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什麼自我審查?梁文道要求順豐回應

報導 | by  凝蹄玉 | 2019-01-14


梁文道日前在蘋果日報專欄「普通讀者」中撰文述及,他自台灣寄書回港,受到順豐快遞審查而有三本書遞送不果。此事馬上引起關注,令人憂慮香港的物流及出版業是否存在不知名的審查而自由受限。


順豐寄書的審查其實不算是新鮮事,梁文道笑稱,文章刊出後收到不少學術界愛書人的友儕回應,說以往通過順豐寄書有時就少了幾本,莫名如進黑洞,今次梁文道寄書不成,「至少得個知字,有進步(笑)」,大家交換不少案例。問題是,「寄書回大陸受審查就慣了,但原來連自台灣寄書回香港,或由香港寄書到台灣,順豐都會作審查,那就稀奇了。」梁文道緩緩道。「我也希望順豐能夠回答:到底他們依什麼邏輯審查寄入寄出兩岸三地的書籍?」


順豐根據什麼審查書籍?


知識份子、文學人愛書人,有時寄書只為互相交流、「敬請指教」的禮數,寄的可能是自己的學術研究著作,但也會被攔下。梁文道猜測,是不是逢見『中國』二字,順豐就覺得很危險呢?「有人說他的唐朝研究都寄不了,不知是否因為書研究的是『民間宗教』,『民間宗教』很危險呀!」梁文道大笑。


事件令順豐審查行為被攤展到日光下,有經驗說台灣講佔中的書籍,由順豐寄香港就寄不到。「順豐看來是很嚴謹地執行『一國政策』的。」問題是,「這整個審查的過程如何進行?順豐自己怎麼看?是有一張清單來判斷?是靠給前線人員的訓練,讓他們判斷?還是另有系統?」


梁文道表示,以他的經驗判斷,審查書籍的清單並不存在,「因為每個月都會變」;即使中宣部有清單,也不會給出,因為一提供就有洩漏的危險。因此,他判斷這是順豐的自我審查。「而自我審查永遠都比官方審查更嚴。」是次他被拒絕送遞的書籍中,《大辯論》本早有大陸版,更顯出事情的荒謬。


自我審查,高度緊張的時代


梁文道表示理解順豐是做全國性的大生意,「一旦出事很麻煩」,所以寧可「從嚴」,不寄,不接這樁生意,更省投訴。他同時表示同情前線的速遞哥哥所面對的壓力。「很容易理解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上面的人對言論和書籍緊張了,下面的人更緊張,一層層的緊張加碼下去,最前線的人最緊張。」梁文道說,我們正在見證,以前高度緊張時代的國家狀況,如文革期間的高壓,是次已露端倪。「這是一個權力運作的毛細管部分。權力系統運作的最末端,也就最大壓力。」


關於書籍審查,梁文道推薦Robert Darnton所著的《Censors at Work: How States Shaped Literature》,看看國家如何透過審查來形塑一國的文學。「至於談審查的中文書,好像不多,像楊奎松的《忍不住的關懷:1949年前後的書生與政治》,不是主要談審查,但談到當時愛國的知識份子如何想愛國但跟不上國家的腳步。」


梁文道說,是次事件很適合給平時已經不信任一國兩制的人進行閱讀,也可以考查中資機構的影響。而梁文道向台灣酒店職員表示,香港不在中國書籍流通的管制系統中,對方已經不大相信。換言之,香港也已經不知不覺被置入「一國」之中,不再被外界相信有例外的自由,香港的自由傳統正在被消滅——不單來自政權的手段,更來自一家財富超越李嘉誠的速遞集團之自我審查。



16685338086402823


9518371606521059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凝蹄玉

凝蹄玉Pseudolithos migiurtinus,蘿藦科凝蹄玉屬,夏型種。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愚】劍

詩歌 | by 池荒懸 | 2019-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