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種老朋友〉:覺悟之痛,不正正是愛的一部分?

散文 | by  呂永佳 | 2022-02-24

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一葉舟隨水飄流,能有便有的放下哲學,〈某種老朋友〉重新演繹一次。姑勿論這首歌是否諷刺老朋友,還是把愛、恨、貪、癡改頭換面地娓娓道來,不得不說整個編曲和林家謙特有的聲線,的確把林夕的俗世愛情世界,輕露帶痛地展現人前,像用一張又一張脆弱的透明膠紙,小心翼翼地裹着一堆隨時可以割破手腕的玻璃。


回憶像閃靈,突襲我們,鯨魚般的陰影,快要下雨的天空密雲,人生在世,我們注定要與陰影共住。突然之間,我穿衣時聽到你囉嗦和嘲弄我的聲音:衣領漸黃後為何不清洗熨斗、為何潔具亦殘舊……誓去的情愛蜜語,今天化為鬼魂般的輕聲細語,在耳邊響起,有愛也有悲痛,明明已經復原,原來只是幻覺一場。


於是不禁又跌入反思?為何又輸給情愛二字?明明已懂得與自己相處,明明已好好看書,明明已不盼有邂逅奇遇,失去是尋常的,為何今天仍然耿耿於懷?原來關鍵不在於你肯或者不肯,或者把感情詮釋為贏或輸,而在於它就是這樣。它是秩序、是命,它有它的軌跡,無人能敵,你只能跟著情緒的鈴聲,像行屍般苦苦跟隨。


總少不免驟然遇上當然,偶然相遇,當然分離: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不是大悲,卻錐心。成長過後,甚麼是愁呢?好像不值得再提,因為就是如何訴說,都是徒然。沒有影響此際笑一笑,天涼就過秋,少年不識愁滋味,為悲傷而悲傷。終於失去摯愛,深知道,說愁有甚麼作用呢?不如一笑說:真是一個好秋天。用美好的言詞,掩蓋傷口本身,不是對自己和對身邊的人更好嗎?原來謊言美麗的包裝紙,敵不過痛的鋸齒。


迷失在這地球,為何不順性放手。痛苦的是,心境隨波而動,漸老的軀殼只可隨水流動。世上沒人能阻擋細水愛長流,如未成佛升仙也會怕愛情前途黯淡。


永恒是甚麼呢?不是長生不老,而是時間、命途從來不由我們控制。人在動,心在動。如葉也不必考究每一片將活著多久,生命的長短不再重要,重要是擺脫情緒羈絆的時間究竟要多長,如果我們不能超脫,帶走業,長壽也只是折磨。愛與悟的交戰,看來這是林夕也是我們一生的戰場,或者說,覺悟之痛,不正正是愛的一部分?


(標題為編輯所擬,轉載自作者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呂永佳

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詩人、影評人。曾獲中文文學雙年獎、中文文學創作獎、大學文學獎、青年文學獎、城市文學獎、李聖華詩奬等。著有詩集《無風帶》、《而我們行走》、《我是象你是鯨魚》;散文集《午後公園》、《天橋上看風景》。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夠鐘食藥】西藥

散文 | by 風緣 | 2022-06-28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