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製作背後︰黃秋生評陳小娟,李璨琛講黃秋生

專訪 | by  凝蹄玉 | 2019-04-21

世界變。以前出名狼戾的黃秋生,出演《淪落人》,得到導演陳小娟一句評語:「秋生好善良好可愛」。這部電影有個悲情的名字,但卻原來來自一個正能量的製作團隊?且來看黃秋生、李璨琛細說背後內情。

黃秋生:陳小娟有handle我呢種人的天份

在《淪落人》中演菲傭Evelyn的姬素.孔尚治(Crisel Consunji),出席首映及金像獎頒獎禮時氣質高貴,艷光四射;有網民在網上笑指「邊有咁靚的菲傭?」(有回應說其實有)。原來她是菲律賓女歌手及演員,現時為三間學前活動教育中心「Baumhaus」老闆。黃秋生形容孔尚治受過高等教育,回菲律賓後會繼續開學校,「未必繼續做(戲),根本不是做這種事的人。」

至於導演陳小娟,黃秋生形容她是很感性的人,「由心出發,非由技術性」。「有些女人的觸動點,例如送相機一幕,那種要攬下你的感性,麻甩佬未必咁睇。」他形容陳小娟有耐性,「好文青,斯文,幾得意」,「好識handle陳果同我呢D人,是天份來的。」怎麼handle?「氹囉,當我地細路仔咁,仲當人地唔知個下得意嘛,其實人地俾你氹咋!」見秋生大聲講野,陳小娟馬上笑說「咦等我去攞D野食先」,機警離場。


正經時,秋生會說,陳小娟外柔內剛,有導演的堅持,「導演這工作本質上需要有主觀。」問製作過程中有無頂頸?秋生說「我就覺得唔係」,對他來說,頂頸係「廢事同你講」,反枱;現在只是大家一齊討論。「我最憎求其是旦,按章工作,拚疲(即盤pair)態度。最後都係一個問題之嘛,『你係想人好定想人死』?為了保有表面的和諧,背後破爛的就不講,這不是我。我有野實講。」而他亦一再肯定,陳小娟是導演,導演才是電影的舵手,全體都要跟著她,才能成就大事。

李璨琛:見到秋生,我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在片中飾演張輝的李璨琛,則稱自己主要是支援角色(supporting role)。他稱,演員最需要的是理由,要知道自己做甚麼、為甚麼這樣做。張輝戲份的第一場,他是做回平時的自己,去相機鋪買相機,還不大知道張輝是個怎樣的人;「但去到愛民邨屋邨間房個景,見到秋生在玩那架輪椅,我馬上知道了自己該怎麼做,知道了張輝是個怎樣的人。」黃秋生就是有這種強大的帶戲能力,行內知名。

李璨琛說,其實和秋生都有二十年不見,當年他是初出茅廬的少年,秋生則已是影帝級,之後便沒見過。《淪落人》第一場對手戲見面時,他之前本來有點緊張,但秋生的表現讓他意想不到。「秋生個人平和隨和左好多,無咁多牢騷,對人對事豁達了。他以前的特質,今日還在,但昇華了。我想是他這幾年的經歷,加上沉澱。」

這樣緊張的會面,二人也不會大敍別情,李璨琛說都是「問我最近有乜好玩,盡在不言中啦。」有說女性關係建基於分享內心、互相關懷,男性關係情誼則是樂於打屁,以廢話中和悲傷,彼此笑出來、抒解壓力,言不及盡反而是最親近。因此在由陳小娟撰寫的劇本以外,有不少場口及對白是秋生和他一起自度。比如一起睇AV這種男性聯誼方式,麻甩佬當然會心微笑——但未必會睇十個鐘咁長,「兩排海狗丸都唔掂啦。」

黃秋生和李璨琛的最後一場對手戲:昌榮用計把Evelyn送去外國策展人身邊,送她飛上枝頭,兩個男人留在愛民邨,看木棉絮漫天飛舞,昌榮淡淡說了一句「我以為我的生命已經係咁先,丫原來仲有D野。」張輝在旁以一種全然理解的眼神看著他。淡然得來實在精彩。李璨琛說這場導演本要求黃秋生眼泛淚光,他則要雙目流下淚來;但他和秋生都一力堅持,這種場景,男人是不會喊(主角喊隔離那個都不會喊),一個眼神已經可以交待。

在接受其他媒體訪問時,曾有問到李璨琛第一部戲已經是男主角,現在做配角會否不慣?李璨琛直道,自己在許多電影中都是配角,「很多戲都靠自己度,排戲都無乜得排」,但無論一個鏡頭一句對白都好,只要能在觀眾心中留了一個印象,就已達到目的。「這就是為甚麼主角配角客串我都接。無配角無閒角也無電影,它們都有作用,應該要好好做。」這也是為何李璨琛在各部電影就算小小一場,都讓人印象深刻;像《明月幾時有》一出場時講出港式半醎淡國語,即令場面生色不少。

香港電影的獨一無二
問黃秋生,電影中最難是哪一幕?大家都以為是跌落床那一幕,黃秋生說,在昌榮跌落床成晚等人抬一幕,時間緊迫,準備得也倉促捩棄(即「呢hea」)。而見到昌榮失禁,現場孔尚治「情緒到,咁要諗『佢先定我先』?」真是老練。問他做得最好是哪一場,他說:「最好的一場,無左(張memory card燒左)。這就是人生處處留遺憾囉。真的鑽石一定有瑕疵,假的才會完美。」所以最難做一場是對著電腦,與飾演兒子的黃定謙對話,要適應鏡頭及很小的畫面中的自己。他對陳小娟的小小看法是電影的空間節奏尚未臻完善:「剪接節拍上差一點點,三拍四拍音樂感這些,她還不太懂。」

問黃秋生對現時電影發展的看法,他沉吟一會,說,以前的電影世界已經不會再回來——而那個世界也是沉悶的,「搵食之外,我不喜粗鄙」,他也多次提到不滿於早期香港電影的劇本之角色典型化平面化,「英雄就瞓覺都型,奸人就奸到一滴都係奸的。」他兩部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電影,「《無間道》是大電影,開了我眼界,開心」;「《頭文字D》的藤原文太一角是我爭取回來,也不是一線角色。那時我們去全世界玩,林老闆開心,是我們的快樂十年。」

「現在幾好呀,受內地影響,恐怖片不可太恐怖,驚慄片不可太驚慄,警匪片不可太警匪,笑片不可太好笑。二十年前的野從頭又做一次。」黃秋生嘴角含著諷意,笑道。他又話鋒一轉,去評論韓劇:「嘩幾十歲人的行為動態還像我們中學生時代,拖下手就要結婚個隻,差少少差少少就錫到,好似七十年代的日劇,或《錦繡前程》咁囉。」

黃秋生認真說話時,語調特別淡然:「香港電影圈一度青黃不接,移民的移民,轉行的轉行。現在有二三百萬的製作給年輕人玩,是好的。想回到以前,須有以前的香港電影巿場。以前,成龍在獅子山上滾下來,全世界無人好似佢咁,這就是香港特色,獨一無二。」黃秋生強調,不想自己太犬儒。他對青年一代電影人持肯定態度:「現在青年的觀點和敍事也是獨一無二的。(把世界)打番出來就有。想像力最重要。」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凝蹄玉

凝蹄玉Pseudolithos migiurtinus,蘿藦科凝蹄玉屬,夏型種。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我和行屍有個約會

小說 | by 阿元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

【虛詞・逃】不逃

小說 | by 張綺霞 | 2019-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