同被評不雅 書展禁售(香港經濟日報)

《刺殺騎士團長》 絕跡書展 書迷大呻好失望(蘋果即時新聞)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遭評不雅 淫審處成員:評級無時間閱讀全書(明報即時新聞)

評《刺殺騎士團長》不雅 淫審處審裁成員日薪955元 有何職責?/記者:李家偉(香港01)

村上春樹新著遭評不雅 書展內地講者:有規則就要遵守(明報即時新聞)

村上春樹慘遭淫審處DQ 刺殺騎士團長不應絕跡書展(香港01)

村上作品被評不雅 明光社蔡志森點睇?(立場新聞)

村上新小說被評不雅惹爭議 前成員籲改審裁小組組成 指有宗教團體動員加入(立場新聞)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評不雅 書店貼警告 圖書館列18禁/記者:朱雅霜(香港01)


7月21日:

村上春樹新作裁二級不雅 公共圖書館閉架 成年方可向職員索閱(明報即時新聞)

日媒報道《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不雅」 圖書館閉館只供成人借閱(852郵報)

村上春樹新作被評不雅 多間日媒報道事件 內容重提雨傘運動/記者:李家偉(香港01)

《刺殺騎士團長》書展下架 展商怨遲通知影響生意(成報)

村上春樹著作列不雅 醜出國際 淫審裁決不公開理據 黑箱作業(成報)

村上新作評不雅淫審處炮製笑話(東方日報)

質疑評村上新作不雅理據 書商 斥淫審委員不專業/記者:袁楚雙、張文鈴、嚴敏慧(蘋果日報)

村上新作被評不雅 黃子華諷:花兩周才讀完 淫審處僅兩日便評級/記者:陳倩婷(香港01)

指裁判官主導過程 聚焦裸露內容 淫審處審裁員:兩小時評5作品 難看整體(明報)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與成人雜誌同列「不雅物品」,香港淫審處都怎麼審的?/Abby Huang(關鍵評論)

淺談淫審處評審制度/林兆彬(眾新聞)

把《刺殺騎士團長》評為不雅的人,可能有這種病/林勉一(立場新聞)

淫褻例檢討10年 至今未交修訂(明報)


電視新聞專題:

【時事全方位】淫審處裁決符社會期望?(Now 新聞,八月二日)

【Sunday有理講】點先算淫褻、不雅?(有線新聞,八月五日)


二、文化界人士之回應

朗天認為,「這本作品絕對不是村上春樹寫得最鹹濕的作品」,如要數性的描寫,村上另一作品《挪威的森林》當中有關性的描寫才是小說的重點,故認為今次的決定涉及很多人為因素,「是人治」,只是偶然,亦批評淫審處決定荒謬。

《刺殺騎士團長》《龍虎豹》並列 村上春樹小說暫評不雅 書展下架(明報,七月二十日)

13111223439816988

作家陶傑斥責淫審處評級愚昧,「佢多年嚟都係諾貝爾文學獎大熱候選人,如果佢嘅作品真係咁不雅,你估瑞典文學獎嘅評審會唔會畀佢成為候選人?」他又指,歷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作品中,不乏對性愛、暴力情節的描寫。

本身是村上春樹迷的作家陳慧亦形容評級無法接受,「我真係唔覺得內容有乜嘢不雅」。她強調,雖然作品有描述性愛情節,但當中的內容屬意象描寫,而且具象徵意味,她認為將世界級作家的小說與不雅作品扯上關係「好ridiculous(荒謬)」。

文化評論人鄧小樺說,村上春樹作品的性愛場面描述都很溫和,並非特別挑釁、特別露骨。她續指,如果村上的小說也列為不雅,四分三西方文學作品都要包膠,「到時香港出版界會陷入一個好唔環保嘅局面,文化界亦都好難接受」,她慨嘆淫審處今次評級是破壞香港的文化形象,令人質疑這個城市的判斷能力。

2018書展《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不雅物品 村上新作書展下架 陶傑鬧愚昧 陳慧斥荒謬/記者:羅智堅、何逸蓓(蘋果日報,七月二十日)


2014年香港書展年度作家董啟章就說:「按照這個(淫審處的)標準,我的書也應無法進入書展,而我當年的年度作家資格也應該被褫奪了。」

宋子江接受「虛詞」訪問時表示:「問題關鍵在於——淫審處有沒有對所有作品一視同仁?村上春樹的其它小說也有色情描寫,是否都有列『不雅』?還有外國作者如納博科夫等,他們各種語言版本的作品都要列作『不雅』?目前來講,顯然並非如此。」

崑南聽聞此事後,與「虛詞」談了他的想法:「《刺》中有很多性愛描寫片段,聽聞如果作品中有男性『勃起』、女性『張開』的描寫,就會被判(不雅或淫穢),所以有些作品就會用『垂下』、『合埋』……」他認為比起視覺畫面,文學的想像空間更加大,(而的確以往對於文字的審查比圖像更為寬鬆);而如今文字若因其想像的幅度就要遭受如此待遇,或會扼殺創作空間。

150447995585002

《刺殺騎士團長》遭淫審處刺殺,「不雅」書籍誰說了算?(虛詞,七月二十日)

陳子謙慨歎,而這件事也引發他將此前的文學爭議串聯起來:「淫審處、中文文學創作獎和書展受到非議,其實是同一件事︰政府文化機關的策劃人和把關者,很多都不看書,不懂文化。語法、巿場和道貌的磨刀聲霍霍,文學?肉隨砧板上。」

對於「鹹濕」、「核突」有限的接受能力,以及文學閱讀能力,也讓金佩瑋一針見血地提出:「就是這些事件,令香港從一個大都會倒退成回一條小漁村了。(雖然做小漁村都很不錯,但那就別向人吹噓自己是大都會)」。

認識淫審過程!鹹濕可以,核突唔得(虛詞,七月二十一日)


董啟章臉書:怎料一拿起《衣魚簡史》翻開,第一頁便赫然是明刀明槍的性描寫,看了幾行便已經不敢卒讀,也不必去數那些性器官和動作出現的次數了!鐵證如山,還敢抵賴?我明知自己罪無可恕,便唯有公開招認。在書的封面上,竟然還印有「2014 年香港書展年度作家」一串大字!能不教人慚愧得無地自容?我絕不慶幸當年能夠瞞天過海,更應該為自己的惡行而真心懺悔。為了維護香港社會的道德高潔,杜絕無恥之徒以文學之名歪風敗俗,我懇請當局褫奪我當年「年度作家」的銜頭,以儆效尤!

幾個文學團體將於周六(4 日)在書店「艺鵠」舉辦《刺》的講座。主辦人之一、《微批》主編譚以諾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如高行健的《一個人的聖經》、莫言的《檀香刑》等,都含有極多性愛描寫,《刺》對比上述小說不應評為不雅。

稱舊作情節鹹濕 董啟章「自首」 撰文談村上春樹風波 自求褫奪書展年度作家銜(明報,八月一日)


賴明珠大感驚訝,認為直接把性愛場面等於不雅,實在過分保守:「大家把『雅』讀錯了,雅其實包括了現存的不雅跟雅。我們可否着眼文字的信息、藝術、感性?雅的彈性很大,藝術品有些大家感到美麗、溫柔,亦有悲慘、殘忍,均包括在雅裏,因為創作原意是表達人生。」

獨家專訪:性愛場面等於不雅 村上春樹譯者有話說/記者:劉彤茵(明報,八月十三日)


更多文化界人士之回應:

村上春樹新作被淫審處評為不雅 填詞人周耀輝:冇可能接受(蘋果日報,七月三十一日)

在「下品城市」讀《刺殺騎士團長》/莫哲暐(立場新聞,七月二十三日)

淫審沒常識/馬傑偉(明報,七月二十四日)

馬逢國在哪裡?/馬家輝(明報,七月二十四日)

村上春樹與《龍虎豹》/林夕(蘋果日報,七月三十日)

辱港有罪/王貽興(星島日報,七月三十日)

村上春樹要包膠/伍淑賢(文匯報,七月三十一日)

不雅,與面斥不雅/畢明(蘋果日報,八月五日)

給寫情色的未成年 文學作者的信/黃怡(明報,八月五日)

「優待」村上春樹/石琪(明報,八月十二日)


三、聯署行動及記者會

香港文學館於7月21日發起網上聯署,要求淫審處撤回有關裁決,截至今午3時半,共收集到2375個個人以及18個團體聯署支持(按:截至7月31日共收到2,538人與19個團體聯署),當中包括各界名人,如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兼任副教授馬國明、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教授羅貴祥、作家卓韻芝、填詞人周耀輝、詩人黃裕邦、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藝術家白雙全、獨立導演兼演員盧鎮業等。

文學館稱憂慮是次判決將成為本港極壞的先例,要求淫審處向公眾交代,公開審裁過程的細節和理據。該館並要求淫審處承諾改進,此後以更客觀、更合乎常識的角度去對待文字及藝術作品。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評二級不雅 文學館:試透過馬逢國與淫審處溝通不獲回應(明報,七月三十日)


擁有三個文學學位的文化研究學者陳清僑斥,事件觸碰香港出版、言論及創作自由的三條紅線。他指淫審處早在1994年因報章刊大衞像評為不雅已令香港丟架,24年後竟再度令港蒙羞。他斥淫審機制千瘡百孔,法律無要求淫審處交代理據,淫審人員又只閱讀性愛部份而非整本作品,「你唔睇晒根本冇資格評級。成個制度不進則退,到底去咗咩蠻荒世界?」

大愛同盟梁兆輝亦質疑淫審過程缺乏客觀標準,淫審員欠缺文學背景,反指《聖經》也有性愛暴力場面,甚至亂倫,「係咪都要查檢?」有份聯署的填詞人周耀輝指事件不是獨立出現,亦無法接受此評級,「之前已有一連串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受到危害情況,如圖書館將疑涉同性戀童書閉架,所以呢次事件觸發我哋咁多人需要做啲行動,表達我哋關注嘅一件事」。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形容,今次是文學界的災難,「擔心有一日《紅樓夢》都要包膠」。至於裁決背後疑與村上支持雨傘運動有關,他指當局更應盡快公開理據及撤回評級,以釋疑慮。他續稱,商經局3年前已為《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提修例建議,包括把審裁員總數由500人增至1,500人,及把每次聆訊的審裁委員人數,由最少2人增至最少4人,但至今未有修訂,將在議會上跟進。

恐聖經紅樓夢都要查 村上新作列不雅 文化界聯署抗包膠/記者:李詠希(蘋果日報,八月一日)


資深文學及藝術研究者張秉權說,對淫審處決定感沮喪和憤怒,認為審裁員以一般常識去評定文學作品,欠缺對文學作品應有的知識、教養和學問,直言「唔甘心愚昧嘅判決令港人受害」。

中學視藝科老師楊秀卓表示,會以《乳房的歷史》作為中二學生教材,書中也有耶穌及聖母瑪利亞的性器官圖像,但這書是經典作品,已用了18年,教了3600多名學生,「難道又說是不雅作品」?

2500人促撤村上春樹新作不雅裁決/紀曉風(信報,八月一日)


更多相關報導:

7月31日:

《刺殺騎士團長》評不雅物品 文化團體要求淫審處撤回裁決及交代/記者:麥馬高(香港獨立媒體)

村上春樹新書被裁不雅 團體聯署要求淫審處公開裁決原因/記者:李家偉(香港01)

逾二千五百人聯署要求淫審處撤回把《刺殺騎士團長》評為不雅之裁決 聯署者:裁決令香港蒙羞 憂影響出版言論自由/記者:Kevin Li(TMHK)

團體促撒回《刺殺騎士團長》「不雅」裁決 批審查制度有漏洞(星島日報即時新聞)

【村上小說不雅?】學者斥淫審處令香港人蒙羞 業界促公開裁決理據(立場新聞)


8月1日:

《刺殺騎士團長》評二級不雅 文學館收2千聯署促撤回(am730)

村上春樹新作列不雅 團體斥淫審處違常識(東方日報)

村上春樹新書被裁不雅 團體要求淫審處交代(都市日報)

日媒疑曾與公開撐傘運有關/紀曉風(信報)

《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不雅」 有業界人士要求淫審處撤回裁決(橙新聞)

面斥「不雅」——香港文學館促淫審處撤回裁決/記者:黃柏熹(虛詞)


四、文化評論

要區分色情(pornograghic)和情色(erotic)文學其實也不困難,前者旨在勾起讀者性慾但不負責安放,後者則有處理、導向,以至提升。情色一定要有美學,色情不一定要有美學,甚至通常無法通過審美一關。故此,嚴格來說,情色文學才算是文學,色情只是文字。

情色對村上春樹的文學世界意義何在?/朗天(端傳媒,七月二十八日)


在資本主義過度發展的社會,生活變得愈來愈虛空,村上小說被評不雅事件至少提醒了我們兩件事:1) 人們不是只有面目和衣服,也要有腦袋和身體;2) 語文教育非常重要,但那只是沒有靈魂的衣服,而文學欣賞更重要,因為那屬於能滋養靈魂的腦袋。


9584431968937683

只有足夠成熟的靈魂,才能讀懂坦白描述的身體/韓麗珠(虛詞,七月二十八日)


全民藝術教育追不上藝術產業發展的速度,再多國際級大型藝博、藝廊立足本地、再多建設大型當代藝術館,其實社會根本未做好迎接的訓練和準備;文學、漫畫,無論作者知名與否,仍多番被淫審阻撓發佈,讓「性」繼續被污名、性知識只能繼續於地下、網上苟且交流;高舉性別政治不正確,擺明車馬侮蔑女性/性小眾的劇集、綜藝、名人言論打開電視就見,開拓視野、刺激思考、琢磨品味的藝術、文學創作就被剝奪自由,套上鑄刻著「淫穢」的腳鐐,舉步為艱。

淫審處,你未見過大蛇痾尿!/黃嘉瀛(虛詞,七月二十五日)


因為正如德里達(Derrida)所說: 「文學大概就處於一切的邊緣,幾乎是超越一切,包括其自身,或許比世界更有趣……文學是能夠『講述一切』的原則,一種反規約的規約,一種傾向溢出規約的規約。」於是,無論你喜歡與否,文學也會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一個前線戰區,因為社會或政治的規約總會把文學當成敵人。

而當書展這項重點的文化活動日益降格為出版物的散貨場,掛起文學的旗幟而又不鼓勵人們大膽反思文學的本質、文學的責任、文學的界限等問題,實質上就是架空文學為無關重要的消費活動。於是,向文學的突襲和欺負,就會在光天化日進行。

文學最黑暗的一屆書展/羅永生(明報,八月三日)


更多相關評論:

查禁村上春樹的 法西斯操作/朗天(明報,七月二十二日)

村上春樹小說評「不雅」/安裕札記(am730,七月二十五日)

淫審處大剖析:村上春樹為什麼會被香港禁售?/洪曉嫻(端傳媒,七月二十六日)

黃子華遇上淫審處:香港文化的不雅、小雅、未成大雅/馬傑偉(明報,七月二十七日)

【讀書好】村上春樹與香港道德戰爭/劉細良(蘋果日報,七月二十七日)

解散淫審處 閱讀無禁區/顏純鈎(明報,八月十日)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荷爾蒙】三十六宮總是春

散文 | by 宋雨喆 | 2018-12-11

編輯推介

悼念孟浪詩輯

詩歌 | by 廖偉棠、鄧小樺、熒惑、關天林 | 2018-12-14

【無形.荷爾蒙】Martyr

散文 | by 陳飛 | 2018-12-13

算命師的預言陷阱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