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小輯.鄭國江】用歌詞慰藉一個時代

專訪 | by  劉平 | 2018-10-02

小時候翻開音樂書,以為鄭國江是從跑馬溜溜山上踏雪尋梅而來的人物;到中學時聽《似水流年》、《風繼續吹》,天王巨星的名字總是比填詞人響亮;直至今天他就坐在跟前,才終於醒悟——啊,原來你就是鄭國江。「老師,幸會」並非客套說話,對不諳音樂的人來說,歌詞就是最好的陪伴;從慘綠青年到半白中年,鄭國江的詞不是惟一,但肯定是其中之一,歲月無聲的教訓。


鄭國江的名字跟他填的詞一樣家傳戶曉,但「填詞人鄭國江」這身份卻得來不易。他記得第一首填詞的唱片歌曲,是劉鳳屏的《一串淚珠》,想不到歌曲錄好後,《一串淚珠》不只成為大碟的名字,鄭國江更憑著「鄭一川」的名字,開始踏上專業填詞之路。


粵語歌低格調 以筆名避家長目光

為甚麼是「鄭一川」?在早幾年出版的《鄭國江詞畫人生》中,鄭國江說明了筆名的由來︰「早期,因『廟街文化』效應,我的詞作都用筆名,記得母親說,取名時,我本名國光的,但算命的說我欠水,因此把『光』字改為『江』字,到我替麗風唱片公司寫歌詞時,我要構思一個筆名,我想起一個有水但又筆劃少的筆名〔……〕這個名字就是一川。」但他沒有說的是,名字背後的不得已。


「當年不少人都覺得唱片粵語歌的格調較低,很容易就輕看了。那時我還在小學教書,為免家長對號入座,很長一段時間,寫粵語流行曲的時候我就用筆名,直至香港電台劇集《小時候》播出,劇集主題正確、演員健康,我就放心用回鄭國江的名字。」《小時候》於1977年啟播,將時間撥回七年前,當時在台灣歌手以國語歌攻陷香港樂壇的情況下,粵語歌雖未成絕響,卻已被邊緣化起來,只靠尹光等一輩歌手支撐著,粵語歌因此被當成是與「廟街文化」如氣連枝的低格調音樂,如陷無妄之災。


說到這一段歷史,鄭國江永遠感恩。「70年代初我在麗的映聲負責綜藝節目策劃,當時的節目總監雲影畦小姐有一疑惑,香港有八成人都說廣東話,但為甚麼流行的都是國語時代曲?她想做點甚麼,於是在她監製的綜藝節目中,嘗試為當時流行的國語歌填上粵語歌詞,而我寫的第一首電視歌曲,就是改編自《山南山北走一回》的《山前小唱》。」鄭國江永遠慶幸,不遲也不早,他趕上了這列開往粵語流行曲黃金時代的快車。


自已改編自己 上世紀的二次創作

從麗的映聲開始,鄭國江由單曲寫到歌唱趣劇,但說到較為人深刻的,相信是他的兒歌。1971年,他在鍾景輝介紹下加入了無綫電視,在家庭節目教小朋友做手工,編導葉潔馨後來想開辦雜誌式兒童節目,當時擔任節目策劃的鄭國江建議在節目中加插歌曲,於是沿用美國民謠Oh!Susanna的旋律與音樂,填了《叢林望過去》一詞;後來又因應其他節目的性質,將《叢林望過去》改編成《齊齊望過去》,他笑說,二次創作、三次創作,老早就不是新鮮事。


《叢林望過去》、《齊齊望過去》之後,鄭國江又寫了膾炙人口的《跳飛機》及《刷牙歌》,「活潑聰明讀下書/天天寫字笑嘻嘻/大眾一齊跳飛機/一二三到你」、「向上刷/向下刷/不可放任胡亂刷」,「這些歌的曲詞都很容易上口,可以讓學前小朋友從中培育良好習慣。」


填詞近半世紀、創作逾二千首,鄭國江的筆墨功力可見一斑,跟創作題材一樣,他總將成功歸功於生活。「我在1941年出生,當年大家都要艱苦工作,傾盡全力去生活,社會每天都在教育我們,所以題材很充實,像黃霑就寫出了《獅子山下》,得到大眾共鳴。」物質貧瘠、生活簡單,鄭國江難忘當年連習字的字格,都是教導大家節儉美德的16個字︰家有二仟,每日二錢;全無生計,用得幾年。「當年的老師沒有一定師資標準,卻有很好的文學修養,他們並沒有拿著書來教,教的都是人生經驗。這16個字意思淺白,今天看來是很落後的思想,有信用卡一切不都簡單了吧?但當中卻傳承了我們應該堅持的美德。」那個年代,供月餅會猶如今天供樓一樣,雖然奢侈,但那種逐月奉獻的踏實,依然是一種對人心的安慰。


與黃霑、盧國沾齊名 三大家分庭抗禮

「小小的宇宙/歡欣的宇宙/蹦蹦跳 哈哈笑/是我小時候」,一邊在小學教書、一邊因興趣填詞,詞作的童真與「小清新」,鄭國江說一切源於生活——尤其是他的學生。「從讀書到戀愛、工作,學生都願意跟我分享,所以我填詞的題材很豐富。」他為陳秋霞的《六月天》填詞,「那次到海邊/浮雲淡淡六月天/共你偶相見/一笑兩心連」,寫的正是放暑假、談戀愛的少男少女情懷。


能夠跟陳秋霞合作,標誌著鄭國江填詞之路的黃金階段。「我常說路是人走出來的,既然我有興趣,我樂意盡量爭取機會。」在麗的映聲為歌唱趣劇填詞,恍如十年磨劍一樣,大大提升了鄭國江的填詞技巧。終於他在李香琴和譚炳文的賞識及引介下,開始為麗風唱片公司旗下歌手作品填詞,第一首便是劉鳳屏的《一串淚珠》。後來他又把握機會,將外語歌Love填上粵語歌詞後自薦給溫拿樂隊,雖然沒有在電視節目《溫拿狂想曲》中被採用,卻因而埋下了種子,後來在樂隊經理人梁柏濤的邀請下,開始為樂隊填寫粵語歌詞,促成了鄭國江跟不同唱片公司的合作,也促成了他跟黃霑及盧國沾「三國鼎立」之勢。


「寶麗金、SONY、EMI……當年EMI力捧陳百強,找我填詞,我就寫了《眼淚為你流》,令Danny仔一炮而紅。」各大唱片公司知道原來鄭國江的詞有一定市場,於是一家家相繼找他合作,《似水流年》、《風繼續吹》、《赤的疑惑》、《幸運是我》等經典名曲陸續登場,慰藉了一整個時代,甚至成為今天傳誦一時的跨世代作品。「要選一首最能代表自己的作品,非葉德嫻的《幸運是我》莫屬。」幸運是佢,鄭國江,不遲也不早,見證粵語流行曲的前世今生。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劉平

《無形》執行編輯。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88

小說 | by 麒麟七代目火影 | 2018-10-16

歌詞專題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0-04