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殺》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4-11

《G殺》由新導演李卓斌執導,屬「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得獎作品。電影備受工業和評論界關注,榮獲金像獎六項提名,也被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為年度「推薦電影」。它有港片少見的風格,如非線性敍事、細碎的蒙太奇,撕破社會虛偽的道德假面。《G殺》小輯包括台前幕後專訪:編導拍檔李卓斌、蔣仲宇、演員林善、李任燊、美指梁子賢。還有蘇苑姍和陳子雲風格各異的影評。


香港崩壞G大調——專訪李卓斌、蔣仲宇


05bdefbcdf0454f719ee121a614298f9

身於這個內裡暴烈,卻處處偽裝溫柔的城市,新一代是終究沒有出路,須步上上一代的後塵;還是能夠在冷酷世界存活下來,尋求浴火重生的可能?「多年來,香港有過甚麼大變化?好的變好,壞的變得更壞。經濟型社會,永遠都只care錢。拍電影,一蚊都要計盡。」蔣仲宇冷冷道。


香港慢性自殺,有種玩法叫《G殺》——專訪林善、李任燊


825ff881822046c8eab8d0295a454d5b

林善在戲中飾演的傅以泰已經話過大家知,上一代人為了安穩生活不惜回歸祖國,而年輕一代堅執如傅以泰,卻寧願留下來在荒野中開墾未知的將來。所謂代溝,早就闊過一條深圳河。飾演傅以泰的林善,名字教人想到「腍善」,軟弱而和善,但無論是戲中的傅以泰還是現實中的林善,對於自己的理想或演出,都有種強大的執念。


如何設計一份乖張?——專訪《G殺》美指梁子賢


ddd4f3f6954ec073c503e4c56f6f13b9

梁指,「好多電影係由『空』,逐步建構為『有』。我哋呢次係由『嘈』——好多無謂嘅雜訊——逐步減為『靜』。」「靜」對他來說是美學原則的核心之一,在製作《G殺》的時候,團隊將顏色對比度收得很窄,多使用沉實、吸光、偏暗的顏色,希望做到「不雜亂,唔容許個景有一樣好跳嘅嘢出嚟」


蘇苑姍:《G殺》,一個張開口的人頭


f95aeba64faab9bac883d08e1edbcfde

《G殺》的重點並非查案,它要給我們的,不是關於幾個角色的故事,而是藉角色之口,映出這個世代的狀態(或感受結構(structure of feelings)),像G。用雨婷的話形象地說: G的輪廓,像一個人頭,一個張開口的人頭。


陳子雲:G殺:製造與殺


069bf700abd73fbb376293024dc56f39

與其說《G殺》有意模仿日本電影,不如說它更像是新一代的《香港製造》。兩者都有一個核心命題——痛陳成年人的偽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引渡惡法】讓我們學習易地而處

散文 | by 王樂儀 | 2019-06-22

【字在食.鹹肉糉】

字在食 | by 安十五 | 2019-06-21

【引渡惡法】逃

小說 | by 呂宋桓 | 2019-06-18

【引渡惡法】螞蟻在大象身上爬過

散文 | by 洪詩韵 | 2019-06-18

【引渡惡法】不如試試互相理解

時評 | by 葉一知 | 2019-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